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我不说旅行(欧洲篇)

96
米素文
2017.02.08 15:12* 字数 3354

这几年有一句用滥的心灵鸡汤:身体和灵魂总有一个要在路上。好嘛!结果放眼望去,各大网站上铺天盖地的各国美景照片和驴友们层出不穷的旅行攻略。今天,我不聊旅行不谈攻略,就八卦八卦我旅途中发生的记忆特别深刻的各种小插曲。

2001年7月 西班牙  世界同性恋大会,遭抢劫,追强盗,坐警车,留笔录,中国大使馆,巴黎被偷未遂

首次踏上异国土地的次日清晨,顾不上早饭,我按耐不住兴奋和激动的心情迫不及待地跨出民宿大门。大街上满是一种节日欢愉后的场面,到处都是空酒瓶和各色彩带,很不解,四周环顾了一下,突然看到左边两个背影,本来正打算大口呼吸马德里空气的我,就再也无法闭上嘴巴了!

不远处两个白花花的大屁屁在前后晃动,怎么回事?我定睛仔细一看,原来是两个穿了露臀装皮裤的壮硕男人,上身光着身体只有后背两条紧绷交叉的皮带,一个男人的脑袋圆圆亮亮,另一个光头戴皮帽,他们脚蹬皮靴坚定地往前行走着......如此惊悚的装扮,我根本无法想象正面会是什么模样? 我还没有来得及细细品味马德里浪漫气息,就着实被这盘重口味的菜深深地惊吓到了!!!脑海中顿时飘起无数个小问号和大大的惊叹号!!!

原来昨夜是全世界同性恋年度大聚会,奥地利的维也纳是世界同性恋的首都,看来马德里就是同性恋者们的客厅了!哈哈,我就这样错过了一场全世界最“浪漫”的盛会。坦白地说,若真碰上了,我也是不敢去赴会的啦!


中午我们一行三人在国王广场节俭地享用了西班牙美食,接着就去逛逛马德里著名的露天市场。那里居然空无一人,市场呈收摊状态。西班牙夏天的日照时间很长,正午时分阳光特别晒,后来才明白他们国人为何有午睡的习惯。

我们漫无目标地走在市场里,炙热的太阳把我们烤得晕乎乎,不知何时我们身后尾随着三个深色皮肤的年轻男人,刚发觉不对劲,他们就急速冲上,伸手一拉就抢得我和女伴的小挎包,转身蹬腿跑......回想起来,他们动作之迅速简直就像是电影情节哪!

我们才反应过来奋力追逐狂喊:“Give... me... the... passport!" 实际上我心里叫的是‘把钱还给我,护照你拿去吧!’。我们毕竟不是专业选手啊,才跑几步,我的右腿就开始猛烈地抽筋。当时心想:要是成龙在就好咯,几步就可以飞过去把你们打得落花流水。等我们跑到路口弯腰大口呼吸的时候,三个强盗在前方下一个路口直直地看着我们。TNND,我们气啊!旁边有个好心帮我们一起追的老外说:"Forgave it(算了)!" 怎么可以算了呢?我的护照啊?!我所有的美金还有照相机全都在那个小挎包里啊!早知道我中午就应该多吃点呐!马德里只是我们的第一站呢!接下来我的意大利怎么办?我的巴黎要怎么去啊??

报警,15分钟的等待,警车到。我们冲上去,一位带枪的年轻帅气的警察缓缓地跨下车,慢悠悠地询问了会西语的女伴......哼!估计他们刚才也是在午睡吧!约莫5分钟后将我们三人带上车,象征性地巡视了一圈后便开往了警察局。门口站岗的警察胸前挂着把长枪,来回走着……

警察局里居然有好几个类似境况的游客:两个高大的黑人男女被强盗从身后用手臂掐住喉咙抢了贵重物品;一个澳门女孩被偷,警察登记笔录后正准备送她去葡萄牙办理护照。

一个漂亮的警花记录我们所遭遇的情况,询问交谈中才知道大量摩洛哥穷人通过直布罗陀海峡偷渡到西班牙抢劫偷盗游客,除了钱财,带签证的护照也是黑市上的香饽饽。他们居无定所很难抓捕,让政府也很头痛。

中国大使馆外的西班牙守卫腰里别着把小枪吊儿郎当地靠着墙边吸烟,这个情景与上海各国领事馆大门口握枪笔直挺立雕塑般士兵的画面对比简直像一种讽刺。在大使馆两个多小时等候中,各种方言的普通话此起彼伏让人分外亲切,其中闽南音居多。几个福建籍同胞告诉我们,若持有上海和北京身份证明的游客是很容易凭警察局笔录而换取绿色封面中国通行证的,原来拥有这本通行证也就承认你是合法入境身份。

一本护照两份通行证和所剩不多的美金,我们三人重新调整了旅行线路,游玩了巴塞罗那后放弃意大利改乘火车去了巴黎。在欧洲旅行光会英语是不行的,还好我的法国朋友在火车站迎接我们,不然就会被错综复杂的巴黎地铁搞得晕头转向呢!终于到站了,地铁出口的旋转装置只能缓慢地挨个通过,我们三人陆续过出口后猛然看到末位同伴身后跟着一个棕色皮肤的矮个子老外,已经拉下了她后背包上的拉链,我们下意识地尖叫声引得旁人纷纷回头,那个男人悻悻然地速速离去。

这一路的遭遇培养了我们强大高度的反侦察意识,此次跌宕起伏的“豪华”穷游也成为我日后旅行游记的序篇!

