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几个独特的水浒绿林

  及时雨宋江

  宋江,四十多岁的男人,早间丧妻,在郓城做一押司,因为乐善好施救济他人,被各路尊称为及时雨。一个四十多岁的人,而且还是在政府部门上班的公务员。他所讨好的不是朝廷中的人,相反的是市井之徒。宋江他有理想,他的理想绝对不只是在官场中混的如鱼得水。他有比做官还大很多的理想。如果他不是一个有理想的人,他不会凭着公务员不多的收入到处当善财童子。作为一个公务员,安安心心的过日子其实挺好,在地方上有点话语权,平时也随便能下馆子。但是他没有只是这样。宋江也很安心的上班,也在下馆子,但是他还很坦然的散财。

  但是一个人散财容易,让天下的众多人知道你喜欢散财不容易。因为有两个问题。第一,当时信息技术不发达,最快的交通工具也是畜牲。第二,很多人都知道你在散财,那么总会有人是为了钱而来。但是宋江解决了这两个问题。信息不发达,那就靠人传播,谁会传播呢?当然就是走江湖,靠唱卖为生的人了。所以当宋江在揭阳镇看到病大虫唱卖,无人理会的时候,宋江眉头不眨一下就送钱过去,还一分货都不要。那第二问题又该如何解决呢?很简单,主动要钱的不给,必须是自己看对眼的才给。纵观整个水浒,没有一个人是直接奔宋江要钱的,都是宋江高兴了才给。这也是为什么叫及时雨不叫财神爷的原因。你有难了,压根不用讲,宋江就把票子给主动送到,可谓是雪中送炭。而送钱这个事,宋江应该是坚持了很久,毕竟大江南北都知道有个及时雨,说明宋江一直没有放弃过送钱。单单从这一点看,宋江如若没有志存天远的抱负,他不会这么坚持。而他的这种坚持就像是一个创业者的信仰一样,你不知道是什么在支撑着他,但是他就是能一直做下去。

  这就是水浒开篇的宋江,看似很简单的介绍宋江的背景,但却表明了宋江的抱负。这是一个不甘愿做个小史的人。

  宋江在衙门里有两个好兄弟,雷横和朱仝。雷横有个赌场,你说这赌场宋江要是没有投资,估计没人信。这也是宋江的资金来源,也正是这个赌场让日后宋江敢给李逵长脸。毕竟,门清儿啊。

  宋江在衙门外有一好友,叫晁盖。此人是个地主阶级,也不愁吃喝用度,加上此人平常估计没少干打家劫舍的勾当,所以银子不少,还时不时送与宋江一些。美其名曰:让宋江乐善好施。一个是衙门,一个是劫匪,此中关系不用我讲了。而之所以宋江能不断认识江湖中人,跟晁盖绝对少不了关系,毕竟宋江去晁盖那里就跟回自己家一样。出来办个公,顺道也就去讨些酒来喝。不是每个有平台的人都能像宋江做的这么出色。通过晁盖结识的人,宋江依旧能圆滑处理,体现了宋江过人的外交能力。而这种能力在往后的打仗更是体现的淋漓尽致。所以为什么晁盖只是个空大王,卢俊义坐不了头把交椅,这些都是有根本原因的。

  入云龙公孙胜的出现让宋江看到了希望,他苦苦等待的希望。但是他没有做出头鸟,而是送给了晁盖,毕竟打劫是晁盖的专长。劫取生辰纲是第一次资本的累积。宋江在劫取生辰纲的表现是通风报信私放晁盖。纵然会有义气,但是如若宋江没有看到希望,他是断然不会这么冒险的,毕竟这事一查就查出来的,当官的都不是傻子。而且由于长期接触这些强人,宋江内心应该早有一颗不安分的心。

  而宋江真正走上被刺配的路是杀死一个女人。他并没有因为这个女人给他戴了绿帽子而杀她,而是一封私通晁盖的信。由此可见,杀一个人比跟牵扯生辰纲会轻松的多。事实也证明了这一点。宋江罪名是刺配江州,但是没人拽着宋江去江州,而是宋江自己闲的无聊,自己一个人悠哉悠哉的去江州的。为何宋江犯了法却能如此轻松自在呢?原因是所杀的人卑微,他宋江在官员里面没人记住他。

