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谈写作之严歌苓

名家谈写作之严歌苓

严歌苓是我比较喜欢的女作家之一,她身上总有一种高级感。

她在《一个写稿佬的生涯》里说,对写作这个事情是有一种很平常的心态,是她来养家活口的。

她每天像所有的去上班的律师和会计一样,到了点就会坐在写字桌旁边。

她认为作家百分之五十的是靠天赋,百分之三十的努力,加上百分之二十的职业训练。

为什么她的小说画面感很强,这是跟她后天的训练是很有关系的。她在芝加哥一个私立艺术学校里的文学写作系得到了专业的小说训练。

这种职业训练还包括第一人称写作、第二人称写作、书信式写作、嘲讽小说、各种各样的小说的体裁的训练。这样写出来的东西才有质感和触感。

她常常花钱去体验各种生活,用写作来尽到作为一个社会人的责任。

为了写《妈阁是座城》这本书,她就要了解这些赌徒,不会赌博的话,很多细节是没法写的。所以她就去澳门,去当赌徒。

写《小姨多鹤》,她已经听了这个故事二三十年了,但这个故事一直不敢写,最后终于有了一点钱了,她就到日本去雇人,去住在乡下,看到了他们各种各样的仪式,看到了那些老年的日本女人,才有了那个既倔又温柔的多鹤,这都是她在日本待了三次才找到的。

她作为一个认认真真的职业写手,只要她想写的一定要把它写出来,用她做的最好功课把它写出来。

她就是有这种使命感,她认为这辈子好像不写就会死,就激情到这种程度。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