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月几时有

2021年9月22日星期三 晴

连续下了几天的雨,中秋日放晴了。也许正是上天之意,让这皎洁的月轮在此夜给世人光辉。其实现在已是十六凌晨,夜未尽,仍当中秋夜。

小齐仔又在家做了一天功课。下午小齐仔要去王府井,所以我的中秋跑只好放弃了。晚上母亲包的水饺,有些遗憾,这次包水饺的因缘因新新而起,这小家伙偏偏只吃了两个。

晚上又看了一遍《先生南怀瑾》。上下两集共近一个半小时。重温,仍是感人至深!先生住世近一世纪,传道半生,可谓鞠躬尽瘁。一晃眼先生已离世九周年。那一年我正在新疆西部前指,惊闻先生驾鹤,震颤不已,亦十分悲伤。然而肉身终将枯朽。先生当时已虚岁九十五岁高龄,离世之日,终以日数。很巧合的是,金庸先生一八年离世时也是九十五虚岁。

跟南师的缘分最早追溯到大学时,还是从大伟口中知道这样一位人物。那时大伟看南师的书,能背诵不少《道德经》的句子,大概也是受益于南师。此后逐渐看了些南师的书,但也并没有多少。大概是在2008年之后才逐渐看过一些吧。那时在沙特项目,工作并不繁忙,闲暇颇多。夜里闷头写我的《铁马冰河》,白天空闲时间就在网上在线看了《庄子讲记》、《老子他说》,以及一些南师的轶事,都是在实修驿站看的。那时就被南师天马行空的讲述吸引了,同时也为老人家的博学深深折服。世上竟还有这样的人物!

后来父亲生病期间,更深地接触了佛法,又跟莫鹏开始了佛法的交流,也从此跟莫鹏开始了关于南师的交流。此后又看了南师的几部著作,《论语别裁》、《金刚经说什么》、《易经杂说》等。也看了一些南师的视频,主要是《南禅七日》。就如他的学生讲的:“老师视天下人如子女,也视子女如天下人。”我此生无福缘,终不能亲拜老师门下,面聆教诲。可是读南师的书,看南师的视频,也如面授无异。南师在心中既如恩师,又如慈父。这种情感并不需要耳提面命,这种精神的传递交流是完全可以跨越时空的。就像我读苏东坡的诗词文章,即便相隔千载,仍如前辈朋友一样,就像在身边交谈。

实际上,到今天为止,南师的著作看了不及十分之一。《南禅七日》也没有看完。十分惭愧!如今南师离世已九年之久,许多书还在我书架上尘封着。莫鹏说要开始好好看南师的书,我也是。南师大愿,要传承中国文化的火种,延续中国文化的命脉。我虽草芥,仍不能忘记老师之大愿,尽我之所能,传以星星之火。南无南师!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