2008年5月 德国  世界PUNK大会   德国版《诺曼底登陆》

刚到德国莱比锡机场,一个极其高挑的抽烟女子让人无法忽视:身旁一大堆行李,一头笔直的中发黑得极其不自然,更加突显了她死白死白的面色,一身黑白底色的紧身连衣裙,一双黑色漆皮直至膝盖的靴子,超高厚的松糕鞋底......似乎在等什么人。

来到市中心,破洞丝袜女、无处不铆钉的机车男,越来越多的夸张纹身妆容奇特的男男女女,他们似乎都往一个方向涌去......带着恍惚和疑问,我们顺着人流也慢慢往前走。

一个拐弯后我们一行六人不自觉停住了脚步:马路中、人行道上;站满了人、也坐满了人;坐着的人慢慢地品尝美食或享用咖啡、站着的人似乎在等位,或许就是为了站在那里似的……

各色高耸的鸡冠头,绿色、红色、黑色......手指上挂满了夸张的戒指、明晃晃地一排排耳钉在午后的阳光下闪耀、高挺的鼻翼上扎着鼻钉、粗黑的眼线、黑色夸张的眼影、黑色的嘴唇,有些还挂着小小的银钩,毫无血色的死白皮肤……这不是典型的朋克装扮嘛!没错,我们穿越到了世界PUNK时间。

机车衣、皮裤、高帮靴子、紧身性感内衣、破洞丝袜、黑色厚底的松糕鞋这些装束似乎是他们的标配。有些僵尸新娘的妆容看似恐怖但也不失美感,有些也根本分不清男女......越来越多朋克一族从四面八方街口涌入,我们不敢久待,和其他游客一样小心翼翼地在他们中间擦肩而过,生怕打扰到他们。他们互相打趣高声交谈,有德语,也有英语;也有些人就冷傲站立着,酷酷地,默然无言……

仿佛就是他们世界里的一阵风,我们轻轻飘过……终于缓慢地走到下一个路口,一对朋克夫妻为一个小小女孩换上黑白的僵尸新娘装,只是孩子那头金色还尚未化妆的长发仿佛提醒着人们她是来自现代世界的。

和其他游客一样,我们站在街口的另一边再次细细观赏属于他们的世界。欧洲游客脸上的淡定和欣赏的眼光,与亚洲游客脸上的紧张不解同时夹杂着好奇的神色形成了鲜明对比。PUNK文化从上世纪70年代中期出现,岁月的流逝,它已经变身成一种行为艺术,一种思想,甚至一种人生。而每年的这个时段,世界各地朋克爱好者都涌向莱比锡,朝圣他们崇尚的精神。


德国福森是一个很迷你的小镇,它之所以出名是由于迪斯尼乐园中的城堡原型就是来自该镇上的天鹅堡--它被称为欧洲最美的古堡。因此,福森小镇上的民宿租赁生意一直很好。

我们借租了一幢两层的德国民宿,曾经遭遇过厨房被中国留学生使用不慎遭破坏而逃跑事件,房东自己花费了一大把银子重新修理。鉴于对中国人的较低可信度,故房东拒绝再次出借厨房给我们中国人。晚上我们六人在小镇上吃罢晚饭无处可去,就齐刷刷地围坐在客厅沙发上看电视,我们之中除了一个懂德语的其他皆是德语盲,还好有个德语版的电影《诺曼底登陆》,幸亏大家都知道这部老电影的剧情,但德语台词还是让我们觉得很滑稽。

剧情里,德国军官正在描述前方战事,突然房东进入了客厅,瞄了我们一眼匆匆走进厨房又匆匆离开,估计他是对我们不放心,大家也心照不宣,其中个朋友配合着剧情悠悠地说了句:“德国人来‘偷袭’我们了!” 瞬间大家哄堂大笑不已!


这么多年,欧洲已去过很多次。为了省力,也和朋友参加过团队游。古话说:人生就好像一趟单程旅行,不在乎旅行的风景而在乎于旅行的心情。

景点上洗手间拍照、饭点去中餐馆吃饱、夜晚去酒店睡觉……这种被规划好的团队旅行就好似我们被父母安排好的人生:读书毕业、工作、恋爱、婚姻、生育然后再督促孩子重复这一相似的人生轨迹。

欧洲的风景大同小异,相似的建筑风格让人产生审美疲劳,但最津津乐道的确是几段自由行程中所发生的各种出乎意料的事件和当下忐忑不安的心情……

我们在旅行中获取的乐趣或许更多地取决于我们旅行时的心境,而不是我们旅行的目的地本身。如果我们可以将一种游山玩水的心境带入我们自己的生活,那么我们或许会发现,这些有趣的程度不亚于旅途中我们所经过的一城一池和蝴蝶漫舞的丛林。

-未完待续《今天我不说旅行(非洲篇)》-

(扎克伯格曾说过:完成胜于完美,感谢晓青文字校对,让我的文章更趋于完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