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一个身边人的真实故事:天价彩礼诡异录

今天讲一个发生在邻居身上的事情。

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天价彩礼在我们那座贫瘠的小山村流行开来。一个农村男人结婚不仅要在城里有房子有车子,还要动辄10万起步的天价彩礼,这让辛苦了一辈子的父母们苦不堪言,大部分都是借钱、银行贷款结婚,然后五六十岁的老人们再到镇上四处找一些无人去干的脏活累活挣钱还债,碰到个董事的媳妇也会跟着老公出去打工帮忙还债;其实要这么多彩礼钱不是人们越来越富裕了,反而是越来越穷了,想想也是悲哀至极。

邻居阿晴姐因为辈份的原因和我母亲同岁但是还是被我们亲切的称为阿晴姐。阿晴姐有两个男孩儿,大儿子结婚的时候盖房子花光了家里的积蓄,而阿晴姐的老公为人老实巴交,大半辈子围着那几亩地转,眼看着到了二儿子结婚的年龄却连个彩礼钱也拿不出来;最后东拼西凑了7万块钱给了未婚妻说好先订婚,剩下的彩礼、房子、车子再一点一点添上。所以阿晴姐整日愁眉苦脸,年纪大了去镇上找活儿干也是相当困难。

图片发自简书App

俗话说得好,靠山吃山。巍巍秦岭,莽莽群山,这里保持着最原始的生态环境,身处秦岭山下这座大山还是给了很多纯天然的瑰宝,深山里各种菌类数不胜数,但是因为路途遥远再加上人烟稀少,年轻力壮的小伙子都望而却步更不用说手无缚鸡之力的老人了。但是为了自己的儿子,阿晴姐还是跟着另外的一位邻居阿彩嫂每日去深山里采一些菌类拿到镇上去换钱。

每年的3至5月是菌类最为旺盛的季节,但是此时秦岭大山深处的野草也有半人高了,所以草里究竟隐藏着的是可以卖钱的宝贝还是要人命的东西无人知晓。

听阿彩嫂说那天她们连早饭都没有吃,一人拿了两个馒头便进山了。平常她们一路上聊的都是乡邻的八卦,但是那一天的阿晴姐却出奇的伤感,总是说起自己儿子的婚事,还害怕自己就是忙到死也看不到儿子结婚,阿彩嫂安慰了她一路。

大概在早上9点多钟的时候,她们来到了往日采菌的那片树林,树林旁边是从秦岭更深处流下来的一条小河。阿晴姐和阿彩嫂坐在小河旁边的石头上吃着各自带的干粮,想着刚下过雨这次肯定能多采一些菌,心里别提有多高兴了。可就在她们转身准备进树林的时候,竟然发现身后不知道什么时候有一条几米长的蟒蛇吐着芯子在她们背后盯了她们不知道多久;从小就在秦岭深山长大,两三米的蛇也见怪不怪了,但是这种四五米的蟒蛇少说也要长几十年的时间,怎么就没有听人说起过呢?阿彩姐吓得大叫了一生扭头就跑,回头一看阿晴姐还站在原地,用石头砸了一下她叫到:“不要命了,还不赶紧跑。”阿晴姐这才回过神来大叫着跑了起来。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回去的路上两个人都不吭声,阿晴姐越想越急得慌,走了几个小时的山路难道就这样空手而回?要是这样下去啥时候能攒钱给孩子娶媳妇,既然有蛇就从旁边进去就好了,但是阿彩嫂却死活说自己不去了,怎么说都不行,硬是拉着阿晴姐回去。阿晴姐说:“我们好不容易走了这么久进山就这样算了?要回你回,路上遇到个什么东西我可不管。”此话一出,阿彩嫂直接站在原地不敢啃声了,往前怕蛇,往回又不知道会遇到什么,心里别提有多慌了。看着朝着树林走去的阿晴姐,阿彩嫂无奈的跟了上去,两个人从一侧进了树林。

