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味浓情,释盏叹茗悲

  时值新春,漓阳城依旧沉浸在欣喜之中。昨夜刚过了除夕,意味着旧的一年已经过去,即使再怎么跌宕起伏,也成了不可变更的过去,沦为人们新春走街串巷互相寒暄的谈资。今个是大年初一,新年第一天。按北方过年的习俗,大年初一是不必外出的,人们通常和家人呆在一起,吃饭聊天,商议今后这几天怎么过。往往这时,妇女们聚在一起忙于吃食,男人们则开怀畅饮。孩子就快活多了,多数在捡昨夜没炸的炮竹,然后为谁捡得多而争执,大人看来无聊的事,孩子们却玩得乐此不疲。都是一身崭新的衣帽,鲜红的颜色,拿着压岁钱买甜腻腻的糖画,神鬼精怪的面具,生动绘色的面人,然后互相追逐玩乐,红扑扑的脸蛋也因跑闹变得更红了,这就是民间工艺品的魅力所在,真是神乎其技。丫头们用红布把钱包住了,藏在只有自己知道的地方,预备着闺中知己提到的“嫁妆”。毕竟要经过少女情窦初开的年华,常人女子不能像贵胄人家的小姐深藏闺中,舍不得见人。所以,若是被哪个偷香窃玉的登徒子骗走了芳心,人财两空,衍生为一场悲剧,也最多被人写进词话本,成为一度风流之辞,但要葬送一个妙龄少女的青春与梦,何尝不是一种悲哀呢!女子凄然,当真如此。哀怨自有人传诵,春节之中,到没有人说这些了。人们只记得春节欢愉,举世同庆……漓阳俨然淹没在一片喜庆热闹之中,来往商客非常多,三道城门自三天前就大开着,有开怀迎接归人之意,上面用墨在大红联子上写着:枯荣,蒹葭梦,朝夕晖霭,雨态阴晴,雪揽漓阳苍松,开门试问墨点春风。寒暑,柳妍花,星初月午,名河石秀,收来百尺长风,寻幽览胜青山为迎。这联子倒也有趣,来来往往都驻足看上几眼,只是大多目光扫到横批时,就变得怪怪的,横批倒显得有些怪异了,与联子不同,是用金字写就的,笔法苍劲磅礴,颇为大气:“却之不恭!”这四字做横批,一来,气势陡然就变了,这迎客之联据说出自漓阳真如寺明度住持之手,按理说,他一个终日与青灯古佛为伴的人,哪有这种心性这么写?再说,二者笔迹就大相径庭一一黑字沉稳,入木三分,而金字就有些轻狂,当真的翩若惊鸿,宛若游龙,仿佛是某个年轻后生的放旷之笔。“真是胡闹!”如此想法的人自不免一番摇头,责备这题字之人没有礼数,但多数人都只是看上一眼回身就忘,这贴字联本就是春节的一项内容,怪异又能怪到哪去?还不比得趁着年关紧捞一笔,总比看着劳什子怪联强多了。人虽多,但丝毫不见拥堵,这也是个缘由吧?既是开门迎客,平日戒备也就放松了许多,城门的守卫即便有些力不从心,哈欠是连连不断,到也无妨大碍,毕竟是这个时候,谁还会出门行凶作恶?以致于有些地痞流氓,无赖恶霸也横行于漓阳内外,虽未敢有甚恶行,却有种令人啼笑皆非的感觉。而这一切,仿佛与一些人隔离开来,毫无关系……

