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愿久溺在你心海(3)

   (三)

    童晓拿着自己的物理书笑个不停。

    书上有安辰给她写的笔记,那漂亮的字体如他的干净阳光一样让人舒服。但是,一直到现在,我还是不能接受上周自己在奶茶店看到的一幕,我更不知道怎样对童晓开口。

   “言蹊,他写的字太好看了,真想裱起来,每天看个一百遍。”她把书放在脸上蹭蹭。

   亲爱的童晓,清醒清醒,你可知道,他并不是你所看到的那样,他有女朋友。我在心里呐喊,可是,我还是没能说出口。于是,我听见自己说:“一般般吧,我觉得他也就那样,童晓,不要陷得太深,对你不好。”

   童晓笑的一脸猥琐:“哈哈,我知道,言蹊的眼里只有徐清渝。”

   我有些烦躁,声音不由得提高了许多:“童晓,我给你说正经的呢,看人不能看表面,也许安辰就不是你看到的样子!”

“你说什么呢!”童晓激动地站了起来。

我叹口气,继续说道:“晓晓,我觉得安辰不适合你,他这个人城府太深了,你和他在一起会吃亏的,所以你放弃他,和他做普通朋友吧。”我看着童晓的眼睛,希望她能明白。

“言蹊,你怎么了,你不是很支持我和安辰的吗?安辰他哪里不好了,你这样很莫名奇妙。”她有些生气。

“好吧,他有女朋友了。”

“怎么可能,从没听说过!”童晓像发现了新大陆那样惊奇。

“我没骗你,我……”我正准备告诉她事情的经过,她却打断了我:“言蹊,我不想再讨论这个问题,我不会听你的,虽然你很不可理喻,但我希望你支持我。”说完,她拿着书离开了。

不可理喻,我吗?

童晓,我不会再管你的事。看着她离去的背影,我在心里狠狠地说道。

徐清渝开始主动过来找我说话,这是个好现象,我们愉快的交谈,仿佛苏微儿的事情只是一个遥远的梦,梦醒了,一切正常。

“沈言蹊,你写的字真丑。”他看着我刚抄的歌词嫌弃地说道。

“呵呵,我这叫狂草,这么高大上的艺术都不懂,还怎么混。”我很得意抢过歌词。

“啧啧,颠倒黑白你属第一。”

“哈哈,因为这是事实,所以你无法反驳。”我摆手。

“沈言蹊,你咋不上天呢”

“你猜”

他扶住额头,看着他无语的样子,我在心里偷笑。

“童晓呢?快来收了你”他想叉开话题。

我顿了一下,然后说的毫不关己:“不知道。”

徐清渝叹口气,拍拍我的肩说道:“女生就是麻烦。行了,快上课了,我回去了。”

“拜拜喽!”

是的,自从上次那段不太愉快的谈话后,我们俩之间只有一个字,冷。

她去隔壁班的次数越来越多,我依旧固执:童晓,我不会再管你的事。

“傻子傻子,童晓你个大傻子。”我捧着书在操场喋喋不休。

“呦,沈言蹊,说谁呢?”顾炎笑着向我走来。

我白了他一眼:“今天下午怎么那么闲,还记得给我打招呼了?”

“怎么说话呢,哥一向对你不错的,是吧?”

“啧啧,不错这个词你也说的出口!重色轻友的家伙,如果不是有童晓,你顾炎还能对我笑的这么谄媚吗?”我一脸嫌弃。

“行啊,沈言蹊,啥事都瞒不过你啊”顾炎有些惊讶。

“呵呵,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我继续翻白眼。

“不是吧,有这么明显?”他有些不敢相信。

我有些不耐烦:“顾炎,你有话快说有屁快放,我学习呢,一寸光阴一寸金懂不懂?”

顾炎的表情突然变得严肃起来:“童晓最近怎么老在隔壁班去?”

我说的漫不经心:“隔壁班有美女呗!”

“得了吧,童晓可不是你,性取向这么不明朗。”

“呵,再见!”我扭头就走。

“别别别,我错了还不成吗?”他连忙拉住我,“我打算告诉童晓。”

“顾炎,我就不懂了,你喜欢童晓就追么,为了引起她的注意还特意给她造谣,幼稚。”

顾炎看着我,有些窘迫:“这个嘛……”,随即摆摆手说“哎呀,你就告诉我她最近怎么老往隔壁班去,是不是安辰?”

“呃……你知道还问我。”

“好了。”顾炎突然安静下来,“我走了。”转身挥了挥手,他整个人走在夕阳的余晖里,带着莫名的哀伤。

童晓童晓,我亲爱的傻姑娘,你明白吗?

下午活动课,我打算买点东西,去找童晓谈谈。结果出了小商店,就看到了不远处的她。

午后的阳光透过树叶的间隙洒在她乌黑的头发上,映下层层光晕,让原本灵动的她显得更加动人起来。她踢着路边的石子,不时的看向大门,像是在等待着谁。可大门口一直空无一人。

“嗨,晓晓,你在干嘛?”我走过去,有些不自然的打招呼。

她看着我,眼里满是惊喜,语气却淡淡的:“我在等安辰。”

“晓晓,我想和你谈谈。”

她顿了一下:“言蹊,其实,我也想和你谈谈,可是今天不行,安辰发短信约我出来,说是有事要告诉我。”

“晓晓,之前……不好意思。”

“言蹊,你是为我好,我都知道。”她的目光里满是感动,“之前我也做的不对,对不起。但是我真的希望你能支持我。昨天……我给他表白了。”

“你说什么?”我睁大了眼睛,脑子一片空白。

“她说她给安辰表白了。”旁边有声音传来,但不是童晓。

我转过头,映入眼帘的是一张画着烟熏妆的精致脸庞,以及她玩世不恭的笑容。

我见过她,她是安辰的女朋友。

“言蹊,你朋友?”童晓拉拉我的衣角,小声问。

我还没来得及回答,便听到“啪”的一声脆响,那只戴着漂亮手环的手从我的眼前掠过了,而晓晓的一侧脸通红一片。

她对着愣在原地的童晓说道:“小女孩,叫你出来就是要告诉你,以后离安辰远点,他不是你能喜欢的人呢。”她明明是笑着说的,可是语气里却满是绝狠。说完,她想要离开。

我几乎是有些疯狂地冲过去,拽着她,喊道:“你凭什么打童晓?”

她一把甩开我,大而明媚的眼睛里满是狠辣:“凭什么?凭我是安辰的女朋友。”

我的愤怒不可遏止:“那你也不能打她!她根本就不知道。”

“呵,小姑娘,现在知道了?那可要好好记住呦,否则下次不会再这么简单了。”她明媚的眼眸里满是嘲讽。

“你……”我刚想反驳她,童晓却开了口。

“呵呵,原来是真的。”晓晓的声音小小的,带着破碎的哽咽,语毕,童晓正视她:“我从没想过要和你争,如果我一开始就知道你和他的事,我童晓绝不会卷入。”

她的眼睛眯在一起,笑弯了腰:“被打了还上赶着解释做保证,有点犯贱了呢。不过小姑娘,你说的我没兴趣听,先走了!”她转身离开,高跟鞋在地面发出蹬蹬的声音,纤细手腕上的手环在夕阳下闪闪发亮,光芒闪耀的有些咄咄逼人。

童晓几乎是在她离开的那一瞬间放声大哭,我抱着她,心疼的不能自己,我亲爱的傻姑娘,我怎么能让你受这种伤害。

曲终人散,繁华落尽,夕阳红的像血染了一地,映证着我们的孤单与落寞。

青春,我们可不可以不忧伤。我在心里默念。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