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暖纯良,不舍爱与自由

最近特爱哭

不是心情抑郁所致,而是突然感点变得特别低。

那是一种无预谋的,无时不刻不准备好的机制。鼻子和眼睛之间的特殊联系,鼻头的神经总能准确无误地把泪点传送到眼睛。

就好比在萧山机场的大巴上,我看着大巴头上的电视机播放着撒贝宁当评委的节目,内容大概就是不同的人以生活中的事来演成小品。

小品中,女孩的爸爸出远门前教女儿如何在自己一个人的时候保护自己,小女孩记不住安全口诀,自然闹出不少笑话。

这有什么好哭的呢?

笑过之后,小品以小女孩哭着背完安全口诀为结束,而小女孩迟迟背不出的原因就是:只要她背不出,爸爸就不会走。

气氛的渲染已让我鼻头一酸,而撒贝宁点评的一句话却让我泪目。

撒贝宁说:几年前采访齐秦的大姊齐豫,谈到父母时她说,父母走后,最大的不同就是没人能和你一起谈论你的童年了,有兄弟姐妹的还好,独生子的童年大概只能永远留在自己的脑海里了。

短短几句,如开闸放水一般,我再也忍不住掩面而哭。

我哭什么呢?

大概是想起了今年过年回家的事。今年因为刚工作,我在家呆了不到五天就要回到千里之外的杭州。

大学四年,十六次来回,我以为爸妈早已习惯。临走时,我妈也只是像往常一样随意嘱咐我几句就继续忙她的去了,而我也像往常一样自己搬着行李去车站。唯一不同的是,车子刚刚起步时我接到了我妈的电话,破天荒地,她打电话来又叮嘱了我一次,还问车开了没?她要来送送我。

挂完电话我在想:

为什么我妈要再打个电话叮嘱我呢?

为什么我妈她还想来车站送送我呢?

她舍不得我。

泪流满面。

对于亲情,我向来敏感。可我最近能为各种各样的事儿哭。

微博上,先天失聪的小婴儿因为带上人工耳蜗而听到了人生的第一个声音。我看到他从抗拒的哭声到听到声音后好奇的眼神,再到后面咯咯地笑,泪水又一次悄无声息地爬上了脸。你看他!乱蹬的小脚,无辜的小脸儿一开始一定吓怕了,可是,那股力量,那股生命多美好的劲儿,足以感动我。

我以为就我一个人这样,但我发现并不是。

我的身边围绕着一群90后,论人生阅历,我们实在是离那种遇事悲悯的境界太远,可是,我们偏偏能被各种各样的事情戳中泪点。

有人说:他最见不得运动员泪洒赛场。

还有人说:他听不得国歌,从申奥成功到神五发射,从嫦娥登月到航母起航,每次那国歌声响起,每次人们那兴奋的笑脸,每次主播那慷慨激昂的解说,他总能热泪盈眶。

还有人说:他受不了一群人集体呐喊,不管是电影里的中国不会亡,还是国安球迷喊加油,那种集体的震撼能把他的血液烧开,呐喊之后颤抖的余音,那是哭腔。

而我,每每听到有人讲梦想,不管实没实现都足以感动我。

这些,与我们,有太大关系吗?但我们依旧愿意为此哭一哭。

最近一次哭是哭梦想。陈铭在奇葩说里对梦想的一番理解再一次让我湿了眼眶。

图片发自简书App

原视频讲得更透彻,这一期辩题是:朋友有一个不靠谱的梦想,你应该劝阻吗?而陈铭所说恰恰与我的认知契合。如果你的朋友一直在坚持,那么,不要去阻止他,因为,坚持本身就闪着光。

一个节目给杨迪过生日,提前瞒着他准备了影片。毫无征兆地,杨迪这些年所经历的一幕幕突兀地出现在节目里,从中国达人秀到现在各个综艺的常驻,哭得我啊。

可这就是普通过生日类似于回顾的影片啊,我哭什么?我自己也奇怪。大概是他动用所有面部神经用力搞笑的样子逗我哭吧。

坚持这件事本身,就已经酷的值得我为它哭一场了。

无意义的等待和坚持早就是最强的催泪剂。

就像不求回报一直爱着珍妮的阿甘一样,就像永远不会明白主人再也不会回来还痴痴等的八公一样,就像交不起房租只能带儿子住厕所却从未放弃对happy追求的克里斯一样,无意义的坚持带来的那种温暖的纯良足以让屏幕前像你我这样的的看客叹息。

所以每一个温暖纯良的灵魂会为同样温暖纯良的故事流泪。

来时间里走一次,去过所有大山大河,纯粹地去哭,已经是人生乐事。

勇敢,敏感,永远不放弃爱与自由。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