  宋江此去的路上也可是潇洒自在,这家去逛逛,那家去吃个酒。而这一路上就为了结识更多的人,顺便试一试及时雨的名号好不好用。现实是非常好用,因为此时晁盖在梁山给他撑腰。而宋江也是一路借着晁盖的梁山不断的收买人心。但是此生第一次出远门的宋江还是比较紧张的。去往江州的路上,宋江可不是一次两次的哀叹吾命休矣。而正是这一次的独立让宋江变得自信,觉得自己的信仰是可以实现的。所以到了江州遇到神行太保、李逵和张顺的时候,他很自信的告诉他们,自己刚刚结识的强人是自己亲的不能再亲的兄弟。这种行为其实很常见,经常会遇到有人说谁谁谁跟自己关系怎么怎么的好。宋江也是这样,可以显摆显摆。这招果然是非常有效的。毕竟宋江口中的几个人都是周围不远的山大王,街霸。正所谓不看僧面看佛面嘛。而真正把宋江当推心置腹的兄弟只有晁盖。晁盖任由宋江披着自己的名号四处招摇撞骗,不断没有怪罪,反而为了宋江劫法场。晁盖是个好兄弟,但是宋江更喜欢的是那种权力的滋味,那种被人簇拥的滋味。

  宋江除了是一个喜欢权力的人,更是一个真正的强者。因为在宋江的心里只有“我要”两个字。在江州,被晁盖解救后,他要报仇,而且必须马上报仇。晁盖拿他没办法,刚刚从刀尖上过,又要主动下火海。宋江才不管这些,因为他是很骄傲的,所以黄文炳必须死。但是黄文炳作为一个政府官员,说实话做的没有一点问题,对工作也是相当尽职,无奈遇到了一个有仇必报的宋江。但是宋江并没有对知府下手,因为知府是太师的儿子,宋江知道还惹不起,而且一旦惹了就再也回不到社会了。至此,宋江才愿意舍弃社会落草为寇。因为社会真的容不下他了,而他的仇也悉数报完了。这也就有了后来,为何抓了高俅却不让林冲报仇,还能告诉林冲这是在为山寨考虑,莫为了一个的仇怨坏了整个山寨的前途。而宋江的强势当然不只是在报仇上,更多的在于收复各路人马上。“这人是个人物,我要他入伙”,这是宋江最喜欢说的,这就是一个强者的自信,一个真正的老大应该就是这样,不管是人还是物,只有我要不要。

  花和尚鲁智深

  鲁达,不喜与人交往,在一方任提辖。这人是很有意思的,不管是做事还是遭遇都属于自由自我的人。

  在还没有杀人前,基本是没有朋友,喜欢跟花草虫语讲话。用他自己的观念来讲就是,世道太黑暗,人都太肮脏,没什么好聊的。所以一个性情中人也就谈不上什么拉帮结派。而能做到提辖完全是由于忠心,是在老种经略相公的要求下才能坐上提辖的。而他的现任上司就是老上司的儿子,所以这裙带关系不是一般般的。作为一个在地方上当军官的,他的生活没有几个人管的了。所以平时就比较任性,看见谁有不平就喜欢管个闲事,也没个人说他。久而久之这种放荡形骸就成了一种习惯,说白了就是人容易冲动了,因为没人敢管他。当大家都在竭尽全力为过上更好的生活而奔波的时候,肯定是没人和鲁智深有着同样的情怀的。直到九纹龙史进的出现。

  史进也是个浪荡子。家中也算是个有钱人,所以打小就没有多大经济负担,加上他老爸又惯着他,连教练都为他请了好几个,也替他纹了一身的花纹。这样的一个人注定也会是一个浪荡子,所以当他来到鲁智深的面前的时候,会有一种惺惺相惜的感觉。毕竟像他们那样的浪荡子不多。所以鲁智深很是高兴,终于愿意开口和人说话了。这中间遇到的打虎将李忠不过就是一个衬托。没有李忠这种江湖中漂泊艰难度日子的人是显示不出这两位为什么会如此情投意合的。也是李忠后来被生活逼得落了草给了鲁智深又一个任性的决定。

