宫侠奇缘 第2章 行刺

图片发自简书App

目录

第二章:行刺

晖宁殿外,一条长如巨蟒的红毯从晖宁殿大门到寝殿门口铺展开来,两侧全是低头跪拜着的身着浅蓝色服饰的侍婢,个个额头与地面仅有咫尺相隔,两侧掌心紧紧贴着地面,寂静又庄重的气氛全然凝聚在晖宁殿上空,静静的等待着这个寝殿内的新主人。

梅月随着三六一步一步踏入自己的寝殿,心却提到了嗓子眼,她不只一次怀疑这是自己男友沈浩然搞的恶作剧,又或者是自己趴在桌子上劳累过度,或者更文卡壳积郁成疾出现的幻觉,总之不肯相信是自己直接穿越到了一个自己笔下根本不存在的钺朝。

“参见月升公主!公主千岁千岁千千岁!”

从地毯两侧异口同声发出的参拜声全然将已经灵魂出窍的梅月硬生生的拉了回来,她驻足在大门口良久都不敢踏入一步,因为院内张灯结彩富丽堂皇,跪拜着的两排宫女身后稀稀疏疏种有艳色梅花,有的含苞待放有的开的正艳,婀娜多姿,花瓣上还时不时滴落下清色可人的寒露,像是为梅月特意带来的几分微寒。

从小梅月就喜欢梅花,许是天意如此,自己姓氏竟然也姓梅,如此她越发喜欢寒风傲骨芳香四溢的红梅。

一时间,她竟忘记将跪拜着不敢抬头的两侧宫女平身,便踏着红毯向殿内走去。

三六踩着小碎步紧随其后,并示意两侧宫女自行退去。她从小与梅月长大,甚是了解自家的主子,也许是从小生活在宫外的原因,公主一时间不习惯皇宫中的礼数也尚可理解。但自从公主回到皇宫,就仿佛变了一个人,行为举止怪异,性情也与之前大相庭径,另三六很是诧异。

梅月大步跨进寝殿仔细端详,虽是青天白日,但殿内卧有白凤的烛柄上微微跳跃的火焰,被半掩着的雕花长窗迤逦而入的微风控制着它的旋律,挂在床边的大红色透明幔帐也跟着微风来回飘动,被遮住的床仿佛一个飘飘欲仙而羞涩的女子,“犹抱琵琶半遮面”似的倾诉自己的千肠百结。

“陛下为庆贺公主回来,特意大赦天下,并设宴三日群宴文武百官,三日后才能觐见刘贵妃,”三六说道这里快速斜乜了一眼梅月,“君子报仇十年不晚,我们来日方长。”

听完三六一席话,梅月似懂非懂的点点头,什么报仇不报仇的暂且搁置在一旁,当即要做的事情,是为她这个近身侍婢改名字,什么三六,难听死了。

“我说,你这名字谁跟你起的?”梅月一个漂亮的转身,霸气下榻在被幔帐围起的圆床上。

“回公主的话,身体发肤受之父母,奴婢自小命苦,家中被奸人所害,但奴婢万幸,遇见公主,才得以苟且活命,公主自小就唤奴婢三六,故而奴婢猜想,定是公主亲自为奴婢所拟。”

三六面不改色像背文章一样一气呵成,反而将梅月讲的失了耐心。

“你们古代人说话都这么文邹邹的吗?”梅月将一只手支撑着腮帮,透过红色幔帐与三六对话。

没想到三六“扑通”一声膝盖着地,“奴婢愚昧,不知公主所言何物。”

梅月起身摆摆手从床上跳了下来,“算了算了,我给你改个名吧!”

三六将放在腰间右侧紧握的双手扶在地上,静静的等待着公主的金口玉言。

“不如你就叫解意吧,'逆风如解意,容易莫摧残',我最喜爱红梅,你又如此甚得我心,愿你能像红梅一样莫被摧残。”

“多谢公主,能得公主挂念,解意不慎感激!”

梅月将解意搀扶起身,还不忘叮嘱她不要如此客气,既然一起长大,那就应该亲如姐妹,没有外人的时候直接叫她月儿即可。

“公主,解意带您赶往长宁宫赴宴吧。”

“赴宴?赴什么宴?”

“您忘了陛下大赦天下了?不仅如此,陛下还设宴群请百官,为公主您接风洗尘啊!”

原来如此。

不过梅月毕竟来自现代,还是一直想着回现代,所以对什么宫宴并不感兴趣。

等等,什么宫?长宁宫?群宴百官,这跟她写的小说里故事情节简直不谋而合,而且自己来的朝代也是自己小说里瞎写的,历史上根本不存在的朝代,莫非,自己是顺着小说里的情节发展慢慢走的?

梅月满腹狐疑,是否如此,今晚不就知道了?

