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理大桥—欧洲印象(六)

图片发自简书App

尼采说道:“当我想用一个词来表达神秘时,就只想到布拉格”。于是方文山来到这里,如愿找到一大堆灵感。面对布拉格广场旖丽的身影,他是否情有独钟。尤其在黄昏时段,独自踯躅在夕阳下:“ 在布拉格黄昏的广场,在许愿池投下了希望;那群白鸽背对着夕阳,画面太美我不敢看!”

美到不忍直视,这是一种弱弱的、自叹弗如的悲伤。恰似邂逅到仰慕已久的女神,心在剧烈跳动,眼睛却挪向别的地方。


图片发自简书App

其实,但凡亲身到过布拉格的人,没有哪个不仰视城市中央那座气质非凡的古桥。

查理大桥建于公元1400年前,矗立在伏尔塔瓦河上,至今已逾650年之久。桥两旁护栏上,赫然摆放着十几尊精美绝伦的大型雕塑。有青铜浇铸,也有汉白玉开凿。意境融彻,主题鲜明,人物刻画,极尽工巧。美轮美奂,让人目不暇接。

桥面铺嵌的花岗岩石块,虽然历经数百年风雨,被踩踏到油光发亮,却依旧美观大方,完整无缺。凸显出整座大桥典雅质朴的风格和古老厚重的历史。


图片发自简书App

巍峨挺拔的桥头堡,匠心独具的门楼设计,这些古人费尽心思的神来之笔,以其新奇庞大的构思震撼人心。那些妙不可言的精雕细刻,更具体地展现出捷克人民由来已久的行事风格。很早就听说过“捷克式家具”,“捷克式武器”与众不同的传说。后来又读到卡夫卡,读到伏契克,像是瞻仰一尊尊耸入云天的尖塔,心里充满对他们的敬意。

到了欧洲,我才真正体会到捷克人追求完美的情结。从他们飞扬跋扈的建筑中,可以清楚的感受别具一格的思维。

多年来,当地人习惯在查理大桥上流连。这里逐渐成为一个文化集市,各种民间艺术荟萃在一起,更加吸引游人们徜徉其间。置身桥上,远山如黛,近水生烟,古城美景尽收眼底。


图片发自简书App

或许,此时此刻你会油生出一种时空穿越的幻觉。各种语言在身边交流,清韵悠扬,婉转动听,仿佛遥不可及的至美乐章。即使听不明白,也能揣摩到其中的某些意思。在嘈杂陌生的语境中,偶尔夹杂一两句中国话随风飘过来,那声音格外悦耳。不由得你回过头来,想辨认一下发出声音的同胞,会是来自祖国的何处地方。

假使不需要赶时间,人又有些自恋。你不妨停下来,找个桥头画家为自己涂抹一幅肖像。对于中国游客来说,这是极度奢侈的享受。在异国繁华的都市中,我们随意挥霍时间。像真正的欧洲人一样,神态自若,不急不忙,优雅无聊地眺望远方,等待夕阳落山。


图片发自简书App

如果这幅肖像逼真的话,画面留下的是绅士般充满遐想的神情。而遐想背后,有更多的故事时刻铭记于心。这些挥之不去的回忆,历久弥新,最值得我们珍惜!


图片发自简书App

卓奇写于2018.4.20日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