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月亮(3)客串模特

文|王屿  配图:David Luo/秦卫明

(三)客串模特

“枚姐,明天排拍都满了,试拍的话…… ”

“安排在客户到店之前。”

“哦,那行。”

虽然有些为难,朱澜还是答应了店长,像答应她交代的其他事一样。原因很简单,她应该信任和服从上司,相信这是合理的安排。

“辛苦你了,我让化妆部做个安排。”

枚姐说完就挂了电话,如她一贯的雷厉风行。朱澜拿筷子搅着碗里几根芫荽,脑袋却还轰着电话那头外场的走秀音乐,噼里啪啦,噼里啪啦,像烈日下成堆的残樱坠到焦灼的水泥地面。

“上次是陪同外国客人做翻译,这次是穿婚纱拍试镜,下一次是不是去南屏街外场做主持了?咦,你拿几份工资来着……”

小春抬了抬眉毛,语气里带有一丝嘲讽。朱澜当然明白,他在说自己对店长太言听计从,这间接导致工作上对他的“压迫”,比如无休止地加件和催件。不过,朱澜从未细想过这些问题,只觉得一切只是力所能及。

“小春…… 你到底会不会说话呢?”

佩佩放下筷子,狠狠盯了他一眼。她看到的是另外一个角度。平常当写真拍拍也就算了,一个人去拍婚纱照这事可真有点儿讽刺。在感情这件事上,同性明显更容易产生同理心。

朱澜只尴尬地笑了笑。换做三年前,她一定会为被选做试拍模特而欣喜若狂。那时还不大了解这个行业,还有对摄影艺术的向往,渴望造型师和摄影师从她身上获取源源不断的灵感,哪怕只是试拍一张照片 ,她会为这种随机的“模特”身份感到无上荣光。现在她明白,这种试拍仅是为配合人事招聘,采取的最经济式的一种方法。它和想象中的艺术创作关系不大,除了在聚光灯下费力摆拍,她的脸还得上一层厚粉底,拍完还得忍受油腻腻、火辣辣的卸妆过程。而拿到手的,不过几张未修的原片。朱澜正情感失意,这个时候拍照,等于穿上一条着火的婚纱走在冰天雪地的无人公路。店长之所以选她,无非几点:她相貌还行,她不怕镜头。最重要的,她还很好说话。

小春的话也不无道理。除了摄影化妆数码的技术工作,接单、选样、售后朱澜样样能做。遇到店长出外展做业绩,她更是包揽公司上下一切杂事,俨然一只看家护院的老母鸡。朱澜的本能地想,眼下的拍摄任务已经很重,公司急需新的摄影师来分流。这个问题不解决,成品滞留的后果还是得她担。所以人事上的工作,自然还是得她配合。

如果你常常路过南市区那家摄影坊,一定会发现大门口常年贴着的招聘广告。别对这样的现象吃惊。这个行业人员流动性很强,三天两头就有辞职不干的例子。因为涉及人像摄影创作,朱澜他们公司也需要不断吸收新鲜血液。而这个圈子很窄,靠谱一点的摄影师都由熟人介绍而来。试镜摄影师据说来头不小 ,是从深圳某工作室的总监,只抽空在昆明待一天。

为了不影响客片拍摄,试拍定在了在早上八点。朱澜七点便来到公司,穿上了造型部挑好的婚纱。那是一条新款白纱,素雅的抹胸,瓶型的腰线,蓬松的长拖尾,正是朱澜梦里试穿过无数次的那条。抹胸设计适合她的窄肩,锁骨也全部外露,脖颈显得很长。下半身比想象要紧,但把腹部收得恰到好处。朱澜穿好婚纱,提着长长的裙尾,直直走到了化妆部。距上班时间还有四十分钟,其他几个化妆台空无一人,只有佩佩化妆台前的镜灯全开。

“佩佩,你又加早班呀!”

“唉,这个月大家都很辛苦,今天我比其他人少一单,当然是我来化试镜。咦,这条白纱很适合你!”

佩佩倚在化妆台一边,笑眯眯地看着朱澜。化妆镜前,几个粉底盒子已经全打开。朱澜搂着双肩,不好意思地坐了下来。佩佩熟练地调节好凳子高度,往她肩上披了块柔软的棉布。镜子里的朱澜素面朝天,皮肤比平常要黄,颧骨也更为凸显。佩佩拿粉扑往她的额头、两颊和下巴处涂,再顺着毛孔慢慢打匀。几分钟后,镜子里面黄肌瘦的人已经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张惨白而毫无层次的脸。

“现在划眼线,往下看……” 佩佩左手轻轻撑着朱澜的眼睛,语气和动作一样柔软,“你的眼睛形状很好看,不需要补下眼线。”

朱澜半闭着眼,任凭佩佩处置。佩佩的手既专注又灵活,声音也像天生就有魔力一般。一般来说,任何女人都不会抗拒别人对自己五官的赞美,更何况这些话还出自一位专业的化妆师之口。虽然只是简单试拍,佩佩却帮忙找回了一份仪式感。至于其他那些,先不想要那么多吧!朱澜这样想着,很快闭上了双眼。再次睁开眼时,镜子里的脸被雕过一般,五官完全立了起来。尤其是那对眼睛,竟有了某种宝石的轮廓。

“你很上妆喔!”

佩佩解开朱澜的头发,从上到下慢慢梳开,再简单地往后挽成髻,在头顶后方别了一大块白纱。接着她取走朱澜身上那块防护棉布,往她脖子、肩膀以及背上抹上同色号的身粉。末了往脖颈系上一条水晶项链。妆型完毕,佩佩再次端住朱澜的脑袋,往镜子里细细打量一番。她填了几笔眉尾,往额头上了一些高光,又刷了一些腮红,最后示意她造型完毕。

“好了,去迷住那个新来的摄影师!”

“哎呀,迷什么迷…… 我巴不得赶紧拍完,还有好几个加急件得处理!”

朱澜红着脸下了椅子,拖着紧绷的身子,拎着裙子一角自顾自上了二楼一间影棚。一个摄影助理带她到一处黑色布景前,四周灯光道具已完善。

那位新来的摄影师正对着脚架上的相机做调整。朱澜看不清他的脸,只看得到对方的白色T恤和深蓝牛仔裤,脚上一双棕色户外鞋。他折腾了好一会,才终于凑出脸来,浓眉,方脸,干干净净,不大有摄影师的样子。他微笑着走向前,朝她伸出了右手。朱澜放下裙摆腾出了手。

“你好,我是试镜摄影师张维。”

“你好,我是客串模特朱澜。”

简单几句交流之后,朱澜坐上了一张高脚凳。张维微调整了灯光,对着她拍了几张半身特写。接着他让助理移开了凳子,把婚纱的长拖尾拉开,换上新的捧花道具又拍了一些。突然他停了下来,凑着相机看了好会儿照片,问朱澜能不能去换件黑色T恤,抹去眼影,只保留头纱的造型就好。朱澜呆在原地,有些不解。这可是正经试镜,她可没见过摄影师会拍这么随意的造型!

“你看起来不怎么舒服。”  他咧嘴微微一笑,露出了好看的牙齿,“我的意思,你穿这条白纱很好看,照片看起来也不错。但是,我想拍一组更轻松的片子。”

(未完待续。)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