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妙物语第一章 少年X梦境X姨妈巾

夜空被大火烧的红亮,眼前的光景让我无法接受,被钉在十字木桩上奄奄一息的少年,而我的双手却沾满鲜血,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啊啊啊···········”。

“杀猪啊一大早鬼叫”从厨房传来妈妈声音。白小芯从梦中惊叫着醒来(眼前这位刚醒来得小个少女天生有一头红发,皮肤有点偏黑的可爱系少女,通常逼着别人叫她阳光美少女,性格开朗活泼,最近的目标的到达学校美女排行榜的巅峰位置),好奇怪的梦,好多血,血!不好该不会,立马低头看下半身,我靠又侧漏了,卫生巾你对的起你的品牌吗。买这卫生巾时记得导购是这样讲的“司马光当年要是手里有他连缸都不用砸了,李靖要是手里拿的是他不是玲珑宝塔陈塘关绝对淹不了”。心想男促销员卖卫生巾真的是完全没有下线,你这卖的还是卫生巾吗,是防洪大坝才对吧。“美女你要不要来一包,有没有人说你长得好像王祖贤呢?"上一秒明明还对男促销员充满质疑,一句美女,与好像王祖贤,让小芯彻底的转变之前的看法,白小芯心想做人最重要的就是诚实和敢于表达,你觉得别人美就大胆说出来,人们对于诚实的夸奖永远都不嫌多。开心溢于言表的白小芯立马说”来两包“。白小芯接过促销员递来的两包,一看名字竟然叫大坝。

“小芯快起来去上学不然又迟到了,成绩差就是因为你老迟到”妈妈又在叫喊了。

妈妈还真会找原因,怎么不说是遗传呢。“好了知道了”白小芯不耐烦的应付到。虽然口里这么说着心想无论如何得先洗个澡才行。淋着浴看着浴室湿漉漉的自己的白小芯心中不由得想,我怎么可以这么美,就这样在便洗便搔首弄姿的白小芯硬是洗了一个小时。

“哇你又来这么晚,被罚的钱都够我交学费了,夜晚辛辛苦苦赚的钱就这么没了”同桌李昊健这么调侃到。(李昊健是那种中等身材,不说话感觉是安静没少年,开口就是个吐槽帝,性格有些小躁。

白小芯说:“你的学费是有多便宜,夜晚辛辛苦苦你妹,买化妆品了钱没了,我是因为大姨妈来了招呼了下她,才迟到的”

李昊健:“讲台上有白色粉笔可以先用着,你们家姨妈都是一大早来也是蛮拼的”

白小芯忽然故作神秘的说:“我昨晚做了一个梦我满手是血,眼前是一个被钉在十字木桩奄奄一息的少年”

李昊健:“然后你把那少年烤的吃了吗?”

白小芯:“然后人家就侧漏了”这一句听的李昊健满脸黑线

白小芯:“你不觉得这梦很奇怪吗,也许是预示着什么。”

李昊健:“预示你今早那血色的诱惑。”

小芯问:“李昊健(你好贱),等一下第一节上什么课”

李昊健:“第一节课已经上过了,不要叫我全名也不要叫我昊健,叫我昊,就好了。”

“我没有喊你名字我只是在说你好贱哦,既然你都要求那好吧,日天”白小芯灵机一动大笑着回到

李昊健:“艹,等下就喷你满脸”

白小芯心中咯噔一下莫非等下就是唾沫横飞的数学课。都怪该死的李昊健运气背抽签抽到中间这组第一排。(他们班座位是采取抽签制,同桌之间做第几组第几排是采取一个星期一抽有二人其中一人来抽,全班随机大换位是采取一月一抽,他们老师是抽奖狂热爱好者,只要有抽奖的事情一般都尽可能都参与,中过老干妈,杜蕾斯,打气筒,热水瓶塞,最扯的就是抽中10元的玛莎拉蒂优惠券,这尼玛优惠的个什么鬼)

duang duang duang   duangduang窗外传来敲铃老汉(60多岁头顶形成天然的地中海地貌,热情爱吹牛逼)三下又两下惯用节奏。班上的同学大多都会不自觉地轻握着拳头,跟着熟悉洗脑的节奏,在天空律动着。