梅月与解意一同来到了宴会上。金碧辉煌的宫殿里,与她一同坐在幔帐后面的,还有平轻公主、云屏郡主、太子梅远钟和四皇子梅远彻,还有最重要的,也是梅月小说里的男一号,慕容府邸大公子慕容睿谦。

她笔下的慕容睿谦,可是明眸皓齿风度翩翩,文武双全琴棋书画皆精通的美男子。不过透过幔帐今日得见,果然“名不虚传”,虽然距离太远看不清他的脸,但光看着端坐着的身形就知道他器宇不凡。

如果她穿越过来成了她小说中的女一号,那今晚肯定会来一大帮刺客行刺皇上,而自己则被慕容睿谦所救,最后自然是她与慕容睿谦情投意合私定终身,却抵不过要远嫁和亲的宿命…当然,结局还是好的,不过她还没写完,谁知道后来会怎样,所以她脑袋中想的“结局要完美”只不过自己臆想罢了,她还没想好,要让月升公主和慕容睿谦怎样力挽狂澜比翼双飞,不过她相信,这是迟早的事情。

所以,就等那个刺客出现了。

她相信她就会与慕容睿谦“顺理成章”并且“水到渠成”的将自己交给慕容睿谦,想到这里,梅月不禁傻笑起来。

显然“项庄舞剑意在沛公”的梅月一举一动全被平轻公主看在眼里,对了,她笔下的平轻公主可不是什么好人,幸亏自己机智,把平轻公主写到二十四岁就“写死了”,否则在深宫中斗智斗勇,她坚信自己是活不了多久的。

宴会大厅有宫女敲打着丝竹管弦助兴为乐,中央还有白衣女子翩翩起舞,轻柔且富有韵味的音乐穿过透明黄色幔帐穿入梅月耳中,这样古典金贵的生活,歌舞升平,不正是她笔下帝王将相的日常生活吗?

梅月深深的陶醉在雕栏玉砌的皇宫中,朱颜在握,竟然萌生了“芙蓉帐暖度春宵”的惬意。

此时闭着眼睛正在悠哉悠哉的听着音乐的梅月,和正在与皇上酒酣耳热的文武大臣,自然是不知一行黑衣刺客已像藤蔓一样悄悄的爬上了长宁宫的房顶,他们的一举一动,都被宫殿上方一片片被揭开的瓦片后面的眼睛尽收眼底。

随着“啊”一声的惨叫,音乐声戛然而止,梅月睁开眼睛,却看到了身旁的宦官已经倒在了血泊中,胸口中箭而亡。宫殿内骤然喧哗,宫女宦官争相逃命,文武大臣惊慌失措,唯有站在最中央的皇帝镇定自若,太子大喊“护驾”,便有一行穿着盔甲的禁军刀剑出鞘冲进了长宁宫,数百名黑衣人从屋顶窜落下来与禁军展开厮杀,而皇帝与太子等人已在宦官的簇拥下躲进了内殿,只有梅月傻傻站在大殿中央,看着自己未来的真命天子慕容睿谦与一行黑衣人打斗,全然听不到解意大喊大叫她的声音。

“皇宫中竟然胆敢行刺!要捉活口!”

四皇子逃命之际还不忘给慕容睿谦下达命令。

一名黑衣人看到站在大殿中央的梅月,随即起了歹意。伸起长剑便朝着梅月白皙的喉咙刺去。

没错,就是这个时候,慕容睿谦该英雄救美了!

梅月自然而然的闭上眼睛,等待着慕容睿谦前来救命,没成想却在喉咙触碰到冰凉剑尖的那一刻,梅月却听到了一个磁性而干练的声音,“我们只杀皇帝,妇孺莫欺!”

梅月睁眼,便看到了一位高大威猛的黑衣人用手指夹着快要刺进自己喉咙的剑身,而手握长剑的,则是另一名怒目冲冠身着黑色紧身衣的刺客。

下一章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目录:目录 第五章:追兵 但梅月刚打开破门跨出茅屋,就看到了正朝自己飞来的一支毒箭。 梅月来不及躲闪,僵在原地无所...
    蒲苇花阅读 143评论 5 14
  • 目录 只见慕容睿谦双手合并举过一侧鬓前拍了几下,百姚便带着梅月和云屏出现在了冷风玥眼前。 四周空气突然凝聚在冷风玥...
    蒲苇花阅读 257评论 3 11
  • 目录 第六章:政变 “你们和慕容睿谦为什么是血债血偿啊?” 看着梅月长长的睫毛随着水灵灵的大眼睛一眨一眨的上下跳动...
    蒲苇花阅读 179评论 0 11
  • 目录 第三章:劫持 梅月睁眼,便看到了一位高大威猛,眉毛宽厚的黑衣人用手指夹着快要刺进自己喉咙的剑身,而手握长剑的...
    蒲苇花阅读 200评论 11 11
  • 现在有许多行业都是比较赚钱,但是就是知道的人比较少,这次给大家说的就是其中的一种,电商无货源,这个电商的范围比较大...
    Yison1120阅读 5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