  人都喜欢绷一下,何况是在自家地盘上。所以在酒馆里遇到金翠莲父女后,鲁智深肯定会为这父女两出个头。一来显示自己是这里的地头蛇,二来显示自己是真豪杰。说白了就是不能掉面而且还要放荡不羁。但是仅仅为了这两点就冲动的三拳打死郑屠,那他就不是鲁智深了。鲁智深能在官场混到提辖一职,不是仅仅能打就行的,还要粗中有细。而为何就冲动了呢?一是小种经略相公压根没鸟他,几句话就给他含糊过去了。二是他喜欢上了金翠莲。

  鲁智深不是一个没有理性的人,而什么最容易冲昏理性呢?那就是荷尔蒙了。他的理性表现在如何让父女两出逃,他的失去理性在于看见了要抢自己女人的郑屠后。所有的暴脾气在酝酿之后,鲁智深就爆发了!只三拳就结果了郑屠。冲动过后就是冷静,鲁智深就屁颠屁颠的跑路了。他才不会像宋江武松那样等着被抓。因为是有实质性区别的。宋江武松被抓,其后果不严重。但是他要是被抓估计脑袋就被砍了。因为他杀了郑屠,得罪了一些人的利益。而这些利益的价值,鲁智深还值不起。所以鲁智深跑的很坦荡,跑的很干脆。

  事情总是有喜剧性的一面。跑着跑着居然遇到了金老。鲁智深心中肯定是窃喜的。终于可以娶到小娘子过日子了。到还来不及窃喜多久就失望了。原来小娘子已经嫁给了这家的员外。而这家员外也是个挺有心思的主,先是让庄客喊捉贼,而后知道了是鲁智深又恭敬有加。谁要是被这样一紧一松的折腾一下,肯定啥节奏都被打乱了。鲁智深也就无可奈何的跟着别人走了。没有成为金翠莲的丈夫成了金翠莲的哥哥。自此鲁智深应该是万念俱灭了,当初说好的此生再见必会服侍洒家的诺言就这么没了。所以当员外请鲁智深上山当和尚的时候,鲁智深已经容不得自己的大脑转动了。金翠莲对鲁智深还是很有感情的,毕竟这寺庙里的主持是一位高僧。但是毕竟鲁智深这人不适合过日子,不然也不会这么短的时间就结婚了,把鲁智深扔山上没多久就借口官兵来查走人了。因为等鲁智深反应过来,还不知得有多么尴尬。这位高僧也很够意思,教给鲁智深一套杖法就让鲁智深继续自由自在去了。以色即是空空即是色的理论为基础,其实鲁智深的佛性很高。佛法自然,人世悲苦,弃恶弃善,四大皆空,众生平等,千百轮转,修一金身。鲁智深最后的圆寂相比于他的师兄卢俊义、林冲而言,无疑是对他佛性的最好诠释。

  鲁智深来到师父给他指的庙宇,此庙在京城,他做一个菜园僧,一天也乐的个自在。有几个混混想捉弄他,也被他征服了,习惯了有小弟的生活,这几个混混对他而言但也合适。为了震慑住这群小混混,也便就有了倒拔垂杨柳。这一身的武艺蛮力好在可以收小弟以排解平日里的无聊。

  恰一日,遇见被刺配的林冲。心中甚是激动,与林冲比划几回合,便认兄做弟。而林冲没有可以托付的人,也只能将家眷托付给了鲁智深。而鲁智深的仗义在这一刻深切的体现出来了。有些感情就是一见如故,其厚度与深度完完全全能够超越几十年如一日的感情。每个人都有真感情,这两个身处官场多年的人终于在双方都很落魄,没有外界世俗的框架下,情深意浓。如若两人是当年的禁军教头和地方提辖。我估计除了客套还是客套。

  鲁智深为了林冲也是操碎了心,又是照顾林冲又是传口信的。真可谓是上下操劳,没有一分的抱怨。我们都说陪伴是最长情的告白。这一次,鲁智深真的做到了一个兄弟能做的全部,可以说是胜过了情侣。越是付出那就越是敏感。这也是为何最后鲁智深是和武松约定而不是和林冲约定。因为在招降二龙山的时候,鲁智深期待已久的哥哥没有出现。当然这极有可能是宋江的意思,当然林冲肯定也懂宋江的意思。

