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斗士星矢》同人:黄金祭07|灰蓝折影

96
柳青陵
2017.11.30 07:36* 字数 3775

文/柳青陵

第五个故事还有一段插曲,一滴清澈的泪水,一曲无怨的悔歌。

调寄《恨来迟》——
浪卷翻云,惹动心绪,辗转难排。欲遣水逐流,竟平生意。又自徘徊。
更恨迟,人散酒倾杯,不见胞足归来。对满目飘花,遽然一笑。悲意深埋。

悼——灰蓝折影

每当我想起以前的所作所为时,他的影子就会自然地浮现,然后是一阵轻轻的燕子呢喃,还有微微的风吹过。


小的时候,曾经有人告诉过我,当一个人想买一块简单的热狗面包,都要搜遍所有的口袋,东拼西凑地找出身上每一块零钱,最后还是因为钱不够而放弃,继续忍着已经饿了三天的肚子时,那个人可以为了一口热汤,去做任何事情。

当时我并不明白这话的意义,因为我还从来不曾为金钱而忧虑过。虽然我并不是出身在富裕的家庭,可也过得衣食无忧,日子就在这种平静中慢慢滑过。

我十六岁那年,父母经营的小木料公司破产,负债累累。为了逃避债主追债,我的父母丢下我潜逃,不知道去了哪里。我呆呆地在屋里等着父母回来,一天,两天,三天……直到那群凶神恶煞的人闯进来,我才忽然明白,我的父母是不会回来了。

“小鬼,你的父母欠我们五千万英镑,现在他们跑了,你就得替他们还债!”这话让我顿时愕然,我不知道该如何回答才好。五千万英镑,是穷我一生也无法拥有的巨款,我根本就没有能力可以偿还。

“我没有钱。”我冷冷地说,却不由自主地从心底升起一股绝望来。这时候,我才懂得那段话的含义,以及话里所包涵的深沉而无奈的绝望。我眼前的这群人,是不可能放过无法还钱的我。如果这时有人要我去为他做事,来抵偿五千万的债务,我也会毫不犹豫地去做。

于是,我就这样成为了他们中的一员。他们是雅典高利贷集团,最早是靠着敲诈和抢劫,累积了原始资本,一跃成为希腊最大的黑社会组织。

起初我是很不情愿的,我不要过这种非正常人的生活。可每当我想起弃我而去的父母,就从心底升起无法抑制的愤恨。这个世界,已经没有所谓的温情,连父母都可以为钱而置骨肉于不顾,我还能期待些什么呢?我麻木地重复着一样的生活,看着一样的嘴脸:借钱时候谄媚的笑,和还不出高利息贷款时惊恐的眼睛。我冷酷无情地按照组织的规矩来办事。该逼迫的逼迫,该追杀的追杀。

当他们的血喷溅在我的脸上时,我会忍不住战栗的快感。这血腥的味道,像极了十六岁那年,我初次体会人世冷暖的滋味。

我已经习惯,用冷酷来面对所有的人。


希腊船王梭罗家族的唯一继承人,朱利安少爷十六岁生日那天,许多名流汇集在船王海边的别墅中,共同为朱利安少爷庆祝。组织当然不会放过这个发财的好机会,通过各种渠道弄来了两张邀请券,准备在宴会上大干一场。

本来这样的机会是轮不到我的,可是因为头子的一句欣赏我的话,我站在了觥筹交错的宴会大厅中。我不喜欢这种热闹的场面,在往来的人群中,我感到异常孤独。

我和他们是不一样的人。他们脸上迷人的微笑,得体的谈吐,都在提醒着我,我和他们是两个世界的人。可是,他们走他们的阳关道,我过我的独木桥,我和他们早就没有一点相同的地方。

我躲开了和我一起来的头领,在角落拼命喝酒,仿佛这样就可以抑制心底蔓延的孤独。

“你对于现在的生活很不满意,想改变却无力改变。”一个带点邪魅的声音在我的耳边响起,“自己想要的东西,都要靠自己的力量去争取!难道没有人告诉你这一点吗?”我第一次听到这么狂傲的话,不禁抬起头仔细打量起说话的人来。

眼前的人拥有出众的外貌,海蓝色的长发随意地披散在身后,湛蓝的眼珠射出凌厉的霸气。那是不可一世纵横睥睨的气势。“那是你的人生,不是我的。”我重新低下头,把杯中的酒一饮而尽,不敢再看那张充满自信的脸。

“你最好赶快去告诉你的头领,不要想破坏朱利安少爷的生日宴会,否则我是不会放过你们组织的。”男子轻轻地但是又很放肆地笑,让人无法抗拒他所说的话。我把男子的话转告给头领,头领微微皱眉,最后出人意料地放弃了这次行动。我虽然很疑惑,但还是保持沉默。不该问的话,我绝对不会多问。

此后不久,全世界下了一场罕见的暴雨,许多地区都发生了台风和海啸,死伤的人不计其数。组织也因为这场灾难遭受到严重的打击,好些核心成员丧生,我也在台风中受了重伤,住进圣锡安医院接受治疗。

幸好这场暴雨持续的时间并不长,混乱的世界秩序也在暴雨之后迅速得到了恢复。一个月后,我终于可以坐在轮椅上去医院的花园散步,呼吸着新鲜的空气,我的心里像是有鸟儿在歌唱。

我喜欢这样轻松的心情,看着打着石膏的腿,我希望它永远也不要痊愈。在医院的这段日子,我习惯了这种平静,甚至是平淡的生活。

没有杀戮,没有争夺,只有让人眷恋的宁静。宁静又悠远。

“你的气色看起来很好,这样有助于身体的恢复。”我的耳边响起熟悉又陌生的声音,这让我感到很惊讶。眼前的人,赫然是朱利安少爷生日宴会上我遇到的那个人。他穿着洁白的大褂,眼神和蔼而亲切,跟我第一次见到的他,判若两人。

