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喻黄】你愿意跟我走吗?

架空向。

巫师喻Ⅹ剑圣天

小镇上来了一位不速之客,一位温和儒雅的巫师,他能读懂人的心理,被镇上的人传得神乎其技,更加奇怪的是他来了便连续下了一个月的绵绵细雨。

剑圣黄少天听闻有这样一个神奇的人便欣然起行前往小镇。

耀眼的金发穿梭于人群泱泱中,英姿飒爽的身影被当地人所仰慕,剑圣的光芒如太阳般照耀他们。

今天这个小镇罕见地出现了晴天。

坐在餐厅的巫师面前出现了白花花的一盘鸡。这只鸡的骨头还有一些红,并未全熟。

有人说,这是巫师的巫术,需要吃鸡,而且还是半生半熟带点血的鸡才能储存灵力。也有人打破了传言,因为这种鸡的做法在南方已有。

巫师也和多嘴一句的厨师讲过,他吃鸡追求的是肉的鲜美。厨师半信半疑,他夹了一块鸡胸肉,虽然鲜美,但是淡而无味。巫师又告诉他需要陪蒜蓉。厨师问这道菜叫什么名字。

巫师说:"白切鸡,家乡菜之一。"

厨师饶有兴趣地打听道:"大人,你的家乡在哪?"

"南边。"简单二字就把厨师打发走了。

之前屋檐外连绵不断的雨却在悄无声息地停了。紫藤上悬挂着饱满的水珠,一滴滴往下跳,跳进敞开怀抱的水池。

巫师今天不用预言也知道有大人物要来了。他打算在这里静候佳音。深邃的蓝宝石盯着面前的白切鸡看得入神。

一个年轻又有活力的声音传入他的耳畔,"文州,你在读这只白切鸡的心声吗?还是他的前世今生?"

喻文州的眼眸恍然回神,定眼看着剑圣那副笑嘻嘻的样子。"少天,你来啦!"

"你又用了预知术这不会对你的灵力造成影响吗?"黄少天知道预知术是巫术中的禁术,一旦用了灵力便会消耗殆尽。

喻文州看着外面的太阳笑了笑:"这种事情不用预知也能知道你来了。你来了是证明……"

"喻文州,你又对我用了读心术。"黄少天这次简洁明了的话语说明他生气了。

喻文州把一只鸡腿夹到他碗里:"没有哦。我发过誓不会再对你用读心术。"

读心术是一种让喻文州感到恨意的巫术。在官场上他读到了勾心斗角,阿谀奉承,还读到皇帝居然对他们起了杀意。他唯有悄无声息地离开,再把黄少天引过来。

但是,黄少天这种重情重义的人怎会放弃皇帝对他的提拔,再加上皇恩浩荡。

喻文州不在的这几天让黄少天无所事事,浑浑噩噩。就连王城的天气也不尽人意,明明已经到了雨季,但这个一个月内也没下多少雨。

这异样天气让黄少天想起了他们的师傅魏琛说他们的关系——互补关系。

喻文州所到之处便会下起连绵小雨,黄少天所到之地便会晴空万里。他们各自待在那个地方,时间依旧便会殃及百姓。

魏琛发现这个秘密后,便嘱咐他们不能各自分开超过一个月之久。

自从之后,王国便风调雨顺。喻文州随着魏琛学习巫术,成了王国大祭司,黄少天则自习剑术成了王国的剑圣。

"少天,你的心思不用我读心术我也会明白,只要我们一起远走高飞,便是对陛下的报恩。"

碗里的鸡腿已经变成了一根骨头,他来之前已经想了很久,也想清楚了,只是他想把这个意思自己告诉喻文州,而不是被喻文州读出来。

"只要和文州在一起,走到哪都行!"

与其一人空守一个王国,不如和心爱的人远走高飞。

有人点梗吗?我真的很有空。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