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BT 之父 Albert Ellis 離世了

(写于 2007 年 10 月)

最近得悉,著名心理學家 Albert Ellis 於七月以超過九十二歲的高齡與世長辭了。Ellis 是一個非常多產而且富有活力的心理學家,就是過了九十歲他仍繼續寫作。我自己也是在大概兩年前才認識他的「理情行為治療法 (Rational Emotive Behavioral Therapy, 簡稱 REBT )」。這個方法,對我來說是一種震撼。理由之一是因為這種方法真是非常簡單,而且有效。REBT 的方法,是一種從眼前發生的事件(event),然後捉緊當前內心的感覺(feeling)。即它非常強調引起強烈情緒的事件,並利用這些誘發事件 (activating events),來發掘我們背後所帶有的信念 (belief)。通常我們感到不開心,並不是因為外間的事件所致,而是自己內心怎樣演繹。所以「他令我很憤怒」是不對的,因為「他(或他的行為)」不可能令你憤怒,而是我們自己帶有一些信念,並用這些信念來演繹「他」的行為。最後,是「信念」令一個人憤怒。

Albert Ellis 的 REBT 方法,處理了我一些自己一直埋藏很深的「無效」信念。這些信念,當有一個共通點,就是它們都是沒有彈性、很彊化、很極端、非黑即白的,而且對挫敗的忍耐度也是很低的。REBT,對我來說,是一種與 Chris Argyris 的 action science 揉合使用的好工具,也是今天所有 coaches 都應該修練的方法。

在「整合智慧」上討論 Albert Ellis,是因為我認為這種方法,是用一種間接的手法,避過觸及個人的潛意識,而可以有效浮現並糾正「陰影 (shadows)」的方法。

的確,我在 Integral Life Practice 的小書冊上,看到 Ken Wilber 等人都推薦 「認知療法(Cognitive Therapy, 簡稱為CT)」。需要知道的是,認知療法其實與 REBT 幾乎完全是一致的(除了在手法處理上的一些差異外)。對於 ILP 推許此法,因而也大感安慰。或至少感到是一種知音。

然而更有趣的發現是,原來早在1986 年,Albert Ellis 曾經在 Journal of Counseling and Development 中,批評宗教狂熱份子有一天可能會導致核彈相對的大屠殺,這篇文章就是以 《Fanaticism That May Lead to a Nuclear Holocaust》 名命。由於這篇文章是寫於 1986 年,今天從 911 事件後回看這篇文章,便不得不認同 Ellis 的前瞻性。但這篇文章同時也有大約一半的篇幅是討論 transpersonal therapists 其實骨子裡也是與宗教狂熱份子一樣的「不科學、封閉」。在一定程度上,我是非常贊同 Ellis 的觀點,而我認識的 Ken Wilber 其實也是認同這些說法的。

但不知為何,Ken 卻在 1989 年寫了一篇回應文章《Let's Nuke the Transpersonalists: A Reply to Albert Ellis》,採取了站在 transpersonal psychologist  的角度,反擊 Ellis 的觀點。(在這裡不得不質疑 Ken,為何一篇回應文章可以相隔四年?)這篇回應文出版之後,Albert Ellis 馬上在同期中作出了他的回應《Dangers of Transpersonal Psychology: A Reply to Ken Wilber》。我在這裡上載了這數篇文章供大家公開評論。

我個人認為,從這幾篇回應中,可以看到 Albert Ellis 的言行都是較 Ken Wilber 一致的人。Ken 在其回應文中,採取了一個不太需要的極端立場,而且也確實與他一直對自己同行的批評出現不一致的情況:到底他所維護的「超個人心理學家」是他所認同的一群,還是一眾所有的同行呢?而看過 Ken 的 Grace & Grit (《恩龐與勇氣》)便會覺得他對同行的批評其實是不亞於 Ellis 的。Anyway,就當是趣味性的參考,畢竟 Ken 在90 年代初期,他也放棄了 transpersonal psychologist 的稱號,改為今天所用的 Integral theorist。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