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友里谁最想踩你?

习惯是一种说不上好坏的东西,一旦习惯合身定制,就很难改变。写文章被赞习惯了的人,就像被宠溺坏了的孩子,偶尔有人踩他一脚,就会受不了,到处诉苦,仿佛受了莫大的委屈。

有时候,看着自己矫揉造作,强装忧愁,挤牙膏似地码出的文字,自己都想踩两脚。你自己都想踩两脚,别人踩一脚都是轻的。就像一个女孩子打妈妈,被路人甲一脚踹倒一样,不是因为踹你,而是你该踹。

首先,敷衍了事完任务。

为完成数量,不惜把名人名著的名句抄几句了事。有些文章错别字能把人绊倒。人家被绊倒几次,没找你要医药费就不错了?

我们常常爱问:别人和我无冤无仇为何踩我。可我们要给对方一个不踹的理由啊。这理由就是踏踏实实作文,认认真真修改。爱因斯坦小凳子的故事大家应该很熟悉吧。当老师批评他做的小凳子难看的时候,他又拿出另外一个更难看的凳子,然后悄悄地说那是他做的第三个凳子了。如果我们有“三个凳子”的思维理念,您就会赢得别人的尊敬的,他会收回伸出去的脚,换成双手,为你鼓掌。

其次,过度自恋。

有时候,你给对方评论说“好题目”,对方回一句“难道内容不好吗?”好不好难道你不知道?这就像演讲,还没讲就要掌声一样,自恋得可以。

一位老乡文友加我说希望互相帮助,我说好。他马上打出一行字:你先给我点100个赞吧。我的脸腾地红了。自恋到这地步,不知道还有没有比他更自恋的。

自恋人人有,适度的自恋会带来无穷的自信,但是过分自恋就会陷入自闭和自大的圈子。遇上极度自恋的人,谁不想踹他一脚呢?极度自恋就是前进的绊脚石,不把它挪开,老巴在你门口,您还怎么走向远方,况且这石头还是你自己放的。

第三,投机,取巧。

千方百计,挖空心思搞公关,要人家来关注,求别人说好话,讨他人给好评。

文章源自生活,取于故事,并非求赞得来。这就像自己出题考自己,每回都想得满分,每回都能得满分。可这满分究竟有何用,莫言获得诺贝尔文学奖难道是他求来的?

取巧可以,但不能投机,文章没有捷径,苦练方是正道。把书读厚再读薄,把文写好再写好,直到有了自己的特色,方才是小成。从“小白”到“小成”的距离不短,我们只有奋力前行才能早日到达,哪有时间投机取巧。当然你可以不听,硬要投机取巧,那么你离“小成”就不是越近,而是越远了。

小成到大成,那是神迹般的奇遇。但人是要有点梦想的,万一实现了呢!

党员开组织生活会的时候常常开展批评和自我批评,这就像文章写好自己挑刺和别人挑刺一样。刺在肉里,挑刺的一刹那真的有点疼,没准还会出点血,可不挑刺你的肌肉就会发炎,甚至坏死一小片儿。

刺儿越挑越健康,文越评越有道。偶尔被踩属于正常,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有争议的文章才是好文章。所谓道越辩越清,文越评越精,人越说才会越聪明。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