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在大酒店走错房间,和绿茶有了剧情

图片发自简书App


1

我有位朋友,是老铁,圈内人叫他老赞。刚进不惑之年,已经成了我们省颇有名气的油画家,风光无限,让人羡慕嫉妒恨。

一年前,他去一家大酒店见一个外地来的画品供应商。房号是1812,他记成了1612。

老赞站在1612门口,按了两次门铃,好一会儿,才随着一股好闻的香水味,门开了,他差一点喊出声来。

面前站着一个浑身被粉红色包裹着的女郎,薄纱上衣领子开得老大,露出一大片高耸的雪白胸脯,用火辣辣的目光盯了老赞一眼,甜腻腻地问道,哥,你预约了吗?

老赞一下子明白了自己来到了什么场所,不停摇晃着满头长发蓬乱得跟荒草一样的脑袋,急忙说,没有,没有。

粉红女郎特热情,说,哥,那也没关系。我叫九九,七八九的九。这个点刚好是个空档,我谢谢你主动上门。

老赞是个见过世面的潮人,此刻却没了章法,赶紧举起一只手,像发誓,我走错门了。

九九淡淡一笑,随后,跟老师教导小学生那样,严肃认真地,哥,走进这个门,对男人来说,永远不会错。

老赞一面说,错了,错了,一面急转身,狼狈逃窜了。

2

当晚,老赞给我发来微信,是一幅女孩素描头像,单色的,笔法流畅细致,极有立体感。他问我,能不能看出是谁?

我立刻回复,一眼看出来了,是你小妹,怎么,有消息了?

老赞没回答。我知道戳到他心窝里的软肋,赶紧沉默了。

老赞是老大,这个小妹最小,两个人相差十多岁。她22岁,刚念完大学,说是要去欧洲考察教堂,写一本专著,请大哥赞助。那时候,老赞因为买房,给老爸看病什么的,手头有点紧。

小妹迟迟收不到钱,干脆去了夜总会做三陪,钱还没攒够,公安扫黄,把她扫进拘留所。老赞去捞她,当着许多警察,狠狠打了她两个耳光,还骂一句,无耻!小妹抹着流血的嘴角,跑出去,上了一辆出租车。

老赞以为小妹去不了哪里,等她回来,可是却等到手机上传来的一条短信,只见写的是:我去当婊子,是你逼的。

当年,在小酒馆老赞和我讲了这件事,我们就着一盘黄瓜拌粉皮,喝光一瓶半斤装的北大仓。他最后把杯子里的酒干掉,然后握紧拳头,朝一头长发的脑袋,重重砸了好几下,然后抱起头,不顾旁边有人,竟像一个小孩子,呜呜咽咽哭起来。

3

老赞看过供应商,走出大酒店,眼前却反复回放着1612房九九那张脸。凭借画家对形象敏锐地扑捉能力,在九九眉梢,嘴角,眼神许多处,老赞都发现隐藏着小妹的容颜。或许是思妹心切,他加进了自己的想象,经过一番修改,补充,九九最终成了小妹的复制品。

老赞为这个激动不已,由此突发一个设想。可又怀疑,是不是太不靠谱,甚至荒唐,打算放弃。然而,像一根刺扎在心间,连着肉带着血的,根本排除不掉。这么翻来覆去地如同一场激烈较斗,最后“设想”胜出,于是下定决心,把它落实为具体行动。

大概过了三四天,我听说老赞一天夜里从画室出来,刚拐进一个小胡同,忽然从角落窜出一个黑影,扬起手里的木棍,劈头盖脸地抡过来。老赞反应很快,躲闪着,小腿还是给打中了。那家伙又扬起木棍,还没落下,恰巧有辆摩托车迎面驶来,行凶者扭头慌忙逃跑了。

虽然一条腿脚踝那里断了一根筋,还算走运,不太严重。老赞报了案。他断定,不久前他和一个油画材料供应商,中断了合同,又私会了新下家,那个老板准是为了报复,雇人下了黑手。但是始终拿不出实在证据,案件成了谜团。

4

老赞能拄着一把长柄雨伞,开始走动之后,他又去了那家大酒店,敲开1612的房门。

仍然被粉红色包裹着的九九,一看是老赞,拉下脸,你又走错门了吧。

老赞摇摇头,没有,我就是找你的。

九九盯着老赞,你明明知道我是干什么的,找我,这可是明知故犯,罪加一等。

老赞好尴尬,连声说不是,不是。

九九语气变得强硬了,不是什么,你是等别人举报呢,还是去自首?