  而护送林冲之后的归途中所发生的事点燃了花和尚心中的柴火。话说这一日,借宿一家庄园。庄主也甚是好客,尤其是见了这么一个粗汉子。所以喝酒吃饭的访谈间就透露了有山贼要强抢自己女儿的悲惨遭遇。鲁智深怎么可能受得了强抢民女嘛,想想那郑屠不就是这样嗝屁的嘛。

  但是戏剧性的一幕是,这伙山贼居然是李忠。李忠那是知道鲁智深厉害的,也知道鲁智深是个暴脾气。所以这个事肯定也就作罢。李忠作为一个白手起家的山贼,当然肯定没有鲁智深这么放浪形骸之外了。鲁智深是何等聪明的人,本来就看出来李忠这人不够洒脱,所以趁李忠下山打劫,就把李忠的金银器给劫了走人。这个想想也觉得搞笑。别个给你面子不抢民女,把你请家里吃饭喝酒,完了还下山给你准备盘缠,结果居然把别个东西给顺了就走人。你说这梁子能不结下不?这也是为何二龙山和桃花山没有结盟的原因。上了梁山以后,两人也从来没有合作过。不过这次遇见李忠无疑给了鲁智深一个暗示,像李忠这种人都可以做个山大王悠悠自在,何况是我呢?

  于是鲁智深有了奋斗的目标,必须先拉人结伙。于是就遇到了操刀鬼,操刀鬼这里离京城近,谁的名号好使呢?毋庸置疑是林冲。所以之前陪伴林冲不是没有收获的。而在这里还遇到了早一步来这里的杨志,同样的,杨志使用的还是林冲的名号。所以说操刀鬼跟林冲关系好是众所周知的。不然没事都往这里跑干嘛。而操刀鬼必然也是想借用林冲的口号招揽人才,夺取二龙山。二龙山应该早已被操刀鬼盯上了。所以不管杨志也好鲁智深也好,来了以后都是劝起落草,攻取二龙山,连二龙山的地势人物作战方法都是有准备的。

  于是二龙山被攻克了,鲁智深做上了头把交椅,因为属他跟林冲关系最铁。所以好像又跟他为何那么陪伴林冲有点关系。至此鲁智深已经比较稳定了,直到宋江的出现才迫使鲁智深投靠梁山。

  豹子头林冲

  林冲,八十万禁军枪棒教头,在京城为官多年。作为一个武官,林冲当然有一腔上阵杀我敌寇的热血,如果可以出征在外,他想必会像霍去病,敌寇虽远,犯我家国,必诛之!为什么这样说呢?因为一个对自己可以无比残忍的人,一旦开挂,必定所向披靡。将者,智、信、严、勇、仁。这些林冲都具有,而且不仅具有还多了一样,就是狠,对自己特别狠。

  八十万禁军枪棒教头也可以说是一个武人很好的归宿了,当然林冲还有更高的追求,那就是真正的去到战场,手起刀落,血染夕阳。当然从实际情况看,八十万禁军可能是个虚数,而且宋朝历来有养兵的政策,如果这禁军是禁卫军的话是不可能的,保护皇帝需要的是精兵,需要的是以一当十的兵,而且绝对的赤诚忠心,要训练八十万的赤诚忠心是不可能的,并且历来皇帝的禁卫军都只有两三万,所以这么大数量的军队只可能是养军,就是专门用来处置社会闲杂人等。林冲是他们的枪棒教头,而枪棒教头肯定不止一个,除了枪棒还有骑射、刀剑、布阵等等。所以林冲但凡有追求,那么他肯定是不甘愿只做个枪棒教头的。所以当自己的同事兼好友得罪高俅而被高俅陷害后,并没有让林冲立马望而却步。而高俅也知道林冲有一颗上进的心,所以高俅其实很看的起林冲,也把林冲从禁军教头里拉了出来,准备为己所用。谁知道林冲是个自尊心爆棚的人,本来以为即将赶赴沙场,谁知却被高俅告知去护送生辰纲。这下子林冲不乐意了,在怎么着也是八十万禁军教头怎么能让我去做跑腿的活呢?所以林冲装病了,驳了高俅的面子。但是高俅此刻还没有放弃林冲,既没有为难林冲也没有把林冲调走,依然是想要拉拢林冲。可以说高俅到这时候还是非常喜欢林冲的。但是发生了一件事,高衙内调戏林冲妻子,林冲把高衙内打了。高衙内是谁啊,高俅的儿子,第一次发生这种事,高俅也还宽容了林冲,林冲为了前程也没有瞎逼逼什么。但是高衙内这主也是铁做的脑袋,居然第二次调戏林冲妻子。这次林冲怒了,直接提刀守在了高俅门口。高俅知道林冲是个好面儿的主,自己儿子被打还死不了,但是这次就是用刀剁了,所以这种事是不能发生的,所以只能把林冲剁了。高俅也是个当狠则狠的主,所以能生存下来,坐上了太尉的位子。所以就得找林冲麻烦,所以林冲就顺利的走向刺配之路。

