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私奔:八. 两情相悦

文| 半月雪子

二孃刚说完就去灶房了,剩下他俩在店里,空气突然又静止了。

“该说点啥呢?说点啥好呢?怎么变哑巴了?”男人在心里犯嘀咕,突然不知如何开口了。

“哎呀,嬢嬢怎么走了呢?咋能留下我自己?这多尴尬啊?” 阿惠站在一边,低着头,羞红了脸,把玩着手指。

“你……你好,我……我是陈钦,前晚和二孃去过你家。” 男人心想不能再一直沉默下去了,对眼前这女孩心生好感,她穿着洁白衬衣,乌黑的秀发,梳成俏皮的小辫,面貌清秀干净,尤其那双眼睛,空灵又好看。

“你……你好,我……我知道,你和孃孃去过我家。” 阿惠说完后脸更红了,才反应过来自己这么一说,不就明摆着暴露了自己的偷看么。

陈钦倒没反应过来,只是看到阿惠紧张不自在的模样,他更加紧张了,再憋不出一句话来。

“老板,给我拿一包蓝黄!”一阵清脆的吆喝声打破了沉静,原来是有人来买烟。

“好勒!”这两个人异口同声地大声回应到,似乎这一喊给了个出口宣泄刚才的紧张不安。

这两个人手忙脚乱在烟柜里找蓝黄,也顾不得害羞了,买烟的人在一旁等得都不耐烦了,这两人还没找到蓝黄。

“是不是烟柜里没有这种烟了?”找了半天没找到,阿惠着急地问道。

“应该不可能啊,再找找,可能是被其他烟挡住了呢?”忙着找烟的陈钦早把紧张抛到九霄云外了。

找了几分钟没有找到,阿惠跑到灶房里问了店的女主人,原来是蓝黄没货了,害得这两个人好找。

“蓝黄没货了,换成白沙行么?”阿惠跑回店里,急切的说道。看见买烟人点头后,陈钦从柜台里拿出一包白沙递给他,阿惠接过他递过来的钱。

“原来是没有货了啊,害咱俩一顿好找啊。” 陈钦很自然地说道。

“是啊,刚才那买烟的人看起来很着急,恐怕是着急赶路。” 阿惠也变得自然多了。

经这位买烟人一搅和,刚才那种娇柔做作,紧张不安的气氛完全消失不见了,两人瞬间变得很轻松,开始闲聊起来。

“你什么时候来的?”

“刚来一会儿。”

“你家庄稼收完了么?”

“快收完了,今天忙完活我才过来的。”

“今年的收成怎么样啊?”

“还可以,今年风调雨顺,收成还行呢。”

……

“吃饭咯,吃饭啦!”

二孃一边喊着,一边端来一锅热气腾腾的鸡肉,一跛一跛地走过来,陈钦赶忙走过去接过二孃手里的锅。这火锅飘香四溢,店里瞬间充满了香味。

阿惠提来旁边的火炉,三个人,围着火炉,就着二孃从菜园里摘回来的新鲜蔬菜,边吃火锅边聊天。

火锅热气腾腾,三人吃得大汗淋漓,当地的鸡火锅是出了名的,一般也只有逢年过节才能吃到,二孃做的堪称一绝,味道特别棒。

她将新鲜鸡肉在油中先炸至略微焦黄后,放入提前备好的糍粑辣椒、葱姜蒜、花椒等炸一会儿,加入土豆块,再加入些水,盖上锅盖,焖一段时间。

鸡火锅成败主要取决于糍粑辣椒的味道,二孃的辣椒是她自己的独门手艺,秋天成熟的红辣椒,加入小番茄、老姜、大蒜、盐、白砂糖、花椒等以一定的比例混合,剁碎后装入坛子,密封保存,炒鸡时加入一些是绝对的够味。

阿惠顾不得形象了,本来就是性格率真的女孩,吃起鸡火锅来,把矜持全忘了。陈钦就更放得开了,平时在工地上工作辛苦,伙食一般,很久没有吃到这么美味的火锅了,自然是大快朵颐。