“不要太惊讶,我叫加隆,来这家医院做义工已经有两个星期了。”叫加隆的男子笑得清澈,在淡去他一身的霸气之后,却更显光彩夺目了。这时候,有阵阵微风吹过,成双成对的燕子在空中飞掠而过,我只觉得加隆如同降临人间的天使。

“你是天使吗?”我的印象中,只有天使才能有如此纯净的笑容。

加隆依旧笑着,那笑却变得惨痛无比,他的眼眶里泪光流转,可是他硬是倔强地不肯让它们滚出来。“我是天使?这是我听过最好笑的笑话!我跟你一样,都是做尽坏事的人。哦,不对,我所做的比起你的来,更加不可饶恕。”加隆的话,仿佛是从灵魂深处裂出来的痛,刺骨又凄凉。

“是我亲手害死了我的孪生哥哥。我不断刺激他,最后让他走上了自我毁灭的道路。可笑的是,我却并没有意识到这点,还妄想着去完成他不能亲自完成的心愿。无休止的战斗,到头来才发现我所对付的人,却是自己的救命恩人!多么可笑,我像个小丑一样自导自演,把所有的人带进了痛苦的深渊。”加隆的面孔微微有些抽搐,说话的声音也开始颤抖起来。

我忽然想笑,而后就真的笑出来了。原来他和我是一样的,双手都沾满鲜血。“你现在所做的事情,足以抵偿你犯下的错误。”我淡淡地说。他已经不再是我最初见到的那个狂放霸道的人。他曾经做了错事,但却可以从往事中摆脱出来,这一点让我十分佩服。

而我,永远不可以爬出黑社会的泥潭。对人的怀疑和失望,让我看不清我真正想要的是什么。

加隆看穿了我的心思,对我了一句我一生都不能忘记的话。他说:“只要有决心和勇气,没有什么事情不可以做到。”接着他又说:“该弥补的过错还没有完,我要去完成哥哥的真正的心愿。你知道吗,我以前从来就没有叫过他哥哥。”

加隆给了我最后一个笑容,把我推进病房,潇洒地离去。看着他远去的背影,我突然觉得这是永诀。我自然而然地就明白了,今后该走的路。


两个月之后,我出院了。我回到组织第一件事情就是去见头子,告诉他我要退出组织。头子很平静地听完我的话,只问我道:“你确定要退出?”我摸不清头子意思,但我要照自己的想法做。早在很久前,我听说过黑社会对叛徒是格杀勿论的,我执意退出,也许会让我付出生命的代价。

“是的。”我清晰而坚定地回答,只要有决心,没有什么做不到。

头子看着我,一惯不露声色的脸上也有点可惜的意味,他沉声说:“你知道退出等于什么吗?那是宣布你放弃了自己的生命。”

“我知道。”我十分清楚,正因为我太清楚后果,我反而很镇定。

头子的脸浮出阴恻恻的笑,说道:“你可以离开,但是得付出代价!今天我放你离去,作为你对组织多年辛劳的报酬,至于明天,我想你是知道的。”头子的话让我不寒而栗。可是,我所决定的事情,是怎么也不会改变的。加入组织的十二年,我还是第一次对明天充满期待。

为了躲避组织的追杀,我四处藏匿,日子过得很艰难。但我一点也不后悔。在三年之后,组织被警察破获,我终于可以不必东躲西藏来生活。

是加隆,他给了我选择新生活的勇气,他是给予我新生的人。我就拼命地想找到加隆,让他看看现在的我。我也和他一样,告别了过去。

我打听了很久,才从一个老人口中得知,加隆是传说中的圣斗士,可我依然没有找到他。于是,我想去传说中圣斗士居住的圣域怀念一些什么,却被老人告知圣域已经被封闭,没有人可以再进去。

这些对我来说并不是什么大问题,在老人告诉我圣域的具体位置后,我趁着夜色混入了那巍峨雄壮的宫殿。

从最底下的白羊宫,我一步一步走上去,就越来越感觉到这青石的墙下,飘荡的都是庄严肃穆的气息,压得人有些难受,却又不由自主地感到一股无法放弃的使命感。走进教皇厅时,我忽然发现脸上有凉凉的水珠滚落。

教皇厅里有很多暗红的血迹,那干涸的血迹让我开始幻想,这里曾经有过激烈的战斗。加隆的血,肯定也留在了这大厅里。无论怎样艰难,他也一定不会退却。

现在,能不能再见到加隆,已经不是那么重要了。也许,他就在某个地方,像以前在医院那样做着帮助别人的事。也许,他早不在了。

这一切,都不再重要。


我参加了世界红十字组织,把毕生的精力都贡献在救死扶伤的事业中。每当我看到一条垂危的生命被救回,就觉得身上的血腥味淡去不少。

许多年以后,当我老得走不动的时候,我分明看到加隆的影子就在眼前对着我笑。

谁说污点不可以洗去?

谁说错误不可以弥补?

我和加隆共同见证着一句古老的话。

浪子回头,金不换。

挽歌:
从来都不曾有孤寂
但从你离去
我开始觉得寂寞无助
我以为
给你一颗征服天下的野心
就能把你从痛苦中解脱
却没有想到
这让你陷进了更深的地狱
今生
你未完成的志向
我都将继承
我在为你而战的过程中
感到你从没有离去

目录上一章下一章

同人集:生如夏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