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宁盘锦辟谷养生/抑郁症的终点只能是死亡吗?

抑郁症有多可怕?这是一种发病率很高的疾病,几乎每5个成年人中就有1个抑郁症患者,而几乎70%的抑郁症患者想到过自杀。

张国荣、乔任梁、金钟铉等明星都因抑郁症自杀。但这并不是抑郁症的终点,终点是那些曾患有抑郁症却依然可以活出精彩的人。

1

我的论坛名叫“惜福”,1998年被诊断为患有轻度抑郁症,病情时好时坏,长期睡眠不好,经常需要靠安眠药来辅助睡眠。

2010年病情反复并有所加重,此后在医生建议下我一直服用抗抑郁药,有时出差在外忘了带药就会整晚睡不着,情绪也会极度低落,严重影响工作和生活质量。

抗抑郁药具有极大的副作用,其中之一就是会使人发胖。这又是追求完美的自己所不能容忍的。

接触辟谷我对自己的疾病有了全新的认识,疾病是不值得同情的,要想痊愈,就要加强运动,坚持做辟谷前16项准备功课。

通过大爱健身法,我找到了和自己身体沟通的感觉,知道如何爱自己,也懂得接受不完美的自己。

特别是我看待事物的态度有了很大的改变,感觉一切都是光明喜悦的,随时能找到感恩的感觉。

辟谷过程中,生活、工作一切都照常,我丝毫不受影响,身体和心态上都发生了很大的变化。

辟谷第二天我就停掉服用了6年多的抗抑郁药,一直到现在我再也没有服用过一片药。

2

我是“晋-幸福快乐”,2016年前我有八年的抑郁史,夫妻处于离婚边缘,婆媳关系恶劣,差点就给不了孩子一个完整的家,造成无法挽回的伤害。

2007年由于工作调动我和婆婆生活在一起,不到一个半月我们之间就产生了矛盾,慢慢的矛盾升级,我抑郁了。

此时家庭也是战火纷飞,由于我经常发火,和先生关系越来越恶劣,先生一开始让着我,慢慢无法忍受,甚至在孩子面前吵架打架。

我想自杀,严重时候想着杀人。我的这种频繁的反复无常的发疯使我们的婚姻也到了崩溃的边缘。

2016年4月份,我接触辟谷后就如饥似渴学习着,心态在每天天行健和大爱中越来越稳定。

我从不爱运动到每天在公园锻炼,感恩路边的花草树木,感恩自己的身体。

突然有一天就觉得"噢,今天我还活着",过去的事已经过去,无法再改变,那我就接受现在的一切,不再纠结过去了。

我一平静家里突然就变了,先生关心我,婆婆也柔和了,家里一团和气,我的抑郁症不药而愈。

抑郁症很可怕,全世界3.5亿人都在遭受它的折磨,但它也没那么可怕,只是我们的心发生了些许偏差。

学着爱自己,用新的态度对待自己和世界,也许会有不一样的发现。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