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公里(一)

               


出发,一半在红尘,一半在尘外
忽略灯红酒绿,浮光暗香
想上天堂的心,牵绊点点
向前,经幡在远处招呼清凉的风
匍匐的,只有纯粹的灵魂
或活,或死去
疾走的行者,只能双手合一
祈祷,那匹羁马如愿跨出岁月的忧伤
从此,放荡束缚太久的压抑
向西,向北,纵横交错
把时光的剪影刻铬在过往的经书上我,泣而颂之

                      ——题记


第一节

江山接到县委副书记杨耀坤电话是在晚上十二点,此时他刚刚从马尔洋乡四村回到驻扎在乡里的指挥部宿舍中,还没来得及烧水泡上方便面,杨耀坤的电话便打过来了。

他没有任何客套,直接说道:“明天晚上八点之前必须赶回县里,有个会议,你一定得准时参加。”

杨耀坤是上海人,叶羌县援疆干部,江山是地地道道的甘肃人,自从大学毕业后就一直留在新疆叶羌县,现任叶羌县建设局副局长。

两人在杨耀坤援疆上任的欢迎会上,一见如故,杨耀坤给江山第一印象是,此人思维活跃,谈吐不凡,亲和力强。

而务实沉稳的江山对于刚刚从上海来到新疆边陲小县城的杨耀坤来说,这个三十出头的小伙子,憨厚中透出一股韧劲,政治觉悟高,在叶羌县年轻干部来讲,实属难得。

后来因为工作关系,两人慢慢熟络起来,私下没人的时候,杨耀坤总是喊江山为小江,而江山也是直呼老杨,杨耀东也才四十出头,大不了江山几岁。

只不过叶羌县的风沙抵不过黄浦江的水,黑黑粗糙的江山倒比刚刚从大上海来的杨耀坤还显老一些。

后来,县里传言,江山是杨耀坤的人。

别人怎么说,杨耀坤并不在意,在叶羌县这个小县城,难得有这么一个年轻有为的干部,扎根基层多年,技术过硬,作风正派,且有自己的思想和主见,这是杨耀坤看中江山的主要原因。

塔什库尔干县地震灾后重建工程,喀什地区给各县城都分派了援建任务,叶羌县挂帅出征的就是江山,援建地点却是塔县条件最为艰苦的是马尔洋乡。

在其他常委还在讨论谁带队援建比较合适时,杨耀坤直接表态,没有比江山更适合的人选了!

选择江山,并不是杨耀坤一时心血来潮,一则江山大学学的是土木工程,且在施工现场摸爬打滚多年,技术上不存在任何问题;二则他是科级干部,符合这次上级明文规定,现场负责人必须是科级干部,共产党员。

江山成了不二人选!

有人担心,江山爱人身体不好,父母孩子在甘肃老家,只怕他有顾虑。再说这次马尔洋乡地震灾后重建,任务重,工期紧,现在是五月份,马尔洋乡处于高原地带,九月份天气就冷下来,十一之前能不能交房子还是个未知数。

杨耀坤斩钉截铁说道,凭我对江山同志了解,只要组织上交给他的任务,他一定不会推诿,再说叶羌县还找不出像江山同志这样既懂专业又有政治觉悟的年轻干部。

有人不以为然,除了江山,这活还没人干了?

后来有人建议,如果江山去,县里还得再派一个年纪大的干部,遇到事情俩人还能商量一下,帮着拿下主意。另外江山同志家里若有急事,他回来了,还有人坐镇指挥,不至于群龙无首。

再三敲定,大家一致推荐发改委的副主任于建国作为此次援建任务的主负责人,江山为技术负责人。

于建国五十有余,做事谨慎,土生土长的叶羌人,父辈随部队来疆后,就再也没有离开新疆,他是在北疆阿尔泰出生,后来随父亲转业到南疆喀什,一呆就是四十多年。

果不出杨耀坤所料,江山接到县委正式通知后,二话没说,简单收拾行李,第二天一大早带着四家施工队伍浩浩荡荡从叶羌县出发了。

塔什库尔干县地处帕米尔高原上,而这次援建的马尔洋乡位于塔什库尔干塔吉克自治县东南部,距县城130公里,从县城到乡政府所在地翻越4500米的唐勒达坂,乡政府所在地海拔3100米,马尔洋乡西南部与达布达尔乡,北部与瓦恰乡,南部与原布伦木沙乡相连,东南部与叶城县接壤。 四面环山,叶尔羌河及其支流马尔洋河流经该境内,地形复杂,境内峻山连绵,山峰高矗,属于帕米尔高原气候,范围广,地形颇为复杂,该乡分两个气候小区,努西墩村、皮里村、布会吉拉甫村气候较温暖,四季分明,无霜期150天左右,迭村气候寒冷,无霜期70天左右。

从叶城县到喀什需要跑三个小时,从喀什上帕米尔高原则要跑上五个小时,这还是天气晴好的情况下,一旦碰上天气不好,山上泥石流时有发生,则要耗上更长时间。

一般情况下留宿塔什库尔干县一晚,第二天再跑上三个多小时才能达到到马尔洋乡。

江山一呆就是四个多月,杨耀坤打来电话的时候,知道江山此时应该回到指挥部大本营了,平日时间是联系不上的,除了马尔洋乡政府方圆一公里有信号外,其他地方都是盲区,与世隔绝的状态。

“是不是县里又有任务?”江山知道杨耀坤处事方式,没有特别事情,他是不会联系自己的。

临出征时,江山去了杨耀坤办公室,杨耀坤只交代了几句句话:“有困难可以找县里,你不打电话回来就表示你能克服困难。地震灾后重建工程是政治任务,没条件也要想法创造条件,争取在大雪封山前让灾民住上新房子。”

电话里头杨耀坤笑道:“回来你自然就知道了,马尔洋乡应该差不多了吧?”

他接着说道:“阿克塔什农场安置区工程明年就要上马了,国家发改委已下达批文,县里意见,想要你回来主持阿克塔什农场安置区工程上的事情。”

其实杨耀坤何尝不想让江山休息一段时间,但上级任务下来,时间又是如此紧迫,哪容得他心疼江山的辛苦和不易。

他来新疆的这两年,何尝不是废寝忘食,不敢懈怠。

新疆最大的移民搬迁安置工程花落叶羌县,既是喀什地区脱贫攻坚的重要任务,也是关系到2020年全国能否实现全民脱贫的政治任务。

习主席在联合国大会上郑重承诺,掷地有声,脱贫攻坚任务就显得任重而道远。

除了江山,杨耀坤还真想不到有更合适的人选。这次常委会一致同意,江山必须回来主持移民搬迁工程。

三年援建时间马上到了,组织上安排,杨耀坤年后就得返回上海,在这关键时刻,阿克塔什农场安置区工程又摆到了他的面前,何去何从,杨耀坤有些迟疑了。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