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生如梦(小团圆)2

                                7

早上,打理好行李,与母亲告别。听完母亲十年如一日的叮嘱,背着背包走出家门。

望着关上的门,心里一阵辛酸。不孝的浪子,何时能回归港湾,让母亲可以安享晚年。走啦,走啦,对着家门落下眼泪,千般无奈万般不舍以及对母亲说不出的思念与牵挂,全部掩藏在心底。

  掮下背包,一步一步下楼。自己选得路,再苦再难也要走下去。

  走出小区,云齐开着车,已在大门外等候了。

“吃早餐了吗?”他问。

“没有,吃不下。”我望着窗外,心里戚戚然。

他不再说话,认真开车。我们都很沉默,想不起要说些什么。

到了高铁站,他想送我进站,被我拒绝,接过行李,扭身就走,边走边冲他摆手,不想让他看到我在哭,故作潇洒离开。

背后阳光灿漫,他站在光里,我对自己说,时光不能倒流,就让这一切,随风而去吧。

  离开车还有一个多小时,我坐在比较安静地角落。独自品味这离别的滋味,简直痛彻心扉。道理都懂,可就是控制不住眼泪,它像开了闸,拦也拦不住。

“吃点东西。”云齐递给我一罐咖啡。

我抬起头,吃惊看着他。他一脸苦笑,挨着我坐下来。没有车票不能进站,我吸吸鼻子,说:“你又浪费钱啦?买到哪的票?”

“天涯。”他递给我一张纸巾:“你去哪我就去哪。”

“不用,送君千里终须一别,你就是把我送到山东,也终分别的时候,何必多此一举。”

“我不想看你哭。”他一脸认真,帮我启开咖啡。

我接过去,喝一大口,香醇可口。情绪已经平静下来,我把咖啡递给他:“喝一口,很甜。”他拿着喝一口,不由得皱眉:“果然不好喝。”

我夺过来一口喝干:“这么甜,多好喝。”我的情绪在这罐咖啡里,由苦涩变成甜蜜。

检票处已经排起四条长龙。报站员重复报道。云齐将我揽进怀里,说:“一路顺风。”

我仰望着天花板,只是重复着同样的话:“一路顺风,一路顺风,一路顺风——”

他拉着我去排队,我们凝望了一会,在光影下,微笑着说:“以前都是我送你们,今天,轮到你送我啦。”然后对他挥挥手。“再见。”

  我再次紧紧拥抱他,然后,推开他,拿起行李,头也不回向前走去,检票,进站。走进去,我回过身,隔着玻璃看他还站在原地,他对我微笑,摆摆手。我笑着冲他摆摆手。

“再见,云齐,再见。”我没有发出声音。只是用唇语说出这句话。

检过票,我再次回首遥望,隔着玻璃门,看他的眼睛张着,对我挥手,无限温柔地看着我,微笑。好似看着到一个美好的未来。

我再次对他微微而笑,再深深地将这张亲爱的脸孔在心里印过一遍,然后我转身离开,再也没有回头。

我看过花儿最璀璨模样

也经历过它凋零时的凄清与无奈

令我至今难以忘怀地 仍是刹那间的光辉

纵然它凋零多年  每当

我途径那里  总会有一阵锐痛直至心底

那莫名的芬芳  仍在氤氲

它似乎怕我忘记  曾经那些美好的时光

曾经一起绘制的蓝图  就算

我不经意间一分钟    不再记起

怎能将你一笔抹去  怎么可能

怎么记忆里一次抹去  那些

留不住的  走得最急  然凋零地

是我无法回首的青春

你的芬芳  我早已刻在时光的隽永里.....

念去去,千里烟波,暮霭沉沉楚天阔。此去经年,便纵有万种风情,更与何人说?

                                    8

  夜来了,我已回到工作的地方。将自己锁在屋内,不再出去看是否月圆,不再想是否繁星满天,因为我知道,在任何一个星座上,都找不到我心里呼唤的名字。

启开红酒,一个人慢慢品尝。

生命中所有的相遇,都是过客和过客的交替,就算当初不错过,生死之后,终究还是要失去。人生最悲哀的,莫过于得而复失,与其知道将来注定要失去,莫如将一生,交付与思念。

这世间,我们无法掌控命运,无论命运给了怎样的安排,我们的一生,都要经历人生八苦。这是生而为人的自然规律,所有得一切,终有一天都会沉入时光的江底,无声无息。

草长莺飞,满地的落英,有一种无从收拾的纷芜,又有一种淡然遗世的安静。我没有将自己彻底灌醉,酒至微醺,是最好的结果。过度清醒,总会觉得世事幻象薄凉冷漠;过度沉醉,又会让人感到肤浅迷离。

所以,完美的人生,当是留一半清醒,留一半醉。

手机里的音乐,不停轮回播放《Yesterday Once More》这首歌轻柔舒缓,令人回味。

                               

                                                      玉琼               

                                    2019年5月10日 

图片发自简书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