老赞一脸茫然,我不明白……

九九指着老赞的腿,不明白,你的腿怎么断的?

老赞心里想,你怎么知道,呆呆站着。

九九说,装糊涂是不是?那我打开天窗说亮话。你来的那天晚上,公安接到举报,说1612有人嫖娼卖淫,我被堵个正着。就在警车去派出所的路上,有人打电话给车上的警察,他说了好好,立刻掉转车头,把我送回大酒店。如果我的老板上头没人罩着,你的阴谋就得逞了。

老赞有点开窍了,问九九,你以为我举报的?

九九反问,不是你是谁?狗抓耗子。看看你的腿,以为我们老板是吃素的?

老赞心里的谜团解开了,自言自语地嘟囔着,原来是这样,我错怪了供应商。

这时,九九手机响了,音量挺大,她边听边说,啊,酒店出了内奸,操他妈的,那个总想白吃豆腐的保安,是他出卖的。和一脑袋长头发,走错房间的那个家伙,没一毛钱关系,冤枉人家了,白挨一顿打。

通完电话,九九用抱歉的目光瞥了一眼老赞,哥,误会,误会。可你来干什么?

老赞回答,我是个画油画混饭的,用的模特回老家不做了,我诚恳邀请你加盟,做模特。

九九哈哈大笑了,模特,我光着屁股让你画?

老赞摆摆手,不是那样。一句话两句话,说不清楚。我在房间久留,对你不方便,我到大厅咖啡间等你,你有空了,就下来,我会一直等着。

老赞连续在咖啡间坐了两天,第三天上午,九九终于露了面。穿一套银行白领那样的套装,素面朝天,一派淑女的范。见老赞无聊的低头玩手机,旁边的咖啡杯空空的,上前说了一句,又来了?

老赞反射似地迅速站起来,满脸惊喜,嗯,三天,跟刘备三顾茅庐一样,总算等来了女神。

5

后来,和老赞在微信上聊天,我问,干嘛那么执着?

老赞答,冥冥之中,我有个胸怀使命的神圣感,敦促我必须把她找来。

我说,就像当初那个潘赞化,把青楼女子杨秀清变成了画家潘玉良,你也想用九九再创造一个新的画魂传奇?

老赞答,世上不会再有潘玉良,传奇也不像王菲唱得那么容易,我只想让九九离开1612,把她洗白。

我说,可你应该知道,世上有数不清的1612,里边又有数不清的九九,你能让她们都离开,都洗白?

老赞答,我一介草民,绝没那么大本事,但是,只要有可能洗白一个,就坚决不能放弃。何况,九九不是一般的九九,在我心中,她和我有一种撕扯不开的血肉联系,洗白她,就是洗白我小妹。我义不容辞。

我问,那么下一步,你不能总让九九当你的模特吧?

老赞答,对,她的容貌身材气质,这些条件,决定她会是个出色的模特,但不可能是终身职业。像下棋,走出这一步,接下来会有许多可走的路子供她选择,我相信,会越走越宽,越走越阳光。

他的乐观精神,像一团火,透过手机烧得我胸膛滚汤。但是,我不知道是第六感觉,还是什么,让我觉得滚烫中浮动着几丝悲凉。这话没敢对老赞说。

6

老赞的技艺和威望,引来好多粉丝,有不少人想拜他为师,但是老赞以我没有为人师表的资格,福气,一律婉言谢绝。只有一个例外,那就是小达子。

老赞叫他小达子,我也跟着这么叫。他23岁,是老赞小妹的初中同学,两个人被老师批评为早恋。可小妹考上了大学,他却念了个中专美术班,彼此拉开了距离。后来,小妹离家出走,他和她断绝了音讯,却不死心,常向老赞打听消息。老赞收他当徒弟,一多半是看在小妹的情面上。