  林冲的刺配之路跟宋江、武松简直就是截然相反,跟卢俊义的一样。其实很简单,林冲、卢俊义都是在政府叫的上号的人,而宋江、武松在政府是没名号的。所以所受的刺配待遇简直就是天壤之别。而林冲也几近死在了刺配路上,如果没有遇到鲁智深。不知道鲁智深到京城的安排是不是他们的师父刻意的安排呢?一个可以给人颁发免死文书的老和尚,教出来的徒弟一个个都牛掰的人,我想是可以预见林冲被害的,毕竟他还不知道林冲的秉性和朝廷的形势吗?

  说实话护送的两个衙役也背,换别人估计就顺当完事交差了,结果遇到了鲁智深护佑的林冲。刚开始还能嚣张嘚瑟一下,到后来就形势大转换了。估计回去也交不了差,只能就这么做一辈子的押解衙役了。

  到了沧州,林冲的受苦之路还没有完,路上是放下脸面让鲁智深护佑他。在沧州林冲更狠了,他放弃了尊严来保全自己,为了报仇。没钱向牢里的监狱长们交保护费,就要挨打,这打下来基本就是废人。所以为了避免这事发生,又“恰遇”柴进来监牢喝酒。林冲豁出去了,他先是假装越狱引起柴进的注意,接着又向柴进借钱十两,柴进推脱身上没带够钱改日给他,他依旧很坚持。结果柴进拿了多的钱给他,他又只要十两。也就是说柴进压根没想借钱给他,他把他的老脸都不要了,就要钱。但是想要柴进的这十两还真不容易。柴进的师傅出来搅局了,那就打呗,好在林冲不是徒有虚名。但是柴进那师傅又接着想要林冲的命,而柴进一句他的师傅平日太趾高气扬欠收拾,就把自己开脱了。林冲赢了,柴进的师傅对林冲说了一句话:“你好狠”。我想这句话真的概括了林冲此时此刻。放下了尊面借银子,别人不愿意他还死缠不放。林冲从一个自尊心爆棚的人到突然低贱到这样,他如果不对自己狠,那么他也就不是他了。当然他唯一还能表现自己气节就是,银子我只要十两,多了不行,少了更不行。

  此后就是风雪山神庙。想来林冲平时为人不错,居然一家酒馆老板给林冲通风报信。才使得林冲不至于葬身山神庙。而林冲回到正常社会的期望也就在山神庙崩塌的那一刻彻底崩塌了。但是林冲从来没有想过自杀,没有想过轻生,虽然林冲身上有很多致命的因素,但是这一点确是一个真正纯爷们儿的象征。

  落草!林冲有着对死亡的害怕,所以只能落草。林冲直奔梁山而去,无奈别人不收,收的话得要林冲纳投名状。所以有了战杨志,结识杨志。杨志此时还一心想着做官,压根没想过落草。但是这件事让林冲上了梁山,但是被王伦排斥。所以后来晁盖上梁山,林冲就砍了王伦。而王伦只不是是林冲出气筒,从林冲被害到上梁山,王伦是第一个因为伤害了林冲自尊心而被砍的人。林冲砍王伦也是砍的干脆利落。

