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卷云舒

旅行的路上,抬头透过车窗看见天空的云跟着风轻轻地移动,但车子载着我们,比它跑得更快。
因为疫情,就算阳光灿烂的日子也总让连日锁在家里的我觉得阴郁压抑,越是出不去,想出去的心情就越急切。听说丹寨龙泉山的杜鹃花已开得漫山遍野,我再也按捺不住,穿戴整齐,出门去了。
站在龙泉山脚下,顺着长长的石阶向上望去,浓雾笼罩着的青葱山脉宛如仙境一般,我甚至会像个小孩子似的,猜测这山里是否住着一位老神仙。



雾,对于南方山区来说一点也不稀奇,我每天清晨几乎都是在水雾缭绕的林间醒来,然而真正美好的东西就算见过再多次,依旧赏心悦目。
山路阶梯陡峭,沿途湿润的雾气沉沉地落在身上,就像风从远处吹来了细细密密的雨,沁心幽凉。沿着陡峭的阶梯拾级而上,一开始只能看见零零星星几棵低矮的、刚种植不久的浅紫色杜鹃,它们和城市道路两边被框在绿化带里的花儿一样,少了些灵动之气。大概在半山腰时才终于见到了成片的杜鹃花树,生长了多年的植株每一棵都高过成年人,雾气凝结在红艳艳的花瓣上,水珠灵灵地向下落时,就像在眼眶里转了很久最终决堤而下的泪水。浓雾遮挡着整座山,能见度特别低,看什么都是若隐若现,火红的杜鹃也被雾冲淡了颜色,只隐隐从厚厚的白色中透出一抹浅浅的红。原本是想来感受一下“映山红”的热情,奈何天公不作美,只让我见识了一下“云上丹寨”的壮阔。
上山的路走了一个多小时,没能看到期待中的美景,多少是有些失望的,一会儿也许就散了,抱着这样幻想继续攀登,失望的感觉随着我们的登顶而达到最高峰值。浓雾依旧白晃晃的绕在山间,除了近前挂着水珠的花树,只能隔着云雾看看那从“人间仙境”里不小心泄露出来的淡淡红色了。
着实不甘心,想趁着向下的山路缓冲一下情绪,也缓冲一下时间,因为内心还抱有一种期待。
山腰处有一座寺庙。门楼的石柱上雕刻着盘龙,还有一副用我认不全的古老文字书写的对联,白色的石灰脱落,露出里面红色的砖,看起来很有年代感。袅袅的香火云烟混进山间的雾里,人们或虔诚或敷衍地向神灵献礼,向神灵祈求着各种各样的心愿,而我们就待在那里,虔诚地期待着云雾快些散去。
可能注定要留一些遗憾,也可能就是给个理由让我们再来一次,风不停地将山脚的雾向上赶,坐在庙里的我看着这越来越浓的雾,心中满是无奈。
该回家了,花儿留在这里,来年还会再开,风留在这里,总会把雾吹散,寺庙人来人往,每个人都希望神能听见自己的声音,不过我要先下山了,就将这些美好的景色留给后来的旅人吧。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