柔顺之心

image.png

涛兄家在柳埠,据说在家里可以遥望泰山,其家有泉水曰神泉。办公室有绿植因着神泉水起死回生,且越发丰茂,用神泉水滋养的绿萝也与其他绿萝迥然不同,绿得发亮,亮得可以照人。

因着神泉水,岁月对涛兄也奈何不了,涛兄是人好心善。本来说水,说着就远了。

image.png

我打小是喝着唐冶的水长大,虽然这水来自百米深的地下,但水垢极多,到现在我还记得家里水壶中厚厚的水垢。到董家工作十几年,董家的水浅,泥沙俱下,净水器用不久就遭殃了。

顺手在涛兄的办公室提回一小桶神泉水,烧开泡茶,我发现水竟然也有刚柔之分。

神泉水入口,颇为柔和,不可言传。

泡一杯绿茶,这干枯的茶叶竟然在神泉水中活了、醒了。它们似乎又回到在山岗上、茶树上,招摇卖弄自己的绿。

水竟然是有味道的。

我跟涛兄说:“有山野的味道。”

一壶水,一撮茶,满眼山野春光。

这水,柔,有味道。

怪不得陆羽在《茶经》中将煮茶用的水分为三等:“其水,用山水上、江水中、井水下。”

这山上的神泉水,果然不一般。

image.png

涛兄的餐桌上春有香椿芽、花椒叶,夏有山杏、樱桃,秋有山楂、板栗,冬有豆腐、白菜。

食的是人间烟火,住的是人间仙境。涛兄家门口随手一拍,照片就能做电脑桌面。

在我看来,一颗柔顺之心是要诀。

道元在中国学了几年禅后回到日本时,有人问起了他在中国所学。他回答道:“我只学到了柔顺之心。”

的确如此,人有“柔顺之心”,万物皆“柔顺”。

偶有怨怒,原来是心仍不够“柔顺”。

文殊菩萨右手持剑,左手持经文,不过他的圣剑不是用来杀害生命的,而是为了将我们自身的烦恼杀灭。

给自己一把剑,柔顺自己的心。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