  但是林冲性格上的问题也让林冲含恨而终。自尊心,自尊心让林冲誓要杀死高俅,但是自尊心也让林冲杀不成高俅。因为有宋江在,宋江让杀高俅和梁山人马的未来联系到一起,还抢回来那把让他陷入陷阱的刀,可谓是给足了林冲面子又把林冲捧的没有台阶下。所以林冲杀不了高俅。如果把林冲换成鲁智深和武松,高俅肯定就没命了。

  到杀掉王伦,林冲算是作为开国功臣入伙了梁山。等着宋江来指导一条接近天国却变成了更加悲剧的道路。

  行者武松

  武松这个人很个性,就跟我们现在说的刺头差不多。因为年少轻狂,因为有一身本领,所以傲慢,所以不驯。

  武松身世很可怜,当然更可怜的是他大哥。不仅要承受父母逝去的悲惨事实,同时还要养大武松。作为一个兄长,真的对武松有着父亲般的关怀。所以有这样的一个亲哥哥,武松可以说是幸福的,武大郎并没有因为自己相貌的丑陋受到他人的攻击而心里扭曲,而是给了武松一个很好的成长环境。这才促成了一个我们后人为之津津乐道的武松。

  武松由于成长环境好,加上从他哥哥那里吸走的灵气,武松长的伟岸俊郎而有一身本事。但是武松是一个不服输而冲动的人。第一次犯事就是以为把人给打死了,然后直接跑路。这时的武松可以说是还不懂事,还不懂得收敛和考虑他人的感受,最主要的还是他哥哥的感受。一晃在外漂泊一年多,一直居住在柴进的庄上,而这一年多的日子肯定没有在家有武大郎照顾的舒服。所以这一年也可以说是武松内修的一年,同时柴进又是个好舞刀弄枪的贵族,所以说武松这一年不仅性格好多了,而且武艺想必有所提升。而就在这里结识了宋江。此刻的宋江已经名声在外,得以结识宋江也是一个江湖中人的期望。所以面对宋江,武松第一眼错了惊讶宋江就长这样以外,剩下的只能是佩服。但是,宋江作为一个有抱负的人见了武松这样落魄的人才,宋江心里肯定只有一个想法,这人将来一定要惟我所用。所以武松将来的命运也就这样被安排了。虽然武松很崇敬宋江,但是毕竟只一面之缘,所以还没有到为宋江出生入死。而且又得知当初被打死的人只是晕了,又活了回来,在阔别哥哥这么久的日子里,当然最重要的是回去找自己的哥哥,何况现在的自己是有真本事。

  回家的路总是迫不及待的,加之自己又有真本事,所以人也就不那么讲究危险。这也就说到了著名的景阳冈打虎。武松是一个毛躁的人,这样的人一个特点就是一根筋。三碗不过岗他不信,他要去试试。有老虎他不信,他要去闯闯。相比于宋江、鲁智深而言,武松更是一个天性使然的人。武松的倔脾气来自他的一颗强大的自尊心,一颗非常想要证明自己的表现欲。景阳冈其实就是武松想要表现自己,所以外部的什么三碗不过岗、有老虎,对他就像是激将法,这种激将法对武松可以说是难以抗拒的自尊心作怪。可是没曾想到真的遇见了老虎,那就只能干死老虎了,这估计是武松意料之外的事了,喝醉酒的人哪里管什么有没有老虎之类。见到老虎那一刻,武松估计立马就酒醒了,通过搏杀,武松活下来,老虎被杀。这件壮举当然不能放过了,所以这事逢人就得提起,不然没一点江湖成就怎么行走江湖满足自尊心呢?

  打虎的事迹传遍乡野,他也成功因为打虎而谋的都头一职。他也成功的遇见了他的哥哥。按理说这样的结局也不错,既有了成就,又有了美好的团圆,如果余生就这样过,武松想来也不觉得不好,毕竟他没有宋江的抱负,也没有林冲的渴望。但是上天没想过让武松安宁。这就说到了潘金莲。

