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南回家随感(窦小翠)

2020年5月24日    周日  阴雨 西宁

        湟河水缓缓流淌,蒙蒙细雨不偏不倚滴落于满河满床。没有泛起层层涟漪,只有细碎的水花微弱绽放。沿河而建的楼宇房舍被郁郁葱葱的公园树林点缀得灵动秀丽。伫立高层窗前,俯阚人间景象,雨帘黄水白墙红桥绿叶,车流步道人伞,呼啸而过的军用火车,构成了一幅五彩缤纷生机盎然活泼温馨的社会生活动态图。没有雨天的阴沉愁怅,唯只一种生命的悸动在体内上下翻滚左冲右突喧嚣沸腾。

        图南要回家了。

        图南,女儿的新生幼婴儿。疫情期间,母婴无大碍者,一律次日出院。上午刚经历着女儿分娩前阵痛的焦虑煎熬,下午即春风化雨扬柳拂面。一个新生命的到来对家庭意味着什么是不言而喻的。

        眼下任务是扫家。目之所视,力之所及,手触之地皆尘埃尽去,纤丝不染。两个小时过后坐下来洗地垫,数盆黑水退去,方明白此处是女儿生产前为我们来宁居住的临时租所。老伴见我累得忙中有乐,略带讽刺的口吻说:“窦,悠着点,咱是来帮忙的,不要帮了倒忙。”言外之意提醒我,别让血压升高了。我哪里顾得上后果,劲从脚底生,兴由心头起。手不停息,脑飞速搜索。想到当下全心全意,心无旁骛照顾女儿的境况,不由得思绪回到了两个月前老父亲生前的最后时光。

        父亲,无病无灾,油尽灯枯,寿终正寝八十有七。没有求医问药的辛苦,没有分文医药费的负担,没有肢体疼痛,身心斯裂的呼喊。最常说的一句话是:我哪里也不去看,你爷爷奶奶都活到七十八岁,我又多活了十年,知足了。能吃饭,但不想吃。饭到顿头只吃两嘴,推碗闭口。靠豆奶粉维持了四个月之久。疫情期间,全民停摆,哥嫂精心服侍。三月六日,晋城解封,我们姐妹仨以百米冲刺的速度奔向浪井。父亲已形削骨立,高高的额头衬托得眼睛更深更沉。可喜得是父亲头脑依然清晰,思维敏捷。每天坚持晒太阳溜弯,前一天自己去村东头理了发。看着眼前痩骨嶙峋的父亲真不敢相信这是真的。三月二十日,我正式返住娘家,全天候陪护垂垂老矣的父亲。目睹了生命渐逝的详细过程。米粒不进,仅靠白开水维持了十二天。临终前两天,言语异常兴奋,双目炯炯有神,不断说有闺女真好。让人难以想象的是自己独立穿衣下地站立,准备出去时被姐姐发现。生命的坚韧与玩强在父亲身上竟相照耀。每次问父亲难受不难受,都说,不难受,你出去吧,关了灯,我休息一会。

    如今,父亲仙逝已一个月了。我时常感到身单影孤,仿佛身后那道为我遮风避雨的防护墙消失了。我在茫茫的人世间,失去了依托,迷离了方向。每每夜半醒来都是父亲生前的各种剪影。我渐渐到"根"的力量。它在,我浑然不觉。它去仿佛地动山摇。此时我像无根之浮萍,断线之风筝。血脉之躯的源头啊,你竟离我而去,消失于茫茫宇宙之中。

      父亲疼我,慈祥闭目,怕我分身劳役。

      女儿懂我,吐丝发芽,躯我思亲寂寞。

        眼下新生命的出现,为我飘移的生命加护了一份斜拉力,引领着我向朝阳处驱动。我将成为儿孙远行千里的根基底座,是她们乡愁发酵的情感源泉,是她们浪迹天涯的精神依托,是她们砥砺前行的身后屏障。

        庚子年,于国家是众志成城抗击疫情的决胜年;于人类是新冠漫延,肆虐来袭的危难时;于我家是痛失至亲,独自前行的茫然期。幸运的是,苍天有眼,机缘巧合地为我打开窗户,送来曙光,我在爱的氤氲中,无暇徘徊全身心地迎接未来。

        送往迎来四月一,人生使命不停息。幼婴无感根先知,千载岁月情悠悠。白驹过隙叹命短,喜迎后生翻新篇。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当一个新生命,在那个寒夜,来到人世间,我的心,像涨满潮的海,温柔的波浪,前呼后拥。 为年轻母亲,面对指标异常,大夫...
    花雨凤飞阅读 226评论 6 9
  • ——卓夫文暄 窗外的黄花风铃木,落尽了黄叶,显得劲瘦 想着,真有风一样男子,掠走了花容和美颜 年龄递增,时光也把人...
    卓夫文暄阅读 135评论 0 12
  • 感恩过往,展望未来 流年光影,匆匆如梦 转眼一年过去,新的一年来临 翻开岁月的扉页 我们的每一行字迹 都...
    晓英写事阅读 869评论 11 46
  • 年末,回眸2020,深切感到,真不容易。 一场突发事件的考验,还远远没有结束,自然时段,已然即将翻篇。 那些惊心动...
    花雨凤飞阅读 272评论 7 12
  • 记忆如昨,谁心似我 迢迢干里,情无人诉 阴阳永隔,思念如河 此生无措,来生如何? 总在无人时伤神无奈 也在午夜泪滚...
    双奕桃花阅读 313评论 5 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