豆腐鲫鱼汤

一.

谁也想不到我会遇到涂甫。

涂甫是一个典型的北方男孩,身型魁梧,五大三粗,毕了业找了份工作,晚上摆烧烤摊儿兼职,操着一口正宗的普通话,“撸烤串儿不大妹子?”。 

我遇见涂甫的时候是在晚上荒废的工地旁,他拖着卖烤串的一体车从街角回出租屋。我空着肚子,朝他叫了两声,他给了我一条黄花鱼,一边抚摸着我的头,一边嫌弃地说我脏。妈的,给了吃的就可以侮辱别人了吗?是的,我是一只猫,一只骄傲的喵星人。

吃完鱼,我决定找他算账,可他已经消失在街角。

第二天,我又看到他推着车疲惫地往回走。这已经是我第四十八天看到他了。或许,我可以帮帮他。

毫无疑问,一只喵星人的好奇心是无限大的,我一边叫着一边跟他一起走了一段路。他朝我望了几眼,又开始把玩手上的手机。于是我蹭地跳上了他的车,捞了一条鱼开始吃起来。

“卧槽,臭猫,干嘛抢劫我!”说着挥着他强壮的手掌打在我屁股上。

我不像普通的猫,我是一只脾气不好的猫,放下鱼头,我顺着弧线伸出爪子挠了他,疼得他哇哇大叫,放下手机蹲在地上龇牙咧嘴。

猫不敌人。

后来我被他五花大绑带了回去。 我以为我的生命就这样子像流星般陨落了,毕竟,撸烤串的北方师傅,杀鸡杀鱼都不在话下。我会是他放在手机qq空间虐杀炫耀的资本,还是微博吊打的玩偶?我已经想到了脑浆迸出,头盖骨被取下来,还有可能剥掉我的毛皮,作为他手机的大约在冬季的保护套。我已然做好了惨死的准备。

他一边擦酒精一边看着墙角的我,冷不丁的冒一句,“以后叫你葱花吧,怎么样,喵星人?”我说:“要杀要剐随你便,这么恶心的东西,你自己叫葱花吧,但是要死之前,能不能再给我一条黄花鱼?”声音有些颤抖。

当然,他只听到我叫的是颤抖的“喵喵喵……”

他露出了满意的微笑,拿着刀向我走来。

妈妈说,猫有九条命,我心想,妈蛋,在屠夫手里,不要说九条命,就连九十条命,也都会死在他明晃晃的刀下吧。我叫他屠夫,但我总觉得瘆的慌,于是译音改叫“豆腐”。

我这一挣扎,把他另一只手也挠了三道杠,这么大一汉子,手还真像豆腐一样嫩。

他哭着给我松绑,割开绳子。我满怀歉意地看着他,他泪眼婆娑地瞧着我,我叫他豆腐,他叫我葱花,我俩就这样生活了在一起,成了一道名菜“小葱拌豆腐”。

二.

为了我,他也是蛮拼的,花了两天恶补养猫的知识,在网上买了猫砂,猫砂盆,猫沙发,手抓板,猫粮,猫罐头,还买了一个猫药箱,里面啥都有,洗漱用品,治螨虫的药,滴耳螨杀蛔虫搞跳蚤的药…… 

 豆腐白天十点上班,上午睡到太阳晒屁股才肯起来,下午五点就下班回到家里,准备晚上的烤串生意,七点出门,十二点收摊儿。日子过得风风火火。

作为一只高贵的喵星人,我母亲从小就教育我,现在地球人统治了世界,我们不能像狗一样对人类点头哈腰,也不能像蛇一样看到人就嘶嘶吐信子。我们喵星人对人类的脾气可谓了如指掌,只要一谄媚,如狗,只有绳子牵着溜达的份儿。采取敌对态度,如蛇,也不行,两刀就三截,扒了皮煨成一锅汤,九条命炖九次洗白白。我们对人类要欲擒故纵,对我们好,我们就高冷,对我们不好,我们就要巴结一下,要是两招都没效果,趁早溜掉,无情无义之人,最好别惹。

可胡子拉碴的豆腐竟然是一个身体上的汉子,思想上的娘炮。 

三.

我算准了时间在豆腐快要醒来的时候钻进他的被窝营造一种我很亲近他的感觉,其实我是刚撒完了尿在他的床单上蹭脚的,他抱着我在我脸上蹭来蹭去,我觉得他好恶心。

他每天早上像个娘们一样在厕所里搞半个小时,并且还不关厕所。好恶心的。

通常,他早上喜欢做两个荷包蛋或者煮泡面,然后打开鱼罐头放在我碗里,看着我吃。有次被我发现偷吃我的鱼罐头,还假装呸呸呸,说是什么玩意儿。我不屑一顾,在他腿上咬了一口。

出门前他会在水盆和食盆里面放满吃的,就是我一天的口粮。

首次向大家揭露,我们喵星人,一天都在干些什么。 等铲屎人走后,我们通常会睡到床上打个盹儿,再开始一整天的玩耍,我们喜欢捉虫子,蚊子蟑螂臭屁虫,蜘蛛蚂蚁屎壳郎都是我们研究的对象。惨死在我们手下之后,我们开始玩沙发被单枕头套,窗帘桌布垃圾袋,不管是动的,还是不动的,都是我们喵星人的玩乐的对象,谁叫我们喵星人是世界上隐藏最深的种族呢?有时候地球的上的东西玩儿累了,也玩玩自己的尾巴,再在镜子里看看,如此帅气的自己,和世界上最帅的自己调情,哦,也最伟大的自己。但比起睡觉,又一切都是浮云。 

四. 

