樊四先生的一天

坤元123年,“幻星联合国委员会”修改《联合国宪法》,宪法规定“一夫一妻、一夫多妻、一妻多夫均合法”,“宪法认可土地私有的合法性,保护公民私有财产神圣不可侵犯。”

早上六点,床头的闹钟就响了。

一只指节分明有力的手平息了闹钟的嚣张,与此同时,整面墨蓝色玻璃墙光影变幻,刹那间一幅云海朝阳占满整个墙面。

李星河干净利落的起身下床,把自己收拾好,对着镜子露齿一笑,颇为满意。

然后回到房间,准备伺候大小姐起床。

李星河深知大小姐有起床气,先活动了一下脖颈和手脚。枕头被子什么的打人虽然不痛,但被子里夹杂的拖鞋台灯书本各种不明物体难以防备。

因为女王今天和朋友有约,不用陪她做什么。殷勤小意的服侍女王洗漱打扮用完早餐出门去,李星河自己的一天才算开始了。

李星河的行程满满的。他每天也是朝九晚四的上班,不过上的是文学班、艺术班、美容班和健身班。

上午九点到十点学习塞纳国文学史和文学鉴赏,十点半到十一点半学习绘画和书法,下午两点到三点是美容保健时间,三点到四点健身房练习力量和塑形。

其余时间就是休闲放松或者陪女王逛街吃饭。

日复一日,雷打不动。看似光鲜,实属无奈。

下午三点,李星河准时踏进“多瑞男神”的大门。大堂经理非常殷勤热情:“樊四先生,您来啦?还是做昨天的项目吗?”

“可以,给我加一个腰椎护理。苏三先生到了吗?”

“已经到了,在房间等着您呢。”

李星河走进早就准备好的房间,躺在苏三先生旁边的床上,深深的叹了一口气。

每天只有这个时候,他才觉得自己是一个独立的男人,不是谁的“樊四先生”,不必紧绷着神经去伺候谁,不用去学习那些为了取悦别人的知识和技能,而是彻底的放松自己的身体,放空自己的思绪。

“你怎么每次都要叹气?”苏三其实就是随口一问。

“太累了呗,还能怎么着?”

“你就知足吧。你们樊大小姐一共就六位先生,对你还是不错的。我呢,我们家那个已经十一位先生了,我都已经快一个月没见到她人了”。

“那你离婚呀!你们苏小姐向来大方,随便分你点财产,也够你吃喝不愁了。”李星河调侃道。

“我已经过惯了这种日子,分到的钱能维持我现在的生活吗?我又没有工作技能,在外面能不能养活自己都难说。”苏三先生叹气,“岁月不饶人啊!要是能让她生个属于我的孩子就好了。”

这句话也说到了李星河的心坎里。如果樊大小姐能生个属于自己的孩子,这个孩子就有继承权,自己也不用担心被抛弃、晚景凄惨了。

一下子,两个人都沉默起来。

幻星是一颗直径两万公里的行星,目前总人口十六亿,是真正的地广人稀。

科技高度发达,文化足够进步,整个星球变成了“村子”,从星球的这一端到另一端,驾驶飞船不过几个小时而已。

但所有的文明和便利,都是对有钱人而言的。

这“有钱人”,是掌握了星球90%的财富和资源的少数人。

当所有资源只倾倒于小部分人,低阶层的、贫穷的人越来越难依靠努力突破人生壁垒,踏上更高层次的生活。

幸好,有钱人满足了物质欲望后,还有别的需求。比如情色,比如更优秀的后代。

一些聪明貌美的女人,或者智慧英俊的男人,抓住一切机会凭着“爱情”“婚姻”上位。

有钱的男人可以娶很多个女人,有钱的女人可以“嫁”给很多个男人。

在这种社会大环境下,整容、美容、健身和各种培训班繁荣起来。仅仅靠着三分天生姿色已不能吸引有钱人,还要有内在。就算抱上了大腿也不敢丝毫放松,因为时刻都有更年轻、更聪明、更有内涵的人等着取代你的位置。

能骗得对方和自己结婚就最好,不能结婚有个名分的,宁愿当情人。

不管怎么样,都比原先的日子强。

李星河和“苏三先生”就是这样的人,是有钱女人多个丈夫中的一个,是附属品。他们在外面没有自己的名字,只被冠以妻子的姓和排行。

李星河是樊清梦的第四位丈夫,樊清梦是樊氏集团的大小姐。樊大小姐用她的精明能干征服了掌权人,又用阴谋手段排挤了三十六个兄弟姐妹,成为樊氏集团第一顺位继承人。

李星河已经三十岁了,樊大小姐才二十六岁。如果不能让樊大小姐看中自己的精子,给自己留下一个后代,那他的好日子没有几年了。毕竟他不像樊大先生那样,能帮助大小姐打理生意上的事情,而且他们已经有了一个孩子,地位稳固。

想到孩子,李星河不由的又想到上次验精。

为了保证下一代的天赋就高人一等,樊大小姐每三个月会检测六位丈夫的精子质量。质量达标的精子和卵子融合后,在胚胎时期就进行基因筛查和模拟画像。模拟画像是一项非常先进的技术,能根据DNA序列预测这个胚胎成人后的长相、智商以及性格。画像优秀的,会经优秀的子宫代孕,十个月后来到这个世界;画像不优秀的,只能被淘汰。

随着更多的人采用先进的技术挑选后代,所谓“优秀”的标准也越来越高。

上次为了准备验精,李星河积极调整作息和饮食,注意锻炼,连塑造内涵的艺术课都卯足了劲。结果就在采精的前一周,被范小六在在水中下了兴奋剂,功亏一篑。

年龄越大,精子越差,李星河深知自己的时间不多了。

希望这次,能得偿所愿。

如果一直不能有个孩子。。。不会的,李星河不敢再想下去。

今天樊大小姐又挑了李星河的床。大概是她最近比较累,而年纪大些的男人总是比较体贴、窝心。

缠绵过后,李星河鼓起勇气,对樊清梦说想要一个自己的孩子。

“再过几天不就是验精了吗?只要通过检测,你会有自己的孩子的。”樊清梦心情好,还安慰了一句。

“如果检测还是通不过呢?”李星河尽量让声音嗲一些、醉人一些,为了下半辈子,拼了。

“如果质量检测通不过,有什么资格成为我的孩子?星河,你一向是最懂事的,不要给我添麻烦,OK?”

“清梦,你真的爱我吗?”做戏就要做全套。

“如果不爱你,干嘛跟你结婚?把你当情人养不就行了。”

“可是。。。”李星河的话被冷冷的声音打断了。

“我的耐心是有限的。也许你需要冷静一下了。”樊清梦翻身下床,离开了房间。

这一冷静,就是半个月不见樊大小姐的面。李星河知道这是失宠了。

半个月后,采精如期而至。

检测还需要三天,到底结果如何呢?

写在最后的说明:

开了一个脑洞,想象了一下如果女人可以娶很多个男人,会怎么样?

其实这些并不遥远,现在很多人鼓吹“女权”。如果真的男女平等了,这些未必不可能发生。

至于男女角的名字,来源于我有一次发文后面的诗——

“醉后不知天在水,满船清梦压星河”


图片发自简书App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