二孃看着这两个人吃得津津有味,也算是情投意合,心想着这事八九不离十了,暗自乐开了花。她就喜欢成人之好,就爱给别人凑对,看着两个本不相识的人在她的介绍下,互生情愫,两情相悦,喜结连理,她比什么都高兴。

“二孃,你做的鸡火锅真的太好吃了!” 陈钦不停地夸赞。

“那当然!我嬢嬢的鸡火锅在寨子里可是出了名的哦!” 阿惠得意地附和道。

“你们两个,嘴甜得跟抹了蜜似的,你们喜欢就好,喜欢就好。下次杀鸡的时候叫你们再来。“ 女主人一边慈爱地说道,一边起身准备收拾。

阿惠和陈钦连忙起身,迅速把锅碗收拾完搬到灶房,阿惠卷起袖子,很快就清洗完了。陈钦看着眼前的阿惠,心里愈加喜欢了。

吃完饭,打扫完后,他们又陪女主人坐了一会,阿惠起身,“嬢嬢,我要回家了,明天还要去地里干活呢。”

“好呢,早点回去休息吧,今天谢谢你啊,帮我把毛衣弄好了。”

“嬢,你说啥呢,那我还该谢谢你的晚饭呢。”

“哈哈哈,好啦,回去吧,小陈啊,你送送小惠吧,她一个人走夜路,我不太放心。”

“哎,好呢,二孃。”

“不用了,我自己回去就好了。”

“没事,我送你回去吧,吃得太饱了,走走消消食。”

两个人离开小卖部,走在乡间小路上,田野旁连绵不绝的蛙声,在蛐声低沉的伴奏下,共同演奏出一部部悦耳的交响乐。

出门时二孃给了他一根电筒,伴着微弱的光,阿惠走在前,他跟在后,他打着电筒,照亮阿惠脚下的路。

“今晚的火锅味道真好。”他边走边找话说。

“是啊,嬢嬢的手艺特别好,我吃过很多次她做的饭,哪怕是最没味道的洋芋,她都能变着做出很多种美食。” 阿惠骄傲地称赞道。

“我母亲也可以,小的时候,家里特穷,洋芋很多,母亲像变戏法一样,总能将洋芋变着样儿做出美味的食物。” 听着阿惠那样称赞二孃,他情不自禁地想到了母亲。

阿惠听到他提到了自己的母亲,又想起那晚他到家里来,提到他母亲在他十二岁时就已经去世了。她心里突生心疼,脚步随之慢下来,与他并排走在并不宽敞的乡间小道上。

“嬢嬢肯定是一位特别好的人。” 阿惠在他身旁,发自内心地感慨道。

“是啊,她是村子里最善良勤劳的人,谁家有什么事她都最积极帮助。只可惜,她走得太早了,唉~”

“……”

阿惠听出陈钦语气中的遗憾,想尝试着去安慰他,可又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只是静静地陪着,这样的陪伴也许能带给他些许安慰。

她似乎太沉迷于陈钦的思绪中,连脚下踩空都没意识到,她掉到旁边的农田里,幸好田坎不算高。

她这一踩空,吓得陈钦连忙伸手拉住她,好在陈钦及时拉住了她,她才没有摔倒,不然这刚收完包谷,砍掉杆后留下来的杆桩,若是摔下去插在上面,那后果将不堪设想。

陈钦一把将她拽到小道上来,耐心地询问她摔疼没?又小心翼翼地给她照着亮,不敢再和她多聊了,怕她听得太专心又摔下去。

仿佛走了很长的夜路,但时间似乎又过得很快,阿惠家的院子已出现在眼前,狗吠声又突然响起。

“你快进去吧,我就送你到这里了。”

“嗯好,你快回去吧,路上小心点儿。”

看着阿惠进了院子,陈钦转过身,沿着来时的小路,向着工地的简易房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