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5-31

字数 1349阅读 10

每次上课之前总是觉得非常不安

不知道应该怎么办

其实我知道根本没事,但是我就是害怕

虽然管理的都是小孩子,也是哈哈哈就过去,但是总觉得背后有一种无形的压力

是挣钱么,也不完全是。是创业么,也不完全是,就算失败了,大不了找个工作。

但是我总是感觉有一种默默的期待,这种强大的东西,当人觉得非常不安,好像如果不达到就不能活下去一样。好像非常害怕做错事情一样,其实每天的错误不知道有多少。

反正就是害怕遇到陌生人,也不知道他们会怎么样,家长不满意不续费,小朋友觉得不好,赚不到钱,没办法体现自己的价值。。。。没办法体现自己的价值——这条才是重点吧。

画画课不可能,也无论如何,也不可能完全体现我的价值,况且我还有那么多局限性,那么多不能打破的状态,虽然抽到的卡都是很好的牌,但是我就是觉得,自己不能自由发挥,就很烦,学生在教室里面眼睛就要一直盯着,他们说的事情就要按照他们的想法回应下去,引导引导。。。。

但是,我感觉自己始终是一个掏空的人,我很茫然,不知道自我这样走下去究竟要走到何处,有的时候,我会看一些书弥补自己,但是一旦从书里面出来,发现又是一个不得不面对的恐惧的世界。

我的胃又开始莫名的疼了起来。

我讨厌这种一个人孤零零的感觉,虽然我也知道不会有人再帮我撑起什么,那些真正对我有意义和有帮助的人都以一种虚幻的方式呈现,他们不是生活在过去的世界,就是幻想的世界,抑或网络的世界。我感觉非常的孤立无援,我呐喊希望有人能帮帮我,但是没有,我只能拾起一本本黑暗夜行的指南,摸索着前进,都不知道能走到哪里,谁会要我。


我在想也许我曾经所在的世界,他们一直默默的看着我,为我祝福着,祈祷着,他们希望我能够把任务好好完成回来,可是他们的存在对我在这个世界的我又是多么飘渺的啊。如果真的想太多,我就不得不把自己沉浸在一种幻想中,我幻想我在一个宫殿的阳台花园里面,外面有山峦,小屋,大海。阳台上,有一个白色漂亮的小桌子,上面有着藤蔓的纹样,上面放着葡萄,芒果,香槟,还有一些我叫不上名字的水果。一个白色长裙的,浅褐色长发的女人,头上带着花环,扶着阳台的栏杆往远处跳跃,欣赏着美丽的景色,我想这也许是在意大利。对面一位君王走了过来,随从低头致敬,端上了一卷文书,他随手拿过,做了下来,女子走来轻吻了他的脸颊。多么可爱而亲切的画面啊,天气有一些微微的炎热,但是傍晚的风还是让人感到凉快。我看着文书,这是来自于一位大臣对于田地分配和治理的建议,他总是勤勤恳恳提出自己的建议,甚至附注上一些图纸的说明。不巧,我看到一处,这是违背我们祖上的先例的,我勃然大怒,“这怎么可能?绝不能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 但是我那朋友的的面庞又浮现在我的脑海中” 阿阁勒斯,事情永远不是你想的那样简单,有些寻常的事情,背后总有难以描述的原因,如果不仔细揣摩,你将掉入愤怒的陷阱中。“多么及时的念头!我停了一下,把那段文字,仔细的看了一边,寻思是否需要再把过去的文件检视一遍。

到这里,我的幻想有点在是否要吃晚饭上漂浮不定了。

这也许是一个小说的开头。我想到卢梭就是把自己梦寐以求的幻想中的女神写进了小说朱莉里面,也许我可以拜读一下,看看这位先辈是怎么折腾的。

我感觉好多了,也许以后我都可以把自己消耗在另外一个世界里面。免得面对这个世界的事情的时候,总是恐惧到毫无办法。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