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嘴创业日记 | 从不把孩子当孩子,不把孩子当傻子说起

这段时间蜂窝一直在招聘兼职老师,很庆幸我们收到了很多简历。全职家长、有在职博士,有在世界五百强工作,小学老师,教育创新机构工作的工作人员……都在成为我们兼职舰长或成为的过程。

十分荣幸。

这也是蜂窝招生模式很重要假设,那问题来了。

舰长的画像需要有什么样子,才能胜任这个工作?

如果孩子问出这样的问题你怎么理解?

为此,我在兼职舰长应聘过程设置了3次挑战。这里先说前两次挑战吧,想知道第3次挑战的,请来提交你的兼职申请。

挑战一:确认价值观

在收到申请之后,我会发一个邮件过去会和舰长确认基础价值观。当中最为重要的是确认舰长与我们想的一样。

  1. 不能把孩子当孩子。
  2. 不能把孩子当傻子。

对此我的解释如下:

  1. 孩子与舰长是平等的,不存在谁的经验多,经验少。我们仅是一起作战的同僚。
  2. 孩子不是智商底下的物种,语言叙述的过程中不能把孩子当成什么都不懂,什么都不了解的人来对待。

看起来道理都很认同,因为我在这里试图告诉大家,如果不认同,就可以关闭页面。我们将不接受这样的教育者参与到我们的工作中来。

挑战二:了解孩子程度

给兼职老师了一个题目,剖析孩子问题。想来验证是真的如挑战一中确认的一样。

剖析孩子问题:
孩子问题:我们为什么要上学?
背景资料:

任务1:通过分析背景资料,你觉得为什么孩子会问出这个问题?同时请定义清楚这个问题孩子到底是想问什么?

在挑战二中,其实我还提供的了任务2,基于孩子问题——“我们为什么要上学?”这个问题设计的课程。其实可以从课程设计的角度,也能反向去思考,孩子为什么问出这个问题。

很多不同视角的回答,我就不展示了,因为他们都成为我们的兼职舰长啦!

那我这里来和大家分享的是一个“愤怒的成年人”视角。

很多孩子根本不会问为什么上学,因为他们已经习惯了,虽然大多数孩子并不喜欢上学,最起码不喜欢中国现在的学校,

我其实已经给了孩子表达的语言,也表示了这个是真实的孩子反馈,而且这个孩子还使用了丰富的表情表达了自己的看法。而在大多数的成年人眼里,这些信息几乎不存在,因为这些信息是孩子说出来的,作为成年人,我们会更了解世界。

那正确的答案是什么呢?

没有正确答案,只有参考答案。

孩子一定会思考自己为什么要上学,因为这相当于他的工作,甚至比一般的工作还要辛苦,因为这个工作量是超过8小时的。如果一个孩子超过八小时都不会思考自己为什么要做这件事情,那是不可能的。

同时我提出来的图片里面,孩子表达为什么要上学的理由都是父母说的,而在父母说的后面提供了丰富的表情,表达了自己可能和父母的观点有很多冲突。

作为父母,我们不要担心,孩子会问出这样的问题。

孩子思考这些问题的底层逻辑完全都是根据你的经验与想法,如果孩子在有激烈情绪问出这样问题的时候,一定有与上学有关事情对他造成了极大的影响。

综上所述,这个孩子应该纠结的是,自己和父母对上学的理解不同,造成了困扰。

我们都曾经年少,现在却早已忘记曾经的自己

咦,大嘴。你都把答案说了,之后的人参与兼职舰长怎么办?

没关系…我其实正在准备换题目,题目是,在孩子问出:“我为什么害怕发错?”的时候,孩子在问什么?

几天前,在和我当舰长的蜂窝011号初代机的家长聊天的时候,她问了我一个问题。

“大嘴,方便问你几岁了吗?有孩子吗?”
“28岁,没有孩子”
“你为什么这么懂孩子呢?”
“嗯…因为我曾经有18年就是孩子呀。”

聊天被我聊死了,但是这个问题其实是很有趣的一个现象。

每一个家长在成为家长前都曾经是孩子,换了身份之后,就忘记了曾经的自己。

这里就有一个蜂窝的妈妈实习生的朋友圈(获得授权)

嗯,我们可以来分析一下这张图的信息。

  1. 孩子自己煮汤圆。
  2. 汤圆太多孩子吃不完。
  3. 孩子勉强吃完的汤圆。

如果我们是一个孩子,我们会是什么感受?

3……2……1……进入角色

  1. 我好棒,我自己煮了汤圆。
  2. 嗝…吃饱了!
  3. 啊…吃撑了…

这里的沟通前提都属于不信任孩子——孩子自己是不会判断自己是否吃饱了的。

从教育视角来看,孩子经常剩饭的原因是什么?

是因为一次性打太多么?那就少打一点饭,少做一点。他饿了之后也会吃。
孩子无法自己判断自己吃多少?那就每次和他讨论,先少拿一点,不够再加。
……

总之,你、我曾经都是那个不被信任的孩子。

作为结束吧

“成年人的经验,对自己的童年记忆做出各种评判,然后故意忘记了那些成年后觉得不好的东西?”
“嗯嗯,而且成为了自己讨厌的人的样子。比如我们曾经讨厌爸爸妈妈的权威,不停自己说话。但是长大之后,我们又变成了自己的爸爸妈妈。”

“但是童年那些有趣的东西,怎么都记不清了呢?这或许是大脑内存有限吧”
“我猜不是,我其实是父母其实从未学习过做父母,这里的没有学习怎么办呢?只能从记忆从抽取唯一的经验,那就是自己父母的教育方式”

“这么说倒确实~~我应该是从我父母那里学到了不少育儿的智慧。然后不好的一些,特别是曾经以为好、等我成年后才发现其实不好的那些,会留意改,但还是有印记”
“嗯嗯,是的~很艰难,和孩子一起成长对父母来说,也是一个新的自我认知的开始”

“是的,重新过一遍童年”
“还得吐出自己受到的伤害”

加入蜂窝吧,让我们和孩子、家长一起成长!

内容运营,和“蜂窝儿童大学”理念符合,对教育有深刻领悟,具备卓越文字能力的组稿和选题策划编辑来进一步提升蜂窝公众号的质量。

教育产品设计师,让蜂窝产品成为更卓越的教育产品。你需要了解市场,家长,孩子以及三者的冲突,并且能有效的调节他们之间的冲突,形成产品。

上课的兼职舰长,每周定期与一群孩子一起作战。你需要不把孩子当孩子,不把孩子当傻子。

有自己感兴趣和擅长的领域,努力追求卓越,不断精进自己,想要和蜂窝一起探索未来教育。

等你来!

工作地点:广州
薪金:面议
我的邮箱:bigzui@fengwo.cool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