数学老师有在讲台开始讲起了课,讲到激动处挥舞着双手,唾沫在阳光的照射下飞舞着,仿佛化身成为大剧院聚光灯下的演奏家。坐在第一排中间的四位,李昊健,白小芯,张晨(暖男外表,个子高高的),周文(喜爱穿黑色的哥特系萝莉)这四个人在互相比较着谁桌上的泡泡大,仿佛谁得到了最大的泡泡就更厉害一些。

张晨:“又洗了道脸”

周文:“真是头也给我洗了”

李昊健:“真是化妆杀手”

白小芯:“老师真坏把人家都弄湿了

摸着自己湿漉漉头发周文说:“我们去天台吹吹风把,现在这样子我完全没办法专心上课”

白小芯口里碎碎的说着:"搞得你专心上课就听的懂似得"张晨和李昊健立马赞成个这个意见,就这样一行四人向天台走去。这时只见教导主任冲天台气冲冲的走下来,走上天台就看到侧对着他们抽着烟的年轻女子乌黑的头发在风中轻轻飞舞衬托她那洁白的皮肤和那清冷的气质显得格外动人,四人走进,女子转过头来,原来是新来得化学老师。

“老师也抽烟啊”张晨笑着说道,周文:“不然呢,老师抽的是元素周期表不成”

“老师我阿,抽的是烟吐得却都是寂寞,你们几个怎么都湿漉漉的” 王凌意外风趣的说着。

“刚接受完知识的洗礼” 李昊健一本正经的说着。

白小芯接话到:“我现在真想回家再好好洗一洗”

王文瞄了白小芯一眼幽幽说到:“真当自己是妇炎洁洗洗更健康啊”

白小芯:“女人就要对自己好一点,那像姐姐只怕跳进黄河都洗不清,所以便不洗澡了”

王文回了个白眼想我明明比她小一天既然叫我姐姐,难道是因为我日期比她大,还有尼玛黄河的说那么脏你见谁跳进去洗干净了的。,

老师抽出2根烟分别递给了张晨和李昊健,张晨对老师这个举动有点意外嫩了一下便爽快的接过了烟,但是李昊健根本不会抽烟,他这时心想要是说不会就太逊了,便也接过了烟。

王文和白小芯异口同声的问道:“为什么不给我”当他们意识这一点,辩护看了对方一眼各自心想为什么学我,然后双双傲娇的扭过头。

王凌说:“女孩子最好不要抽烟会越来越像男人的”

四人纷纷看向老师的嘴角,然后貌似懂了什么的点点头,接着又一起把视线扫向胸部,不由得一起“嗯”了一声

王凌已经被眼前的四个人举动搞得有点恼火说“你们,嗯个屁啊”

张晨已经娴熟的开始抽起烟,李昊健却在逗逼的尝试着吐着烟圈,但是完全没有成功的迹象。

白小芯诧异的看着眼前喷烟的李昊健说:“你是要喷火吗”

李昊健说:“我在学烟囱你没看出来吗?”然后转头问张晨会不会吐烟圈

张晨说很简单,便看是吐出一个又一个烟圈,结尾便帅气的吐了一口烟穿过烟圈,便得意的看向李昊健指望他夸奖自己,而看了这一段表演李昊健说:“你是在模仿缺氧的金鱼吗”张晨激动的说道:“你才缺氧,还不快夸奖我”李昊健应付式拍拍了两下手,便转头问王文你也会把,王文说:“你怎么会觉得我会“李昊健看一眼王文的胸然后在看了想王文。王文被起的咬牙切齿。一旁的白小芯高兴的哈哈的大笑,李昊健便有望小芯的胸,意识到这一点的白小芯立刻用力的挺起自己的胸部,李昊健说道:”小芯也是老烟枪把“白小芯随机翻了个白眼嘴里“啧“声。看到眼前这一幕的化学老师王凌也被逗乐了,说:”你们真有意思“

Duangduang duangduangduang天空中又传来熟悉的节奏声。

王凌说了句去上课便走掉了。她们四人对视了一眼意识到下节课依然是数学课便不打算回教室上了。这是这边数学老师看到第一排四个位置是空的便贴心的叫最后一排的四位同学来前面坐着以便他们能更好畅游在数学的海洋里接受知识的洗礼。被叫到同学表情如同得知帮别人买的彩票中了大奖的感觉。

Duangduang duangduangduang

就这样一天又在duangduang声中结束了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