---------------------

弹指千年

梦醒金宣

尚忆漓阳烟雨

煮酒篷船

红苑几度春宵

孤桨渔灯虫眠

寒郎跛颠

掩入雾雨不见

嫣雪兆景

万家庆年

斟醉酒

换新桃

好个喜庆人间

莫理仙宫几重天

烟火伴人眠

梦里谰语几段

又不见归人

只信寸言

------------------------------

漓阳西南有一座小院,里面住的就是所谓的“隔绝”外界的人。隐约可见,小院内里,一个青衣老者,坐在搭的茶棚下,用炭火小炉煮一壶水,椅边的石案上,摆着几个青花茶盘。空气中弥漫着浓郁的茶香味,飘散在早晨的白气中。四下静谧非凡,只剩茶水“呼哧”声,更显得安静了。老者眯着眼,似是很享受这样,浮出几许笑意,看了看屋子紧闭的门,然后闭眼悠悠吟道:“茶树之悲,悠我之思;生之树脉,取之农妇。叶本怜惜,奈何采摘;原生荫叶,奈何枯枝?噫!茶之悲,沽炼焙揉,沸炙炉膛!树之悲,惟余枝节,遥叶幽思……”“嘭!”门忽地被撞开了,一个与老者穿着无二的少年快步走了出来,看其眉目,俊朗谈不上,眉清目秀倒还可以,透着少许的十四五岁少年的青春朝气,倒是与城内一些年轻孩子有着相同的气质。“……嗯?”见少年出来,老者还欲再吟,却被少年堵住。“你在做什么?”“吟诗。”“你写的?”少年瞥他一眼,随即扭过头去,似乎不想看见他一样。“不是。”“……你不想喝可以……”“你让我倒掉?”一说倒茶,老者虽然泛起笑意,但却警惕地看着少年。怎么可能?“不是……你若不想让叶树分离,买些茶籽种下,等它们长出来,天天守着,不要再喝茶了,就算是为了成全茶树和茶叶。”少年看他这般可笑,不由揶揄他几句。老者神色淡淡,思虑一番,赫然道:“还是算了,它现今既被人泡着喝,那就是它的命了,可能茶叶并不反对被煮成茶水。咱还在说个什么?喝茶喝茶,呵呵。”说完,用桌边的布垫着小炉向壶中倾水。少年瞠目,看着老者,惊讶道:“你还信命?”老者瞥了少年一眼,道:“为什么不信,我都活这么大了,大限恐怕不远了。命数这种东西,谁也说不准,我若不信,那不早死了?”少年不以为然,摇了摇头,不欲再理他,起身准备出门,老者仍在说着:“你莫要不信,你看着,命数使然,神仙该低头也得低头。”“知道了知道了,哦哦,对了,你早上吃了吗?”少年显得有些不耐。少年觉得吃饭这件事能打住他。老者果然止住话头,想了想道:“上一顿是昨晚上吃的。那你随便买些吧,对了,弄半斤酒回来。”说道酒,老者双眼放出几道精光。少年一怔,随后怒道:“弄?怎么弄,半斤富水春都要百多钱,我哪有这么多?要不,你给我几两?”老者淡淡道:“那是贾老板坑你,若是这个价,那穷人就都喝不起酒了。你就尽管去买,他近日可能要倒大霉了。”……贯穿漓阳东西的街道叫妙相,取自漓阳中真如寺“妙相真如”之义,是漓阳城的主道,只是漓阳城巧于没有东城门,而是码头,坐落罗湖之上,所以在连接至码头时拐了个小弯,通向稍北的几座院落。妙相街是历来人群聚集之地,除了寺庙香火,哪家红白之事,摆宴请客大多也在这条街道上的酒店。而令少年深恶痛绝的贾老板贾临泽就是妙相街醉酌楼的掌柜,平日就喜欢坑穷苦人的钱,挑逗良家女子,相邻也背地里暗恨不已。曾经少年老者院落不远的人家有位林姓姑娘出嫁,二八年华,面容娇好,而且性子温婉,却是良配。与姑娘相依的只有年近耄龄的林老汉,孙女出嫁,他整日春风满面,高兴不已,而嫁娶双方也算是青梅竹马,如今得以相携终生,本是一件喜事。婚期前一晚,新娘心中紧张,便出门散步,脸上漏出眉目含羞之态,十分动人。虽说所谓妇容认为女子不应该外出抛头露面,但平民家里也不一定让女子守闺到出嫁,所以出门散步还是正常的,那知这般妙人妙景让正要去瓦舍胡天胡地的贾临泽看见了,像他这人,自是上去就说些疯语疯话,结果让羞恼的新娘甩了一巴掌,于是就怒火中烧,凭着身强力壮,使了些下作手段将新娘劫了回去,准备自己做这新郎官。哪知那新娘性子虽柔弱,却也是坚贞不渝的女子,得知贞洁难保,在贾临泽将要得逞之际嚼舌自尽。贾临泽吓个不轻,连夜将尸体运出扔在了城东湖水中。抛尸这一幕正好被少年目睹,略作计策,与老者合力将自尽的新娘尸体捞上后,看着新娘嘴边延伸到脖颈的暗红,与嫁衣鲜红相映,怔怔半响说不出话。嚼舌自尽,意味着什么多半也猜得出。无奈事已至此,逝者为大,只得先让死者入土,二人买来棺木,简单地作了法事,连夜埋在了城外南落枫坡。将此事说与林老汉,起初老汉并不信,还吵着要赶少年二人出去,待他被拉着看过新娘坟墓后,当时已说不出话来,之后整日涕泪横流,不吃不喝,只是不住喃喃着“孙女出嫁了!”不久便撒手人寰了。只是因为贾临泽店上代掌柜传下的酿酒秘方揽得频频地客满,钱多气大,又有着所谓的后台,诸人虽恨,可也没什么办法,即使是如少年和老者二人这种不与世俗相近的人,也让贾临择坑过酒钱。少年的钱一半是给码头上的人帮忙挣的,另一部分则是老者给的,至于一个整日不怎么出门的老人怎么时不时会有这么些钱,少年早几年就不想追究了,就算是偷,只要别让人找上门就行了,少年曾多次如是想。

