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湖的雪

编者言:本文有感于王启湘教导员分享的《通化第一场雪》

      雪对北方的人来说并不陌生,因为年年都能看到下雪,我喜欢雪,不但因为雪的洁白无瑕,还因为雪能净化空气造福人类。有一句农谚“瑞雪兆丰年”就是预示着来年庄稼获得丰收的预兆。

    小时候我就喜欢雪,每到冬天来临,都特别盼着下雪,因为雪后是小伙伴们最欢快的时候,堆雪人、打雪仗好不开心。雪人的眼睛是用黑煤球做的,远远看去一双大眼睛 炯炯有神。大连的雪很柔软,轻轻一握就成了一个雪球,抛到身上也不是很疼,并能被撞击的粉碎。

     石湖的雪却很坚硬的,那种细细碎碎的雪,被风吹到脸上特别的疼。

    七七年冬天,我应征入伍,一月十二日的早晨天刚蒙蒙亮,坐了一夜火车的我们在“石湖”车站下车了。“石湖”,位于吉林省通化县东南部的老岭山麓,是通化的县辖镇。

   一下火车我就感到有一股凉气直往袖口、领口里钻,全身从里凉到外。 在车站的广场上,我被分配上了四营七连的《解放》牌敞篷汽车,接站的老兵发给我们新兵每人一件羊皮军大衣,穿上军大衣身上还是不觉得暖和。站在敞篷汽车上,睡意早已被刺骨的北风吹的无影无踪。汽车在崎岖的山路上颠簸,刚下过的雪被绑着防滑链车轮搅的雪花四溅,本来就不宽的路被过往汽车压出了两条深深的辙,车越往前开,山沟越深,不到一个时辰,车就到了部队的驻地。这时候天也开始放亮了,下了汽车我环顾了一下四周,好一个了得啊,我被周围的美景惊呆了,我从没见过这么美的山坳,两边高山耸峙,峡谷地段的山脚下有三排红砖瓦房,与瓦房并排的一侧有一个篮球场,在篮球场的后面是个猪圈,猪圈的后面还有一块菜地。瓦房的前面有个斜坡,斜坡的前面是条小路,小路旁边就是一条不是很宽小河,河床被冰雪覆盖着,冰雪的下面能清晰地听到哗哗的流水声。山上山下一片白雪皑皑,营房四周的雪被打扫的干干净净。眼前的高山峻岭,丛林密布,红松、水曲柳、黄檗、椴树、柞树、榆树、白桦、胡桃楸及杂木数不胜数,很多树虽然都已没了树叶但还是那样的挺拔,唯有红松郁郁葱葱,虽被白雪覆盖仍不失它的坚韧和顽强。一只灰黄色的松鼠,站在倾斜的树枝上嗑着松塔上的小松子,山坡上、河道旁、菜地里野猪、狍子、野兔等各种动物留下的脚印随处可见。出于好奇,我走到河边捧了一把雪想握成一个雪球,可雪像一颗颗细小的金刚砂怎么也握不成团。

太阳在慢慢地升起,阳光透过树枝折射成一束束白光,照射在林间的小路上,在白雪的衬托下更显出了它的明媚。

远处传来啄木鸟当当的敲击树木声,布谷鸟在布谷、布谷地唱着动听的歌。一群乌鸦在猪圈的上空飞来飞去,随时准备分享圈里的猪食,饭堂门前一群散养的鸡在雪地上溜溜达达,鸡爪的指甲都冻掉了还不停地在雪地上东啄西挖,正当我如痴如醉的时候,一阵“答答答答答答答,答答———,答答答答答答答答,答答,答答—”的开饭号声中断了我对这美景的沉浸……

部队的第一顿饭是面条,这可能与中国人的传统习惯有关吧,俗话说的好,“上车的饺子下车的面”,有安心和长远的寓意吧。

经过一天的休息,我们新兵训练开始了, 部队的新兵集训大都需要三个月的时间,那一年因为部队要执行任务,我们这批新兵没有集中训练而是分配到各个连队分训,时间是一个月。

元月的石湖,寒风凛冽,冰天雪地,我们这些来自辽宁、山东、四川、天津四个省份的二十几位新兵在老兵班长的带领下爬冰卧雪,严寒苦练,山里的气温冬天最低温度可达零下四十度,如果是赤手握枪手都会被粘在钢枪上,走分列式,雪地被我们踩得咯吱、咯吱的响,练瞄准,我们在雪地上一趴就是几个小时。山里的雪有个特点白天无论你在雪地里呆多久都不会患上雪盲症,也许是因为深山密林的关系吧。 训练之余,我们上山伐木拉柴火,雪地被树木趟出一条条沟,走在雪地里,军用大头鞋被细细的颗粒雪磨得光亮,就像水洗一样的干净,干活时汗流浃背,歇下来的时候身上又像结了冰的凉。热了我们就用雪洗把脸,渴了我们就捧一捧雪来解渴。山里的雪光亮透明,不带一丝污染,白白的颗粒犹如白糖一样纯净。山里的风也很硬,刮在脸上像被刀子割的一样疼,遇到风雪交加的时候,小颗粒的雪打在脸上如刀口上又撒了一把盐。

一个月的新兵生活很快就结束了,发领章帽徽的那天我们都高兴的不得了,因为我们从今天起将正式成为一名中国人民解放军战士了,老兵们拿针线帮我们把红五星和红领章缝在绿色的军装上,大家急不可待地等着坐车去几十里外的石湖军人照相馆,照几张英俊潇洒的军人照寄给父母、寄给同学、寄给一起玩耍的小朋友,分享部队的生活,军人的英姿。