  潘金莲是武大郎的妻子,平日里也规规矩矩,老老实实的跟着武大郎生活,毕竟跟武大郎在一起结束了以往苦不堪言的奴隶生活,还有个人疼她。但是武松的出现一下子击溃了潘金莲的防线。因为武松跟武大郎比起来那简直是天上地下的差别,而且武松又是个英雄。人的欲望是无限的,何况铁铮铮的强烈对比摆在潘金莲的面前。潘金莲那情窦还不会如洪水猛兽一般汹涌而出,一代枭雄尚且迷失在感情里不能自拔,何况对于一个大字不识的女人。这样的情感所激发的荷尔蒙是她所没办法控制住的。她知道武松是兄弟,她知道自己已经是武松嫂嫂,但是那么刺激眼球的对比她能磨灭?而且每日都在不断的重复,不断的煎熬会使人失去理性而突然迸发。所以潘金莲忍不住去诱惑武松。武松心里定是煎熬的,如此美的诱惑,假如潘金莲不是他嫂嫂,他定然会与她情意绵绵长相厮守。但是武松可以忍住,因为这女人是他哥哥的女人,他在外见识世面,如今又是打虎英雄。他不能违背道义,他虽然没有抱负但是有颗强烈的自尊心。他不可能为了一个女人违背道德,何况成为英雄的他还会缺少标志的女人吗?所以潘金莲被命运捉弄了,她以为她看穿了武松的自尊心,她以为感情不用考虑太多,真是太天真了。

  武松心里很纠结,突然的平衡一下被打破了。他只能躲避,他知道如果还一直待在那里迟早会出事,躲避就是掩饰心里的不安。直到要外出办公,武松才去武大郎那里。但是此时冷静过的武松对潘金莲看法已经改变了。那就是怀疑,怀疑很可怕,它是一切灾难的源头。所以武松当着武大郎和潘金莲要武大郎晚出早归。武大郎当然很听话,因为武松担心的跟他担心的一样。但是对于潘金莲而言,怀疑是谁能忍受的,想她潘金莲除了诱惑过武松,还曾干过别的见不得人的事?

  欲望是无穷的,外面的世界一旦开了一扇门,人的本能反应就是去看一看。武松打开了这扇门,但却终止不了这扇门越开越大。所以当另一个男人的出现,以一个有钱有范儿的姿态出现的时候。潘金莲已然没有办法回去了,所有的悲剧就一幕幕接着一幕幕的演下去了。直到被命运相继愚弄的人都逐一离开的时候,这场闹剧才得以结束。而武松这一次真的离开了入父的哥哥,独自面对人生路了。

  这一次杀了人没有跑路了,因为他很绝望,根本不知道往哪里去。所有的爱恨情仇一下消失了,武松木纳了。所以自首是最好的选择,因为有人能给你指出去哪儿。其实大部分上梁山的人都跟武松一样,在犯了一个难以回到正途的事之后变得木讷,只得听从他人的安排,不然还能上哪儿呢?而宋江之所以配得上及时雨的称号,在于他努力的把众人拉回正途,虽然大部分人结局很凄惨,但是至少让他们的灵魂得以安息。

  由于武松是英雄,也没有得罪权贵,武松侥幸的免于一死。走上了刺配之路。武松的刺配之路那简直可以把林冲给羡慕死。林冲蚂蚁都没踩死一只,可是一路走来可以说是受尽折磨委屈,武松一路那才叫潇洒,不但是观光旅游还有两个公职人员服务。武松本来也就是没有归宿、没有灵魂的人,所以武松天不怕地不怕。一听说母夜叉的人肉包子,就想去犯点浑,而最倒霉的还就是那公差了,一路让武松舒坦了居然还得跟着毛线。他们可是有归宿的人啊。

  母夜叉和菜园子哪里是武松的对手啊。毕竟武松跟过柴进,当过都头,岂是没受过训练的乡野酒倌斗的过的?所以武松是彻彻底底的耍浑了。但是,母夜叉和菜园子的生死不离撼动了武松,尤其在刚刚经历了人生震动之后。而母夜叉和菜园子也给了武松新的归宿,新的灵魂,突然让武松觉得原来活着就不会孤单。

  继续踏上刺配之路。在牢里被小牢头相中,觉得是个好打人,于是好酒好菜招呼着。武松这人就是冲动,一听完小牢头的遭遇便要扑出去打那蒋门神。压根就没有搞明白人家蒋门神为何那么吊,敢霸占酒楼。说出去的话就一定要实践,这就是武松对于好汉最坚定不移的信念。

