娃呀,我也不容易啊

图片发自简书App

那个年代,农村女娃受教育的机会是很少的,尤其在偏远闭塞的农村。

我没读过书,不认字也不识数,但有一次在你的要求下,我一笔一划写出“中华人民共和国”几个字,你夸我写得漂亮。

嫁给你爸,我到了县城生活,别人都说我命好,成了城里人。

那时候,农业户口与非农业户口是有差别的,农村都是农业户口,在老家里是可以分到田地的,非农业户口都在县城里,可以拿到粮票买到优惠的粮食。

我到城里,依旧是农业户口,城里分不了田地给我,也享受不到非农业户口的粮票。

你们兄妹仨,老大和你随你爸成了非农业户口,老二随我是农业户口,但依然是没有田地的。三个人的口粮养五张嘴,而且有三张嘴需要足够的营养长身体。后来你爸爸托人折腾,把老二也改成了非农业户口,觉得还很有成就感,老二成了城里人,也有了粮票。

你最小,又是个丫头,喜欢粘我,我也最喜欢你。三个孩子读书,进家门的时间都不一致,所以我每次都把菜给你们分成三份,回家自己拿一份先吃,我总是悄悄给你多留一些菜一块肉,你也非常满足。

家小床少,一直都是你和我睡一起,睡觉时你总喜欢把双脚架在我两小腿肚中间,几乎每晚都要这样睡你才踏实。天热点,你睡不好,只要碰碰我,我也总能迷迷糊糊醒来给你摇蒲扇,那时没条件,我们家电灯都比别家安装得最晚,更别说你们现在有风扇有空调了,但我乐意这样照顾你。

你爸长年驻厂,逢年过节才回来吃个饭就回厂里,虽然厂到家不远,但他要坚守他的工作,很少能陪伴我们。有时周末我带你们一起到厂里玩玩住一两天,有时家里包饺子或做些好吃的,让你们带给他,你们也都听话照做了。

厂里效益不景气,再加上你爸身体不好,最后回到家里,我们一家五口算是团圆了。

你爸爸每天吃的大药丸子,咳嗽声,他时不时唉声叹气,又自说自话,他的身体状况,让你们都不轻松吧,家里似乎都笼罩在一片灰暗之下。

记得有一天夜里,他感觉很不好,药丸又没有了,我急得起身往外走去找药店,你听到动静,一下蹦起来说陪我去,于是那天夜里,我娘俩一家一家敲门问药,直到天快亮了,才叫起了一家药店的主人。总算你爸爸还好,我们都松了一口气,那晚的焦虑与着急在你以后的记忆里刻骨铭心。

我到城里,没文化也没啥手艺,就是个老实勤快,我只能找些小活补贴家用。把孩子带回家照顾,或上门照顾老人,缝麻袋,包粽子,腌竹笋,只要我能做的,我都去做。

那时你应该上初中吧,你爸爸身体不好,也顾不上你。我晚上追着月亮加快脚步赶回家,家里养的一只猫远远听到我的脚步,它就绕着绳子转圈圈“喵喵”地叫,这叫声一起,你把门也打开了,因为你也知道我回家了,看到你那双含着泪等我的眼睛,我心里很难过也很不舍。

生活的无奈,加上我的不懂,我没有照顾到你的委屈害怕,只是心疼,心里真疼,但连表达这份心疼我都不会。

我心疼你们,但我真的不懂怎样去表达和安慰你们!

家里实在艰难,你大哥初中毕业,就带着削瘦的身体去糖厂做苦力;在面临你爸爸提出二选一只能留一个人读书时,你二哥小学毕业就缀学,跟着一个师傅学手表修理;每天把你一人孤单地放在家里等我到很晚;你爸爸身体的不舒服。我都不知道要怎么做,我只能接受这一切。大家都不提,大家都不说,各自承受,家里很少有笑声。

那天中午你放学回家,看到你爸爸倒坐在厨房的地上,后来请来诊所的医生,知道他中风了。你肯定听到有人类似算命的话:如果他能挺过这一关,就能长寿。大家都带着希望,即使明白情况并不乐观。

终究你爸爸挺不过去了,你那晚按常去上晚自习,在学校突然看到狂风大作下起大雨,你也觉得不对劲,但没有多想。等你回家,你看到的情形以及大家都告诉你,他走了。

灰色的天一直在我们家里,挥之不去。

你变得越来越沉默,同学都觉得你很孤僻不喜与人亲近。

我觉得天也蹋了,今后的生活怎么办,还有三个孩子。老大老二虽然已在工作,但那么削瘦,我又给不了他们帮助,你还在读高一。

生活总得继续,硬着头皮也要往下走啊。

娃呀,我也不容易啊!


无戒365日更挑战营 第2天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