那年的春节是二月十八日,新兵训练结束也就是十四五号的样子,这时候老兵们都在忙着过节的事,有的在排练节目,有的赶制灯笼,炊事班在做豆腐,胆子大的老兵在杀猪,枪法好的干部和老兵们还扛着半自动步枪上山去巡视猎物准备收获一两只野猪、孢子啥的为连队的会餐添上几道野味。我们这些新兵大都忙着洗衣服或写家信,“每逢佳节倍思亲”这是人之常情。尤其是我们这些入伍的新兵,第一次在外过春节,思乡之情更是难以倾诉……

腊月三十的下午连队的文艺演出在饭堂里开始了,连里要求全连四个排每个排都要出一到两个节目,演出是从一排到四排的顺序进行的。一排于天治表演的山东快书“奇袭白虎团”;二排李延军、唐立忠、熊勇表演的魔术“吐乒乓球”;三排表演的是“双簧”;四排表演的是“三句半”,整场演出气氛热烈,掌声一片。

演出结束后,连队会餐,官兵们推杯换盏,觥筹交错好不热闹,战友们喜气洋洋,欢度佳节。

晚上,明月高照,一盏盏多姿多彩的灯笼都挂在了营房的门前,有圆圆的,有方圆的,有的灯笼还有小人在转动,有的灯笼穗在清风的吹动下微微的飘动,灯笼里的蜡烛与天上的月亮和地上的白雪遥相呼应,透过红红的灯笼把周围的雪地映得一片通红,圆圆的月亮像银盘挂在天上,红红的灯笼像萤火虫在雪上飞舞,闪闪的星星像珍珠散落在天空。

春节过后,部队就要开拔执行任务了,我所在的排是四排,也叫留守排,主要负责留守阵地和看守营房,部队外出野营训练或执行任务四排很少参加。看到其他排同年的战友和老兵们一起训练,操作装备,那种热火朝天的场面真是让人羡慕,又联想到他们即将要去一个新的地方去完成一项神圣而庄严的任务时,一种悲观的情绪在心里油然而生……

老班长王占堂看出了我的心思,及时地找我谈心,晚饭后,我俩漫步在林间的雪路上,路是人在雪地上走过后留下的一串串脚印,深一脚浅一脚的凹凸不平,有时候身体碰到树枝,小树上的雪还会掉到脖子里瞬间化成水,顿时就能感到身上有一丝丝的凉意。

那天的谈心,班长说了些什么我不记得了,可我的思想通了,从那以后我的工作劲头比以前更足了,后来还是班长推荐我做了连首长的通信员。

部队走后,我们留守排负责站岗放哨,因为人员少,换岗的频率也高了,基本上都是两天一个夜岗,夜里站岗那真叫一个冷啊,棉衣、棉裤,羊皮大衣、羊皮帽,羊毛大头鞋,兔皮棉手套,都抵不住零下四十度的严寒,站在外面半个小时就得跺脚,一个小时后,身上就凉透了。不活动就有被冻僵的危险。

一天夜里我在外站岗因为寂寞无聊,我用舌尖舔了一下半自动冲锋枪的枪筒,坏了,舌尖竟然粘在枪筒上了,我狠劲一拽舌尖是下来了,可是枪筒上却留下了一层薄薄的肉皮,搞得我满口鲜血淋漓……

紧张的部队生活让我感到时间像飞一样地过得真快,转眼间就到了三月,伴随着早春的到来温度也开始升高了,雪也变了模样,这时候的雪如鹅毛一样飘飘洒洒,满天飞舞。冬末春初,乍暖还寒,由于空气中的水蒸气凝结,早晨,晶莹的冰霜挂满枝头,这就是雾凇,美丽皎洁的雾凇,晶莹闪烁,象盎然怒放的花儿、象高山上的雪莲,把深山点缀得繁花似锦、壮丽迷人。

随着太阳的升起,雾凇也慢慢地消失,如昙花一现,稍纵即逝。

春天来了,雪在慢慢地融化,溶进了土地,滋润着万物,树木也开始在慢慢地发芽。雪化为水化开了河冰, 河水像卸了闸的洪水汹涌奔腾,声音洪亮如虎啸、如狮吼,一路奔波汇入江河,融入大海……

四月的阳春,春意盎然,拂面的春风吹绿了山林、吹绿了草地,部队执行任务胜利凯旋,绿色的军车、绿色的武器、绿色的军装与绿色的山林、绿色的草地汇成了一片绿色的海洋……

在这绿色的世界里,在这深山密林中,在一个悬崖峭壁下,我发现了一块还没融化的小雪地……

    (原创:尚卫国)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编者言:本文有感于王启湘教导员分享的《通化第一场雪》 雪对北方的人来说并不陌生,因为年年都能看到下雪,我喜欢...
    阿1尚卫国阅读 67评论 0 2
  • 无名氏老兵: 你好。 这是我近期收到的一张志愿表。 姓名:陈小枫 性别:男 出生年月:1990年6月 年龄:26 ...
    北营房的小兵阅读 251评论 2 2
  • 我是黑夜里大雨纷飞的人啊 1 “又到一年六月,有人笑有人哭,有人欢乐有人忧愁,有人惊喜有人失落,有的觉得收获满满有...
    陌忘宇阅读 6,656评论 28 52
  • 首先介绍下自己的背景: 我11年左右入市到现在,也差不多有4年时间,看过一些关于股票投资的书籍,对于巴菲特等股神的...
    瞎投资阅读 4,369评论 3 8
  • ![Flask](data:image/png;base64,iVBORw0KGgoAAAANSUhEUgAAAW...
    极客学院Wiki阅读 5,749评论 0 3
  • 不知不觉易趣客已经在路上走了快一年了,感觉也该让更多朋友认识知道易趣客,所以就谢了这篇简介,已做创业记事。 易趣客...
    Physher阅读 2,391评论 0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