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槐香深处,与自己相遇

图片发自简书App


五一假期前,从森林公园门口路过。

十几年没来这里了,不知道变成什么样了?想进去看看。

问了一下,收三元停车费,不要门票。

刚入门口,浓烈、香甜的槐花味儿就扑鼻而来。仿佛有十里槐乡等你畅游,心情就格外喜悦起来。

槐花在我的印象当中,是野女子。挣脱了世俗礼仪,繁华与她无关,清净、野趣。

不爱慕虚荣。总是不与群花争艳,不在闹市,不居豪宅,不争春光。总喜欢山居或郊野,傍风,傍晚霞;总是在姹紫嫣红中寻她不着,不为谁香,不为谁存。只是于无人问津处,于百花香杳时,悄悄播撒浓香,静静涌溢甘甜。

图片发自简书App


果不其然,只是那一树嫩绿、柔软的叶子,高挑的身材,舒朗的表情,就让我感觉像遇到了久别重逢的老友,挥之不去的历历在目。那是一种灵魂的遇见,是一种心有灵犀。她只说,你来了!便什么也无需说了。她有的或无的,我都晓得了。

那一穗穗乳白的花,掩映在绿叶中间,仿佛翡翠中的珠玉,柔嫩、润泽。那吐露的芳馨,要是谁没有受到致命的一击,就像你不懂“腹有诗书气自华”,就像你只魅惑于牡丹的高贵,而不知出淤泥而不染的清雅。

我的确是仰慕万分的,甘愿化作那一朵小白花,或隐或露,于高挑的枝端,俯视人间烟火。于春尽之时,吐露甜蜜的芬芳,不取悦,不矫揉,不造作,净是岁月静好,全是清新脱俗!

那是一份自然的默契,也像我在这天高云淡之日,独独喜欢寻觅一片精神的僻野幽居。仿佛饱览了一首宋词,“雪沫乳花浮午盏,蓼茸蒿笋试春盘。人间有味是清欢。”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园里的树三五成群,大多是槐树,视线所到之处尽是高雅丽人。她们不是美压群芳的粉黛,也不是翩若惊鸿的仙子,更不是雍容华贵的嫔妃。她们是“神情散朗”、“有林下风气”的谢道韫;她们是“以浅俗之语,发清新之思”的李易安......

我边走边思,与才女们会晤,心灵便多了些清华之气。

四处是绿色的草坪,入春以来的生机实在让人不能无视她们的存在。她们把一泓一泓的绿如波浪般涌入你的眼帘、脑海,那就用诗意的绿做背景吧,越发衬托出槐树的淡雅清新。无论你前走或是后退,左进或是右出,你总是走不出一首宋词的雅丽,你总是愿意消融在里面,成为一个字,一幅画,愿生活从此静好。

走来走去,遇到一位算卦的老人。在这僻静之处,愿意在这槐荫下一坐,听这位老人谈谈命运。

老人让我看一下时间,恰是四点三十八分,由四三八这三个数字预测你心中所想之事。老人说很快有喜事来临,四月到八月所想之事渐渐达成。围绕这个意思,老人口若悬河,滔滔不绝,主要讲的自己家庭的幸福事。

图片发自简书App


姑且不提卦算得准不准,聆听老人的幸福,让我几次想走,又走不了。因为你不好意思走,看他那饱经沧桑的脸,口里牙齿渐渐疏落了,却沉浸在幸福里的神情,你不好意思拒绝盛情。

这卦也算值了!让我于这槐园的深处,本看似遗世独立,却聆听到红尘烟火的幸福,那也是一颗静心,安于红尘角落,足于两鬓烟火,这槐树聆听了他多少幸福?

顿然,我明白,这槐香也是最接地气的!她最容易生存,最朴实无华,她来于红尘,在乡间,在陌上,只是最不惹人注目,却最得雅兴。

人生就是一场修行,红尘烟火才是道场。

也许正如南怀瑾所言:人生真正的修行不是遇到佛,而是遇见你自己......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