老赞把九九带到画室,当她和小达子面对面站在一起的一刹那,突然生出个连他自己都感到惊奇的念头。如果把这个等于是老天安排的机缘,当根红线,把两个同龄年轻人捆绑成伴侣,那可是做了不次于造七级浮屠那样的善事。心里立刻酝酿着落实方案。

老赞指点小达子,画人体是他基本功的薄弱环节,要求他画好九九只披件薄纱,曲线毕露的肢体,补上这一课。进行作业点评时,往往对画外的九九,给予更多更高更热情地点赞。就连她为自己织毛衣,买了食谱学习烹调这些与画无关的内容,也不放过。而九九率直爽朗,温柔,女性味十足,甚至将来一准是个贤妻良母之类的夸赞,更是常常挂在嘴上。

在和九九聊天时,老赞则诚恳坦言,小达子或许成不了一流画家,但是绝对能成为一流的男子汉,忠厚老实,像棵大树,靠上他会特别感到安全。九九听了,微微一笑,好像默认了这个结论。却说,我没这种福气。老赞鼓励她,福气等不来,要主动去争夺。

过了些日子,一天,到了开工的时候,九九披件睡袍,坐在台子上等着好一阵子,小达子才姗姗来迟。他见到一脸怒气的老赞,单腿跪在地上,嗓音嘶哑地说,师父,我对不起你。我决定离开画室,已经在超市找了个画广告的新职务。

老赞感到十分意外,像被打了一闷棍,声音有点发抖了,小达子,我把你当成亲弟弟对待,你竟这么无情无意,一甩手就走人。再说,画广告,你他妈拿前途开玩笑,脑残了是不是,混蛋。

小达子又说,老妈挺早给我找的相亲对象,我一直没答应,可昨天我同意了,很快就去领证。

老赞的拳头在画板上重重砸了一下,想不出其它话,重复骂道,混蛋,你他妈真是个混蛋,大混蛋!

小达子离开之后,画室显得空了不少。老赞不知道怎么安慰九九,九九却很平静,反倒细声细气地说,老师,不怪小达子,我是罩在他心里的阴影,他得逃出去。

7

听到这个突发事件,我想带瓶好酒,给他浇浇心头的烦恼。他一口回绝,别来,画室太晦气。

可没多久,喜气把晦气吹得烟消云散。

在汇聚绘画精英的全省美展中,老赞一幅人体油画,成为所有展厅最吸引眼球的地方。摄影机,摄像机,手机,前仆后继地对准画上曲线婀娜,颜值靓丽,气质高雅的女神,拍个没完。随后这幅油画牢牢占据新媒体页面的置顶头条,点击数超出了100000+。画面上的女神,正是画面外的九九。

许多媒体人,粉丝,几乎打烂老赞的手机,诚恳表白请赏光给个前往画室的机会,一睹这位超级模特的风采。更有人开出大价码,要收藏这幅油画佳作。

一家影视公司的星探,发现了九九。他们正准备拍摄新版本的《画魂》,决定邀请九九出演女一号,让她去试镜头。

老赞向我传达这个消息时,简直漫卷诗书喜欲狂了,说,老弟,记得当初我说的话吧,从1612把九九拉到画室,是一步好棋,路子会越走越宽,越走越阳光。怎么样,我的预感没有错,OK,晚上,我们喝酒,像蒙古哥们唱的,酒喝干,再斟满,今夜不醉不还。

万万没想到,这股喜兴劲儿还没过去,九九一身疲惫地回来了。老赞一怔,帮助九九放好行李箱,问,九九,怎么,这么顺利?

九九甩掉高跟鞋,气鼓鼓地嚷起来,顺利个头,他妈的还没试镜头,先用他们的潜规则,打算玩我一把。

老赞仿佛撞见鬼了,啊了一声,会这样?

九九胸脯激烈起伏着,眼窝里闪出泪光,说,姑奶奶如今不是1612那个九九,已经洗白了,是良家妇女,这些渣男癌瞎了眼,休想!

