夫妻共同债务出新规,借钱给人该小心了


舒圣祥


找人借钱是一件痛苦的事,被人借钱是一件麻烦的事。搞不好,伤感情;搞好了,伤银子。


该不该借钱,以关系远近和事情紧急做判断,不好一概而论。大体可有“四项基本原则”:


没事儿不要随便找人借钱。没事儿不要随便借钱给人。找人借钱必须要主动给利息。借钱给人别不好意思收利息。


所谓亲兄弟明算账,借钱写个字据很有必要,不要一万只怕万一。


一般朋友,实在有困难,可以量力赞助。若是借钱,能拒绝就拒绝,千万不要一而再、再而三地借。搞到最后,朋友之间的那点情分都没了。


借钱不还的朋友,也许是忘记了,也许是装忘记了,大概每个人都遇到过。金额不大,你还不好意思提醒;你提醒了,别人装糊涂,气氛更尴尬。


今后,若是有人找你借钱,金额还比较大,得更得小心,因为最高法刚刚出了新的司法解释。


之前的婚姻法司法解释二十四条,倾向于保护债权人利益。只要债权人是善意的,不是借钱给夫妻一方赌博吸毒,哪怕这对夫妻后来离婚了,也是他们的共同债务,得一起还你。


但是,根据新的解释,夫妻一方以个人名义超出家庭日常生活需要所负的债务,债权人以属于夫妻共同债务为由主张权利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但债权人能够证明该债务用于夫妻共同生活、共同生产经营或者基于夫妻双方共同意思表示的除外。


什么意思呢?就是你借钱给别人,如果对方是结了婚的,只有一个人签字,那么这笔钱很可能要不回来。对方搞个假离婚,财产尽数转移到配偶名下,你就只能哭了。


之所以要这么改,是因为之前的二十四条搞出来不少事。有的女人只跟一个男的结婚两个月,就莫名其妙背上了500万的共同债务。


所以有一种说法,婚姻关系是个筐,什么债务都往里装。


不久前,小马奔腾创始人李明遗孀金燕,被小马奔腾股东之一建银文化告上法庭,法院一审判决金燕负债2亿元。该案案值巨大,将相关争议再次推到了舆论前台。


就事论事,金燕这个案子,2亿元肯定是用于夫妻共同经营。丈夫签几个亿的上市对赌协议,居然没跟妻子提过,可能性并不大。如果上市成功,那就是夫妻共同财产。因为上市失败,所以成了债务。若李明还在,做妻子的也得一起还,总不能办个离婚,就成了李明的个人债务吧?


生活中,相比夫妻一方串通外人来骗配偶,夫妻双方合起伙来骗债权人,概率与可能性要大得多得多。但人们更关心看得见的,不太关心看不见的。


结婚两个月背债500万,是看得见的不公平;夫妻合起伙来坑债权人,不是没怎么上过新闻吗?也就不重要了。


但那是之前有二十四条,现在规则变了,会不会发生就难说了。有利总有弊,废除二十四条,如果是绝对的好事,相信最高法早就做了。


谁选择谁负责。债权人借错了钱,要不回来了,自己是有责任的;姑娘看错了人,嫁出来一身债,也不能说一点责任没有。关键是如何平衡。


新的司法解释,算是顺应了民意,却给债权人挖了个大坑。


何谓“用于夫妻共同生活”?几乎没法量化界定。因为对不同的家庭来说,“家庭日常生活需要”是个完全不同的概念。有的人家几百块就能过一个月,有的人家花上百万都有可能。


现在,把举证的责任,从借钱的夫妻甩给了债权人。债权人还得证明对方借钱是用于夫妻共同生活、共同经营,或者证明夫妻双方当初都同意借钱。要不然,法院就不予支持。


问题是,人家说借钱去干嘛,结果干了别的,或者配偶一口咬定,自己就是不知情,债权人又能怎么证明呢?很难,几乎没法证明。


这也就意味着,以后借钱给人,必须首先问人家是否已婚,已婚的话,必须让夫妻双方都来签字。要不然,借钱很可能变成送钱,决不能借。


如果搞不清楚对方婚姻状况,或者对方明明已婚,愣说成未婚,那你就算是倒了霉了。总不能让人家去派出所开个未婚证明吧?


债权人被挖坑,对想借钱的人来说,也不是什么好事。因为很多人可能就不愿意再借钱了。就算愿意,风险更大,利息也得更高。


对民间借贷而言,新司法解释是一盆凉水,到底是好事还是坏事,还有待时间的检验。


我把这个分析给各位听,是想要提醒我的读者:以后借钱给人,得更加小心一点,得知道其中新增的风险,能不借就不借吧。


可以的话,也给你的家人和朋友转发一个吧,防患于未然。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