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心里的温柔《一》

图片发自简书App

01

花事寥落,天涯寂寞,睡与醒之间,梦魇纠缠。爱与恨之间,飘忽不定。沉在河流的最底层,静听泥沙的流逝,守在离别的路口,淡看岁月分割年华。

黛痕在键盘上敲下这些文字的时候,已经是午夜一点了。

苍白的脸,清澈的眼,散落的长发,棉布的睡裙,手足白皙洁净,裸露在初秋的淡淡冷意中。

一室的清冷与幽暗,阿桑忧伤的歌声在空气中缓慢起落。黛痕纤指飞舞,轻轻敲碎一夜的落寞。

爱上了夜的深邃和神秘,如一个午夜的精灵,在寂静的城市森林里徘徊,眼神清冽,神色淡漠。

琐碎的文字,伤感的歌声,苦涩的咖啡,昼夜交替,循环反复。黛痕骨子里的冷僻和忧郁如野草一样肆意滋长,蔓延无边……

黛痕在凌晨三点的时候关了电脑,睡在了床上,瞪着眼睛看天花板上的吊灯。柔和的光芒,星星和月亮相依恋的造型,婉约精致,是黛痕喜欢的风格。

02

电话铃声在静夜里响起,刺耳而嚣张。 黛痕拿起话筒,放在耳边,不说话。 你到一楼来一下,电话那头一个男声,低沉而模糊。

有事吗?黛痕淡淡的问,语气冰冷而倦怠。 有点事情,你快下来,声音有些急切。

真的?黛痕颦起眉,感觉头开始微微的疼。那边轻轻的嗯了一声,黛痕迅速的搁下电话,打开门就往楼下走。

从三楼到一楼,黛痕脚步轻碎,微乱的齐腰长发在楼道灯的照耀下,泛着酒红色的光,妩媚而寂寥。

一楼寂静无声,只有一个房间里有灯光,门开着。黛痕站在门口的时候,马上闻到了空气中有一种味道。一种她不喜欢的味道,从房间里面传出来的。酒味,很浓烈的酒味。

她刚看清楚那个男人的脸,就猛然的被拉了进去。我今天一定要得到你,男人狠命的抱住她,满是酒气的脸就朝她脸上压下来。

黛痕头一偏,用手挡住那张因酒精和欲望而扭曲变形的脸,有了恶心的感觉。

你喝多了,她冷冷的道,一边奋力挣扎,试图脱离他的掌控。男人却将她抱得更紧,拼命的想强吻她,一只手开始邪恶的游走。

放开我,别忘记你的身份。黛痕低声警告,开始用手指狠狠的掐那只试图撕扯她衣衫的手。

男人更疯狂,酒精的作用让他变成了一只狼,想吞食多年来一直就垂涎的羔羊。黛痕清晰的感觉到他身体强烈膨胀的欲望,恐惧袭满她的心房。

再不放手,我就叫,叫得他们都知道。情急之下,她脱口而出。男人愣了一下,停住了动作,却并未放开她。

别叫,他低低的道,懊恼而颓丧。黛痕狠命的推开他,转身就往外跑。一直跑到三楼才停下来。开门的时候,她看见自己的手在发抖,脚也在抖,全身都在发抖。

进浴室,褪去所有衣物,拼命的用水冲洗自己,一遍又一遍。

当她换上白色的睡裙,给自己冲咖啡的时候,她才发现右手无名指的指甲已经折断了。 她想听点音乐,让自己的情绪安静下来。于是她打开了电脑,听那首最爱的《琵琶语》。

《琵琶语》凄婉清绝,动人心魂。黛痕的泪终于汹涌而出,一滴滴,落入咖啡杯里。这杯咖啡,加了糖,和以前喝的一样。可是黛痕感觉到了强烈的苦涩,比以往任何时候喝的都要苦。

音乐声嘎然而止,黛痕抬眼看向屏幕。一个男人的脸出现在屏幕上,清俊的面容,冷漠的眼神,邪气的淡笑。

黛痕定定的看着那张脸,感觉它在不住的放大扩散,那眼神越来越冷,那笑容越来越模糊。

心口突然像被利刃划过,疼痛无比。黛痕感觉自己身下的椅子在下沉,地板在下沉,整栋楼都在下沉……

终于坠入无底深渊……

待续...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