老赞披头散发,仰脸向天,长长叹了一口气。他没在第一时间告诉我九九的试镜遭遇,大概看见了他所说的越走越宽越走越阳光的路子上,仍然飘荡着阴云,荆棘丛生。

8

老赞八岁学画,启蒙老师是位和尚,法号未了。这位未了后来离开寺庙,云游四海,跟张大千似的,到过日本韩国。回国后还俗,专事绘画。作品不少,可层次与张大千相差甚远,却有一件事不输给张大千,就是同样喜欢野花嫩草,不断在花烛夜成为新郎。

就在将近八十岁这年,他从定居的泰国回老家省亲。此时,恰好是老赞那幅油画大红大紫之际。未了听到弟子这么出息,特别是那些八卦一类的传闻,吸引他去了老赞的画室。

老赞把未了待为上宾,奉上茗茶美酒,在左右殷勤服侍,盛情款待。最后,要告别了,未了捋着几缕银色髯須,颤颤悠悠地说,老朽不虚此行,见徒儿如此长进,可赞可嘉。更有甚者,见到了人间尤物,绝品。

老赞已经猜到了他指的是什么,忐忑地问道,老师,您是说九九那个女孩?

未了闭上色咪咪的两眼,吧嗒一下嘴唇,正是。老朽想带走九九……

带走九九,对老赞来说,这比挖走他的心肝肺腑还难接受。可未了对他的知遇之恩,绝不是滴水,他即使用海量的涌泉相报,也不够。但让他用九九充当礼物,他说什么也干不出这个勾当。他彻底尝到了左右为难的痛苦滋味。

老赞急得一头大汗,无法直接拒绝,只好委婉地规劝,可是老师,您已经快到耄耋之年了。

未了挺了挺弯曲的腰板,响亮回答,齐白石大哥八十五岁还生了儿子,我和他比,还是小伙子呢。

老赞深知他这个老师嗜色如命,宁在花下死做鬼也风流,他无法抗拒,彻底绝望了,不得不屈服在未了的肉欲之下。

他去了九九休息的那个房间,一脸愁容加羞愧,吞吞吐吐说了这个事情,向九九表示哀求,请她理解他的难处,成全这件事。而且说,跟着他老师,有了归宿,会有好日子享受。

老赞的话音还没落,九九脸色铁青,突然像遭雷暴击倒的白杨,瘫到在地上。沉默好一会,伸出一根手指,指着老赞的脸,哭诉着她的失望,你领我摆脱了1612,我以为你真是个好人,没想到,原来是他妈个假装的好人,到头来还是露出真相,伪君子,转了一圈,要把我送给你那个色狼老师,其实是又送回了1612。你总说把我看成你小妹,可我真是你小妹,你会把我送到那个老家伙的床上吗?老赞,我看透了,在你眼里,我他妈永远洗不白,仍然是个婊子。

9

九九坚决不答应,离开了老赞。去了哪里,有好几种版本。有人说去了另一个城市,重操旧业。有人说去了尼姑庵,削发为尼。有人说去了爱滋病医院,当了护士。有人说干了别的。

老赞大病一场。我去看他,他像是一下子衰老了好几年,满头长发中有了几根银丝。我把一束鲜花放到床头。

他说,不该送花,应该带个木棍,好好敲打我一通,替九九。

我告诉老赞媒体上有个刚推送的新闻,他曾经走错房间,九九住过的1612那家大酒店,老板仰仗的公安靠山,给挖了出来,被扫了一次黄,扫得干净利落,赢得网红的无数点赞。

老赞听了,当着旁边医生护士的面,举起正在输液连着胶管的胳膊,喊了一声,还人间净土,警察叔叔万岁。

10

老赞画室里,原封不动地摆着一件睡袍,一双拖鞋。

那是九九的。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舒圣祥(微信公众号:书生香评) 即将踏入大学的18岁山东临沂罗庄女孩徐玉玉,19日接到了一通诈骗电话,结果被骗走了...
    舒圣祥阅读 111评论 0 1
  • 这一部分的内容主要开篇,破和立两件事: 破的是每个人都是朴素的心理学家,从谚语、从个人的生活经验得出自己的见解。 ...
    曹门霞客行阅读 217评论 0 4
  • 今天一家人出去游山玩水一天,心情很好!晚上和老公认真的谈了谈,包括以后的规划。谈了很多,他非常认同,对他今后的选择...
    周曼Melaleuca阅读 10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