我和豆腐日常的生活很简单,斗斗嘴,打打架,我挠了他,他不还手,我咬了他,他还是不还手,我到处撒尿,到处拉屎,他也不揍我,很长一段时间我以为他是个孬种或是我太凶猛,连猫都不敢揍的人,能有多大能耐。 唯独有一次。

半夜他带了一个女人回来,我毫不犹豫地挠了她。她哭了,他追着我揍。是真生气了,揍得我很疼,把我关阳台上罚我禁闭。我哼哼唧唧睡着了,伴着呼啦啦的风声和火车汽笛的声音。那晚我梦见了我妈妈,我妈妈说了,女人碰不得,看来是真的。

后来那个女人又来过好几次,我都躲着她,惹不起我还躲不起啊,我就在阳台上看这个城市红红绿绿的灯,听汽车刮起的呼呼风声。 我感到好孤独。

没见过豆腐这么开心的几天,我希望他每天都这么开心的,我无所谓,谁叫我是一只高冷的猫。

五.

豆腐是扶着墙进门的,满嘴酒气,一进门就趴在地上,吐得满地都是。我吓得躲到沙发后面,可还是被他抓了出来,他擦擦嘴,说这卫生纸怎么有股猫屎的味道,我吓得屎都蹦出来了。

第二天从厕所醒来,他昨晚靠着马桶睡的,喝了马桶的水,这个人,好恶心的。

他没去上班,在家里打扫房间。 他一边拖地,一边说话。

葱花,我真的觉得是爱情。

葱花,她嫌弃我是撸串的。

葱花,我不该揍你的,对不起。

葱花,我以为她是真心的。

葱花,她不是好人。

葱花,他哭瞎在地上。

对此,我无能为力,我走过去挠他的腿,他湿哒哒的泪水,掉了一地。

都分不清是拖地的水,还是他身体里的水了。 

六.

葱花,我给你说,我们多拐两条街,那边地铁口,下班的时候,撸串儿的白领特别多。

七.

姑娘叫吉羽,是个刚毕业的白领,在广告公司做客户经理,每晚都要从这儿经过,我叫她鲫鱼,那是我最爱的鱼之一。

鲫鱼来这撸串儿有一段时间了,每晚下班看到烧烤摊儿,先来两串鱼排,再来两串鹌鹑蛋,有时候饿了,会加两串鱿鱼,两串烤翅。坐下来,抓我过去挠我痒痒,并不嫌脏,她跟豆腐问过了,葱花葱花地叫,每次倒是提醒了豆腐,撸的串儿都加特多葱花。

一来二去,豆腐和鲫鱼对上了眼,说话也开始随便起来,从谈天气谈到穿秋裤,谈撸串儿谈到了世界大战。他们战败国之所以战败,就是因为士兵肾不好,个个打起仗来没气势。要多撸串儿,多吃猪腰子和韭菜,炮弹准射得更远。无稽之谈,他们还笑得没心没肺。

之后鲫鱼天天下班来,来了还帮豆腐烤串儿,辣椒孜然味精盐,一个不落下,脱去小白领的衣服,戴上围裙,挺像那么回事,风里来雨里去,腻了一身烧烤味,满头油,一漂亮姑娘,这待遇,还乐得跟马甲狗妞妞似的。倒是都是姑娘愿意,久而久之,也成了烧烤界的一把好手。

国庆节的晚上,鲫鱼还是像往常一样来到烧烤摊子面前,脱掉衣服,戴上围裙帮豆腐撸串儿。豆腐不明白,今天不上班啊?鲫鱼忘了这回事,她只想今晚再看到豆腐,这演技拙劣。 他俩在我眼皮子底下,从一开始相敬如宾,再到豆腐扭扭捏捏,眉来眼去一个多月了。可我知道豆腐还在为了之前那女孩儿心存顾虑,一个单身男子,出租屋里对一直喵啥话可都说得出来。

鲫鱼红着脸,像条红烧鲫鱼,美味可口。既然谎言都被戳破,干脆表了白。 豆腐楞在那儿,半天没回过神,手上的芋头都烧焦了。

“刚才你说啥?” 

 “我说我喜欢你”鲫鱼的脸快要烧起来了,焦点儿脆,好吃。

 “嘿嘿” 

 “我猫说了,我主人今天高兴,国家有自己的方式庆生,那再给在座的各位添个彩头,今晚撸串儿全部免单!”

众人哗然,纷纷说,哥们你他妈真够意思。到现在还没明白,到底是豆腐够意思,还是豆腐他妈够意思。

天天撸串儿,谁受得了,豆腐就天天在家做好吃的给鲫鱼吃,说一个女生,不能老在外面吃那些有害致癌的东西,还是家里自个儿煮的东西靠谱,以后,咱天天在家吃。

鲫鱼和豆腐是绝配,添了葱花,做成豆腐鲫鱼汤,叫人赞不绝口。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