当我谈跑步时谈些什么--有些事什么时候开始都不晚

欧小咪呀(第二十三篇原创文)

《当我谈跑步时我谈些什么》这本书,共九章,198页。这算不上一本厚的书,第一遍四个小时就看完了,第二遍足足看了两天,做地铁的时候看,排队的时候看,晚上会放在床头,临睡前再瞥几眼。

坦白说,这是我看的村上君的第一步作品。看这本书之前,我盯着作者名看了一会儿,心里默默记住,是村上春树,不是春上村树,也不是树上春村。说来惭愧,以前这四个字老是在我的脑海里胡乱排序。

一、回归主题,这本书到底是讲什么的呢?

从作品名可以看出,是讲跑步的。在这本书的目录中每一章节的标题都是用时间加地名的形式,表明世界各地都留下过村上君跑过的痕迹。

读的时候你会发现,村上君是以跑步这条主线,讲述了自己与跑步相关的生活日常以及写小说的技巧及灵感。

作为一个坚持和跑步和写作的小白,找到了很多共鸣之处。

在旁人看来,写写字跑跑步的生活称得上相当悠闲。但是,这在自称“跑步小说家”的村上先生身上显然不适用。

在村上君看来写作和跑步是相辅相成的,它们的意义也是相通的。

写作,就是一份职业,有固定的工作时间以及不可避免的困难,相对来说缺少交流的伙伴。而跑步,无疑帮助村上君从这份漫长而枯燥的工作暂时抽离出来,或者提供思索的时间。

文中原句摘抄:我这个人是那种喜爱独处的性情,或说是那种不太以独处为苦的性情。每天有一两个小时跟谁都不交谈,独自跑步也罢,写文章也罢,我都不感到无聊。和与人一起做事相比,我更喜欢一个人默不作声地读书或全神贯注地听音乐。只需一个人做的事情,我可以想出许多来。

二、关于跑步,村上君是怎么坚持的?

村上君在第一章里说,跑步于他,不单是有益的体育锻炼,还是有效的隐喻。他每日一面跑步,或者说一面积累参赛经验,一面将目标的横杆一次次提高,通过超越高度来提高自己。

每天坚持跑一个小时,来确保只属于自己的沉默时间,这对村上君来说是门具有重大意义的功课,因为跑步的时候不需要和任何人交谈,不必听任何人说话,这是任何东西都无法替代的宝贵时刻。

读书的时候,村上君并不喜欢体育课,尤其是运动会那些玩意,毕竟那是在不喜欢的时间做不喜欢的事情。

文中原句摘抄:速度与距离姑且不问,我先做到坚持每天跑步,尽量不间断。

三、关于写作,他是怎么开始,怎么坚持的?

村上君下定决心写小说的时刻,是在1978年4月1日下午一点半前后。与此同时还经营一家餐馆,白天供应咖啡,晚间改作酒吧。

一边经营店铺,一边写作,这种状态持续了将近三年,在此期间出版了《且听风吟》《1973年的弹子球》。

在坚信自己能写出气派更大的作品来,村上君不顾周围许多人的反对意见,决定关闭店铺,花上一段时间专心致志的写作,即使当时开店的收入是远远高于小说家的收入

一句我们还年轻,可以从头再来,得到了妻子的认同。

文中原句摘抄:无论做什么事儿,一旦去做,我非得全力以赴不可,否则不得安心。将店铺随意交托给某个人,自己躲到别处去写小说,这种讨巧的事情我做不来。竭尽全力埋头苦干,还是干不好,就可以心安理得地撂开手了。然而,如果因为模棱两可、半心半意而失败告终,懊悔之情只怕久久无法拂去。

四、这本书你有没有必要看?

如果你想从中学习跑步的方法技巧,没必要看;

如果你想学习如何成为一名小说家,没必要看;

如果你因为村上春树的名气大,看着显逼格,那也别看了。

我是欧小咪呀,没有特长,只有腿长的90后处女座,生活中的段子手,语不惊人死不休。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