  蒋门神被打了,捞钱的酒楼没了,那岂能就这么轻而易举的算了?打狗还得看主人,主人肯定也就不乐意了。武松那般轻佻大意,容易得意忘形的人,岂能不被算计?武松走上了第二次刺配之路。这条路就跟林冲很像了,当有个权力的视线盯着你的时候,是过的最惨的。可是武松命不该绝,杀了派去的杀手,又反身杀回。在鸳鸯楼血溅四方,快意恩仇,用鲜血谱写历史曲子。

  犯了官命和犯了民命就不一样了,这才是草木皆兵。而小牢头势单力薄,能自保已经不错了。武松的路只有亡命天涯。幸而遇上了母夜叉和菜园子,给武松指明了道路,那便是去二龙山落草为寇,彻底了断正世的沧桑,而那一身行者服饰也正合了武松心意,看尽人世,凄凉悲怆,如此行者,随风逐叶,悠游天地,此去不回,了无牵挂。

  二龙山此时已是鲁智深的山头,两个被红尘折磨的人,当然是惺惺相惜,眷恋与共。和鲁智深一样,在这里,只为等一个人的出现,共赴梁山。

  梁山的日子

  宋江是一个称职的大哥,虽然不乏权术,但是宋江真的为众兄弟在开辟一天回归正途的道路。这条路走的很艰难,这条路留下了太多的血泪。但是宋江没有动摇,一直很坚信只要他够努力,就可以走到。

  先是对付祝家庄,说实话,刚开始的梁山就是乌合之众,没有过多的正规作战经验,打个祝家庄还打的要死要活。祝家庄是什么啊,就是一个财主管辖的一个地界,说实话这个时候的宋江要是被朝廷看中,估计后面的故事就成了屠杀。就是打一个祝家庄都打的这么艰难的情况下,宋江还是选择前行,选择一个个更大的敌人。但是一路的交战终于让梁山不再是乌合之众,随着真正的将军加入梁山,梁山已经脱胎换骨,不再是简简单单的山贼草寇。

  而为了让梁山彻彻底底的走上正途,宋江也算是操碎了心。既要面对朝廷的劫难,又要面对自己人的异议。好在宋江很坚定,从来没把困难当做困难。就是那高俅带大兵来剿,宋江也没有看到绝望,而是看到了回归正途的筹码。宋江不是一个完美的人,他很老奸巨猾很懂权谋权术,而且武功不高智商不行见识也短,但是他的目标把这些都淡化了,而且为了这一个伟大的目标,他实实在在的实践着。

  终于,他们回到了正途的怀抱。但是,正途不代表着安稳。又是无尽的厮杀,又是无尽的死亡。正以为方腊的结束就结束了所有的厮杀,可以好好的告慰一下亡灵的时候。新的厮杀又开始了,这一次宋江再没能幸免于难,因为宋江没有了梁山没有了可以让他坚定的信念。他觉得他应该干的事已经干完了,所以当毒酒来的时候,除了唏嘘自己的命运为何就是这么的不公,他其实已经没有什么遗憾了。梁山的人回归到社会中,梁山的魂有人去祭奠,全了上阵抵御外敌的梦,平了国家的内乱。还有什么抱负可以实现呢?这一生已经足够宋江安心的画个句号了。

  对于林冲,他是悲剧的,为了仇恨而活着。但当仇恨就在眼下可以了断的时候,他为了所谓的道义和大部分人的利益而失之交臂。最终忧郁沉积,不日暴病而亡。

  鲁智深看破了红尘,了无牵挂,得了佛法真谛,以一尊佛的姿态圆寂而已,离开的像一只自由的小鸟,谁都没告诉,谁都猜不到,仍然是那般自由自在。

  武松说过要和鲁智深一起归隐佛门深处,从此不过问人间烟火,对那个曾经深深刺激自己的世界道一声离别。而他也真的陪着鲁智深的墓在六和寺静静的安度余生,想必应该洞彻了万事因由,真的随了一个行者的境界。

  很感叹水浒为何只是一部小说,更感叹施耐庵居然能把一部小说写的以假乱真。作为一部讲古惑仔起家的故事,它洞悉了人性天理命运道德法律。水浒的传神是历史所无法冲刷掉的,而是会冲刷的越来越锃亮。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