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痛无痒,不觉岁月如刀

华灯初上,输完液的姥姥在病房里走来走去,窗外的车马喧嚣,宣告着日子地流逝。

医院是最能让人揪心的地方,有新生的喜悦,有重生的感谢,还有永别的痛苦。

人一生的缩影,在这里,就如同无声影片一幕幕上演。


想起了那个夜晚,躺在床上,静静地听她们说话,神游一般,觉得满天的星空落在自己的身上,像一床大厚被子紧紧地压着。眼前浮现着老家院子,参天的槐树,沙沙作响的竹林,虬枝缠绕的石榴树。夜空那么高,那么黑,星星那么明。屋里的灯光映照着院子里的路,那条熟悉的路呵。我们在前院的路旁刨山药,摘木槿花,在后院的路旁摘月季,在石榴上刻自己的名字,在石榴石下照相,摘草莓,摘苹果,摘葡萄,在那小片桃花林里期盼水灵灵的桃子,在大槐树下的石桌上吃着槐花干子,惊呼树上的毛毛虫那么大……那一切,在时光里淹没,再回来,杂草早已打碎了记忆,青葱的麦芽,湿润的泥土,以永别的方式,宣告着生命的终止。

浮生一梦,恍如隔世!

从老家还未回来,姥爷姥姥先后住院,他们真的老了,老了。

岁月不饶人,可是岁月却无痕,无痛无痒,便不觉得这岁月如刀。

活着,多活几年。病房里每个人的期盼,每个人不可剥夺的意志。

可走出这病房,对于年轻的生命,谁会想些这呢?明天和意外间,唤醒自己的一定会是明天的曙光,日复一日的曙光。谁会关注今日的曙光和昨日有什么不一样呢?

成长啊,岁月啊,不经历些什么,仿佛总会感觉不到。可每当经历的时候又会痛彻心扉,追悔莫及。

抓不住,回不去,唯有且行且珍惜。


马钰道长 拍摄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