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爱情是毒药,谁是谁的解药?17洞房花烛夜

爱情是毒药,谁是谁的解药?

目录

洞房花烛夜

文/宣宣妹子

寒衣节,宜婚嫁。

英公府和秦公府,张灯结彩,一片喜色。这一天,整个长安城的达官贵人都齐聚英公府。十里红妆,这个秦公当真是对这个女儿疼爱非常。

“姑娘,你不想去看看!”流萤端来早饭,好奇地问道。

我练着字,淡淡地回到,“你当英公府是什么地方?岂能是我们这种身份能随意进出的场合。”

最近师傅天天督促我课业,除了接客的时间,都用来练字读书弹琴了。这个师傅,还真是像我爹,平时对我总是百般温柔,一旦涉及课业却是一丝不苟。花一般的少女,忍受着非人的折磨。苍天啊,我师父怎么这么凶啊!

我心底咆哮着,却也不敢有半点懈怠。这不,玄镜成亲这么重要的日子,我还在认真地练字。

“姑娘,你歇会吧!”流萤摆好早饭,“温公子又不在,不会有人说你的!来,快点吃早饭吧!”

我放下笔,舀起一勺粥,吹凉了送入口中,“你又不是没有见过师傅生气的样子。”我摇摇头,“太可怕了!吃完饭,我还是认认真真地乖乖练字吧!”

流萤噗呲笑了起来,“我还当没有人能治得了姑娘呢!还好,温公子能降服的住姑娘。不然……”

“不然怎样!”我抬头瞪了一眼流萤,“好你个流萤,敢编排起姑娘的不是了!看我怎么收拾你!”我佯装要打人,流萤一闪,吐了吐舌关上门走了。

我继续吃着早饭,玄镜终究还是娶了秦青青。上次收到媚儿姐姐来信,说是和穆希在七月已经完婚。穆希说到做到,穆府的当家主母就是媚儿姐姐,且并无其他妾室。媚儿姐姐已经怀孕两月,穆希对姐姐疼爱有佳。

难怪乞巧节那天玄镜那么反常!想来是他知道了媚儿姐姐成亲的消息。我真心为媚儿姐姐开心,同时对玄镜有那么一丝丝同情和心疼。

“流萤,去把琴拿过来。”送走了客人,我无聊地躺在卧榻上。

“姑娘,这客人都走了,你怎么要弹琴了!”流萤嘟囔着说道,“平时客人叫你弹一曲,你还不乐意呢!”

“本姑娘高兴,想弹一曲了不行啊!”我接过琴,端正地坐了起来,轻轻地抚摸着琴。这琴是玄镜送给媚儿姐姐的定情信物,姐姐把它送给了我。今天这个日子,这琴,再无人记得了吧!

我轻轻地拨动琴弦,轻声唱道。

自从分别后,每日双泪流,

泪水流不尽,流出许多愁,

愁在春天里,好景不常有,

愁在秋日里,落花逐水流,

当年金屋在,已成空悠悠,

只见新人笑,不见旧人愁,

可怜桃花面,日日渐消瘦,

玉肤不禁衣,冰肌寒风透,

粉腮贴黄旧,娥眉苦常皱,

芳心哭欲碎,肝肠断如朽.

不见君子面,一日如三秋,

不见君子面,常为君子忧,

大雁南飞去,龙体当衣裘,

夜宴莫常开,好饮须热酒。

“好一首长门怨,可惜我不是武帝,她不是阿娇!”玄镜拍着手,“她不会为我怨!”玄镜惆怅地说道,“只见新人笑,不见旧人愁!哈哈……她有新人,哪能记得我这个旧人!”

“玄镜?”我疑惑地看着出现在这里的玄镜,“你不是也有新人了吗?你怎么会来解忧阁?今夜不是洞房花烛夜吗?难道不应该和你的新娘子卿卿我我吗?”

“哼!”玄镜冷笑道,“新人笑?!对那个女人,我怎么可能笑!我说过,我是不会碰那个女人的!”玄镜生气地说道,“我答应过媚儿,我玄镜就是要让她知道,我是真心爱她!”

我叹了口气,“不要这样好吗?媚儿姐姐现在很幸福,你也应该放下,寻找属于你的幸福!”

“我自然是会寻找属于我的幸福,但是绝对不是她秦青青!”玄镜执拗地回答道。

我摇了摇头,“玄镜,你成熟一点好吗!”

