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开西海岸,开始新旅程-我的新西兰打工旅行日记第八章 身已动,心已远(1)

我们走啊走啊走,想把那万水千山走遍……

2013年3月9日 今天我不住在Aurora,因为我要和严子一起去Nelson评分最高的BBH——The Bug客栈,我们两人住的地方离太远也不太方便。

到了Nelson和严子见面后,我们去了The Warehouse超市买东西。我主要是为了买个新手机好方便联系朋友。没想到在Warehouse能买到19块的手机,而且简单实用。

回到Nelson市区,我们又去了Nelson Camera(尼尔森相机店)问我的相机是否能修好。因为Jaimee之前告诉我,把相机和手机放在米粒中能让相机手机干得快些,没想到相机的电池盒里一粒米卡在了里边取不出来了。相机店的工作人员忙了半天还是没有取出来,他们说可能只能再买一个相机了。

我看了看店里的相机,发现原来比国内的价格还便宜,就买了一个新的。和老板聊天时,老板听说我来自中国,还兴致勃勃地跟我说“I’m a horse。”(我是马年生的)我告诉他我是属蛇,当问到严子时,严子说不知道,这让老板非常诧异。严子不知道自己的生肖实在让我有点诧异,连我都替他羞愧了。一个外国人对生肖都如此了解,严子,你真的要补课了!

买完东西,我们回旅店休息了一下,我就打算出发去泰国快餐店工作。当时严子还在休息,他得知我要去泰国快餐店之后,说要送我去,因为走过去还有一段路。

晚上的工作不是特别忙,空了的时候我就帮忙切切洋葱。在Vut面前我常常没大没小,小小的厨房里就一张凳子,我就会问Vut我能不能坐,Vut也不生气,笑眯眯地把凳子给我坐。和从前一样,Vut还是给我留了很多吃的东西,还给了我很多很多水果,说是在旅行时可以吃,我真的超级感动,要是真的能做什么可以报答Vut,我愿意竭尽全力!

Vincent问Vut今天的工资怎么给,因为今晚的工作是临时性的,一般合法工资是要通过银行转账的,Vut的决定着实把我吓了一跳。他打算不扣税,直接给我现金!我看着Vincent拿着计算器在我面前算账,心里想着:Vut真的是我打工旅行生涯中最慷慨善良的老板!最后,我拿着二十多块薪水和一大袋食物回了家,一路上心绪难平。当一个人在外时,对这些无私的帮助往往会有更多的感慨,希望好人有好报吧,我也希望自己能把这一份爱传递下去。

2013年3月10日 今天早上,厨房里有免费的面包(morning bread),还不错。The bug青旅有一个小院子,还有吊床,坐在上面好不惬意。不过除了这些,我倒觉得和Aurora也没差多少,还是住在Aurora更让我有家的感觉。

出发去Blenheim之前,我又去相机店买了一个相机壳。昨天买新相机时,老板说给我相机壳特价,当时没有想买,今天早上又改主意了,后来发现原来相机壳可是很有用的呢!
在去Blenheim之前,我联系了原来的沙发客Angie,因为我记得她的一个朋友是开旅店的。可是我和严子到了那个旅店后大失所望,房子特别破,而且卫生条件不好。我还能勉强接受,只是严子觉得我找错了地方,因为当时Angie也在场,我也不好说什么.旅店老板人还是很热情的,还给了我们大房间,给我和严子住着,有卫生间还有冰箱,还算方便。一晚上只有15块,算了,既来之则安之吧!我见院子里有木柴,就问旅店老板他会不会劈柴,他说会,还教我怎么劈。就这样,我完成了海子诗里的一件事——劈柴。诗的原句,我想大家都知道:

从明天起,做一个幸福的人
喂马,劈柴,周游世界。
从明天起,关心粮食和蔬菜……

我认为前面的服务业工作,已经让我“关心粮食和蔬菜”了,这次又完成一项“劈柴”,很有成就感。其实,一开始并没有这样要完成某项任务的计划,只是做厨房帮工时,有一天突然想到,我现在不就是在“关心粮食和蔬菜”了吗?我每天不也是自己烧东西给自己吃吗?就这样,完成“面朝大海,春暖花开”里的“幸福任务”就成了我的一个小小心愿。
因为我好久都没有跟Angie见面了,晚上我就又到她家参观了。再次见到了她的14岁的小女儿Brie。说是14岁,可是人长得已经比我高了,看起来很成熟。

我记得第一次住Angie家时,我和Brie去了附近的公园,还在公园里录了流水的声音,那流水声后来成了我的手机闹铃声。还记得与Angie的爸爸妈妈、哥哥嫂子一起吃自助餐,Angie的爸爸不断问我“Do you like New Zealand?”一切都还历历在目,时光真是如流水啊,唯有文字能记录下这些点点滴滴,以另一种形式在生命之碑上雕刻些痕迹。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