说也奇怪,也不是没有在下过雨之后进去过树林,但是这一次野菌出奇的多,这可把两个人高兴坏了,边采着边唠起了家常。阿彩嫂处于兴奋当中自顾自的说着,但是良久发现没有人搭话,扭头一看,发现一望无际的树林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只剩下自己一个人了,阿彩嫂站在原地吼了几声阿晴姐的名字发现无人回复,只有回声荡漾在整片树林里,于是赶紧掏出手机就给家里人打电话,却发现一点信号都没有,阿彩嫂吓得大气不敢出,顺着压倒的草快步的朝原路返回。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回到村子已经是下午的3点钟左右了,阿彩嫂只是慌里慌张的说阿晴姐被蟒蛇吃了,眼泪在眼睛里不断地打转,竟吓得哭都哭不出来;村子一下子沸腾了起来,男人们都拿起了干农活的家伙开着三轮车去了山里,一直在接近傍晚的时候才在草丛里发现了一口废井,里面躺着失踪的阿晴姐,因为荒废已久井水已经不能淹没脚踝,但是井底却都是突起的大石头,听去救人的男人说阿晴嫂脖子被摔断了,头的左侧碰到井底的石头摔了一个大坑,因为失血过多救上来的时候人已经死了。事后村里人把那个井给埋了,怕以后再出事故。这件事以后便没有人再去那里采菌了,人们都说那条大蟒蛇是山神变的,是要救阿晴姐的命,谁知道她不听劝丢了性命。

阿晴姐入土没几天,小儿子的未婚妻便说要退婚,拿着彩礼钱举家人竟然躲得无影无终;村里的人对阿晴姐一家除了同情也不知道如何伸出援手。老人们都感叹阿晴姐一辈子省吃俭用,连炒个菜都觉得奢侈,竟为了孩子娶媳妇送了性命,丢了钱财。本该这件事到此就结束了,但没想到半年后,小儿子的未婚妻一家人又回来了,还去了阿晴姐家里退了彩礼钱跪着乞求原谅,听老人们说那个女人在拿着彩礼钱跑了之后竟然莫名其妙的疯了,说每晚阿晴姐都会来找她,就站在她的屋子里什么话也不说,穿着一件湿透的碎花衣服,上面都是血,脖子扭曲着,头的左侧烂了一个大洞,不断地有血从里面冒出来流到身上,而地板上还盘踞着一条全身滴满血的大蟒蛇,甚是吓人;最后那个女人便莫名其妙的疯了,去医院瞧了说是精神病,本来说要住院的,但又害怕女儿受到虐待,又带了回来;听闻当地有一个颇有名的神汉便去拜了拜,神汉说找他他不是帮不了,而是损阴德的事他不能做,这是因果报应,解铃还须系铃人,所以这女人的一家便又找回来寻求原谅。

图片发自简书App

说也奇怪,当时救人的时候小儿子的未婚妻也没有在跟前,一去世就拿着钱跑了,但描述见到的阿晴姐的样子却和去世的那一天一摸一样,还有那条大蟒蛇的存在。至于到底是村民杜撰还是真有其事,我也问了自己的母亲,阿晴姐和阿彩嫂确实是碰到了大蟒蛇,这在秦岭深山也不足为奇;阿晴姐也确实是掉到井里摔死的;阿晴姐的小儿子的未婚妻也确实在消失的半年后再次出现的时候处于疯癫状态,嘴里喊着阿晴姐要害她,但至于她到底看到了什么,恐怕是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吧!

这俗话说得好,君子爱财,取之有道,人终究是不能贪财,害了自己不说,还连累了家人,真是多行不义必自毙。令人感慨的是,虽阿晴姐去世的消息传遍了十里八乡,但似乎就像随风而散的一抔黄土,天价彩礼依旧在那座小山村顽固地存在着,悲剧也依旧不断上演着。

因为职业的原因,我把所有的故事都录制成了有声版本。有兴趣的朋友想要收听更多的灵异故事,也可关注本人的微信公众号:零时一分,欢迎交流。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