“哦!”玄镜笑着看着我,“论年龄,好像这句话不应该由你来说吧!你个小孩子,懂什么!”

“连一个小孩子都嫌你不成熟,你不应该好好反省一下吗!”我生气地回应道,“难怪媚儿姐姐不愿嫁给你!”

“你!”玄镜怒目而视,“你!”竟然一时语塞。

“算了,有酒吗?我要喝酒!”玄镜坐了下来,低声说道。

“流萤,去备酒菜!”流萤赶紧下楼吩咐小厮把酒菜送上来。

“鱼儿,来,干杯!”玄镜口齿不清地说道,“我们今夜不醉不归!谁都不许走!谁先走,谁是小狗!汪汪汪……”

我无语地看着喝得烂醉的玄镜,“好了!别喝了!新娘子还在等你回去呢,你在这里让人知道了可怎么是好!”我把酒瓶拿开,放下玄镜的酒杯。

“别动!别动我的酒!媚儿,我好想你……”玄镜傻傻地笑起来,“从我第一眼见你就喜欢上你了!嘻嘻……”玄镜倒了一杯酒,仰头喝下肚,“你怎么这么狠心!呜呜……父亲都答应我纳你为妾了!”玄镜大哭起来,像个孩子似的怎么也停不下来。“你怎么可以抛下我!怎么可以!呜呜……”

我索性不管他了,任由他哭。师傅说过,哭过了就好了!

闹了许久,终于安静下来了。“杜若!”见没人回应,我打开窗户稍稍大声地喊道,“杜若!杜若……”仍是没有人回应。

奇怪了,平时杜若都紧跟玄镜身边,怎么今天不在呢?莫非,玄镜来解忧阁连杜若都不知道。这下英公府可该热闹了!

望着趴在桌上睡着的玄镜,我为难起来。杜若不在,没人送玄镜回府,现在正是宵禁,一般人根本不能随意走动。难道,今天玄镜要睡在这里?真是麻烦!

我扶起玄镜,不料却低估了玄镜的重量,一下子摔倒在地。哎哟,疼死我了。我拖着玄镜走到床边,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把他弄上床。轻轻地为他盖好被子。

哎!这叫什么事!洞房花烛夜新郎竟然夜宿解忧阁,害得我只能睡卧榻。听说秦青青可是母老虎,媚儿姐姐就是不愿跟这只母老虎共侍一夫才远嫁江南的!这秦青青不会找我麻烦吧?算了,不想了!先睡觉再说!

“姑娘!”一大早就被流萤的尖叫声叫醒。

“干嘛呀流萤,一大早的还让不让人睡觉啊!”我等开眼抱怨道。

“刚刚出去的是玄镜公子?!”流萤惊讶地眼睛都掉出来了。我望了望床的方向,早已空无一人,“应该是吧!”

“什么叫应该是吧!”流萤焦急地说道,“姑娘知不知道,刚刚不光我看见了玄镜公子从姑娘房里出来,还有好多人都看见了!”

“哦!”我慵懒地伸了个懒腰,“看见就看见了呗!这里是青楼,有客人夜宿不是很正常吗!”

流萤一脸不可置信地表情,“不是吧姑娘!在别人那里是正常,在你这里可是十分十分的不正常!您可是卖艺不卖身的呀!这要是传了出去,以后可怎么在解忧阁立足啊!”流萤恨铁不成钢地说道。

“哈哈……”我乐得大笑。

“姑娘你还有心思笑!”流萤记得跺脚,“我要是姑娘,都快要急死了!真是皇帝不急太监急!”

“我的好流萤,放心,什么事都没有!姑娘我可是卖艺不卖身的!这点坚持我还是有的!”我不急不慢地说道。

“哎哟喂,我说姑娘,你可知道什么叫人言可畏!就算你跟玄镜公子真的什么也没有,别人可不这么想啊!”流萤急得快要哭了。

“别怕,我相信清者自清!”

然而,我终究是太天真,并不知道什么叫人言可畏。仅仅一个时辰不到,整个长安城就流言四起。英公府玄镜新婚之夜,竟然夜宿解忧阁,还把卖艺不卖身的苏慕鱼给睡了。

文/宣宣妹子

上一章 下一章

未完待续,不断更新中,敬请期待

如果喜欢

请一定要点赞or评论

您的鼓励,是我极大快乐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