第二章侠心善举常闻人情冷暖……少年提着买来的一些吃食,立在醉酌楼大门对面的小摊旁,静静观察着门庭若市的酒楼。此时来往进出的百姓多半都是为今后几天买一些酒,以招待客人或是自用。相对这些百姓,贾临泽自不会去对着这些个人“百钱卖酒”,他所坑的仅是少年这种看似穷苦实则大方的人……门口的几个小二脸上堆着笑,不断地把各种各样的人迎进去。……“这几位大爷……”“能不能让你们老板施舍给我们一些……一些吃食,我们已经几天没吃东西了,呜呜。”少年出神之际,醉酌楼门口突然来了一位身形瘦削的老汉,衣衫倒是整齐,只是显得脏污,而且北地严寒,老汉却仅着一件薄衫,端是辛酸不已。隔着一条街,少年也只是因着雪地静谧得以听清老汉声音,却看不清老汉面孔,但见其手上皮肤俱是呈黑黄之色,落魄得无以复加,使得少年移不开视线,紧紧注视着他。老汉身后跟着一个碧色衣衫的小女孩,紧紧靠在老汉身后,想必是有些惧怕生人。女孩与老汉可能有几段饥不择食的日子,个子矮矮的,体想来仅有八九岁,而跟着老汉沦落街头,仆仆风尘,让楚平岚油然生出怜悯同情之感。少年扫了整条街一眼,发现这一段街道除了一些小贩,就只有醉酌楼一家开张,故此百姓不得不在这里买酒,老汉也不得不向醉酌楼乞食。老汉的出现让醉酌楼门口的几个小二厌恶不已,就想将其轰走,于是立有几个人围上前来,撸起袖子,喝骂道:“去去去!你这老不死的,没吃的找地方饿死去,别来这儿寻晦气!”脸上布满凶恶之色。老汉满脸惊恐,“扑通”一声,跪在醉酌楼门前,对几人道:“!求几位大爷可怜可怜我们爷孙吧,我……我给你们磕头了!”老汉涕泪纵横,说着,就要叩下去。老汉这一举动令那几人更是厌恶,正要动手将老汉逐走,忽地全都一愣,面色一变,同时撇下老汉,几人小跑到大门的一边,其中一人对着一华服中年人躬身道:“哟!李老板!”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