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界之千江月 第一卷 前世今生 第四章 苍龙与椿的婚礼

第四章苍龙与椿的婚礼

穿上传统的祭司长老长袍,我抽到的花签是桃花,桂香含着笑为我在颈间和祼露的双臂上绘上缠枝桃花,盛放的与半开的还有含苞的花开在我的颈间与锁骨上,白里透红的绯色与白晰的肤色相映,也算不上妖艳。

桂香问:“你一会要以长老的身份去为椿祝福,记得要心境澄明,面容表情一定要恰到好处,不要让旁人误会你对苍龙还有留恋,让别有用心的人散布些不好听的话语。”

桂香这句话,从我早上睁开眼睛起,她就已经说了不下三十遍了。我无奈的一笑,接着青龙出现在情海,他问我:“你今天挑了谁做你的守护?”

我今天还真没有人可以当守护,只能反问他一句:“你今天不是要去给风魔公主音做护花使者么?小心喔,我可是听说血魔宫那位二世子追她追的很紧喔!”

青龙露出个不值一哂的表情,说:“隐托我带话给你,他想约你去沧澜山看云海。”

我听了一笑,这风魔世子隐确是个多情种,自那天在我这里失了手后,便遣散了后宫,看起来诚意实足。几次三番前来邀约都被我拒了,今次更是让青龙来做说客,我也是相当佩服他的耐心。

我看着青龙说:“怎么,为了追到那风魔公主,连我都开始出卖了!”

青龙将目光飘向别处,对我说:“我只负责传信!要不要去,是你的事。”

我收回目光说:“不去。”

青龙眉头一松,人影便消散了。

此次祭司族族长首徒椿与魔龙族少君苍龙的婚典在魔龙宫举行,所有魔族首领都应邀参加婚典。因为椿是祭司一族的族长继承人,苍龙是魔龙尊者位的顺位第一继承人,这两人的婚典祭司与魔龙一族都需要派身份最尊贵的长老来为他们主持婚仪。同时,这也是祭司一族第一次不在祭司禁地相思海为族长继承人举行婚典,所以祭司一族的百来位长老全部赶赴魔龙宫,共同参与这次婚典的安排。

现任魔后沁言与现任魔尊奇当年是先在祭司一族禁地中按照祭司一族规矩举行的婚仪,等奇在魔龙宫立沁言为后时的大典上,并没有出现太多祭司长老,所以椿与苍龙这次婚典的盛大程度直接超越了当年魔尊奇的立后大典。

我坐在沁言的身边,她这次抽到的花签是芍药,她与奇的双生女儿星与心分别抽到的是山杏与红梅,均与我一样绘在颈间延伸到锁骨上,星与心也已经有一千多岁了,幻化成十来岁女童的模样,分别倚坐在沁言的脚边,我看着这一双孩子,心里暖暖的。沁言对我说:“我想起小时侯在族里参加族人婚礼时的情形,我俩就是这样坐在阿妈的脚边。”我看着她微润的眼眶,与她揽肩碰触了一下额头,我说:“哎,等椿为苍龙生下孩子,你可就是师公了,我们是不是要考虑换个外貌形态?”

沁言撒娇的倒向她身边魔尊奇的怀里,答:“不要,我就喜欢我现在的样子!”

奇只宠溺的对她一笑,将目光投向身着大红嫁衣走向尊位的椿,椿向二尊行礼,按祭司规矩,得由沁言将她交由新郎,再由我与众位长老为她二人祝福。因为她是新娘子,不用抽签,直接在祼露的香肩上绘上了象征夫妇之情的合欢花,与她艳丽的容颜相衬,美得夺目。

我由衷赞叹:“椿,你今天真美!”

椿含羞一笑,看着我说:“我给你备了一套相同的嫁衣,你要与我一同穿不?”

我听了一怔,不远处的祭坛边,苍龙正在听祭司一族的长老讲解一些礼仪,他没有看我。这已经是今天第几次注目于他,我不太记得了,反正,他今天,完全无视了我的存在。

金的笑容,金的话又回响在耳边,金说:“苍龙像思,还有,他爱你!”

金极温柔的笑着问我:“你所抱歉的,是苍龙,还是椿?”

心湖微荡,收回思绪,看见椿仍然跪在地上,正在向沁言呈情,大意是想替苍龙求娶我,与我一同嫁与苍龙为妻,待苍龙继任魔尊之位后,可以立我为魔后,而她甘愿为侧妃,只协助苍龙打理魔龙一族的事务。

许是新娘子在这跪的久了点,庆典内先到的各位长老均往这边注目过来。待椿呈情完毕,沁言倚在奇的怀里,将目光投注到苍龙的身上,问我:“莲儿,你的意思呢?”

我说:“我不愿意!”

魔龙一族生而专情,这也是为什么当年思临死前会为我下那样一个诅咒的原因。思当年诅咒我,一生为情所苦;她的原话是:“你会获得永恒的爱情,但得到便是失去的开始,你所爱的每一个男人都将背弃你并痛恨你。”须知男女情变,在祭司一族的眼里,根本就不是问题。爱便长相守,不爱便相忘,哪来那么多的刻骨铭心,要死要活。魔界这么大,美好的事物这么多,怎能将心力浪费在彼此相怨上?

而魔龙一族的男女,让他们动心很难,可一旦动心,就再没有可以收回的可能,他们一生只能为一人而动心。若魔龙一族的人要变心,首先觉得痛苦的,是那个变了心、对旁人动了情的人。相较于祭司一族奉行的“君若无心我便休”的原则,这魔龙一族,大都是钻牛角尖的死心眼,所以思给我下一个这样的诅咒想要刺激我,实在是选错了对象。

只是椿这种在大婚当日想要与旁人一同嫁给自己夫君的,在祭司一族,确实也算得上是头一个了。

得了我的回答,沁言看着椿说:“你听见了!”

椿看着我正要相劝,沁言对她说:“那你就欢欢喜喜做你的新嫁娘吧,此事,不可再提!”

椿看着沁言,沁言看着她的眼神中闪过一丝凌利,椿只得点头起身,由星与心一左一右牵了裙摆而去。我越过她离去的背影,看到风魔一族出现在婚典现场,只是人人脸上明显的不满,各色倾城中,唯独少了那位青龙的心上人。

我在几案下捅了一下沁言的腰,问:“你去招惹风魔一族了?”

沁言抬眉看了风魔座席上的人一眼,说:“就因为那孩子一句话,害得你和青儿差点丢了性命,我怕我一会看见那孩子忍不住开杀戒,这毕竟是椿大喜的日子,我还是眼不见为净!”

风魔公主音一年前在她五千岁成年生辰礼的前一个月放出话来,谁能送她一块无双的紫玉做生辰贺礼,她就考虑在她生辰那天为此人独舞一曲。青龙得了消息就一个人跑到了沧海去取紫玉,自个差点做了海妖的点心不说,还累得我为了救他受了重伤,沁言把这笔帐算在音身上,也不是完全没有道理。毕竟传世紫玉在魔界是权利与地位的象征,这位当时也不晓是起的什么心思,姑且当做简单的少女争胜之心看待吧。

微闭双目,迅速触动与桂香的契约,传递给她一个讯息:为自己抽一个花签,椿与苍龙的婚礼,由你来主持!

婚典正式开始,本应做为祭司长老站在祭坛上主持婚典的我,依然坐在魔后边的侧席上,奇倚在他的王座上,看着祭坛上的新人问我:“哎,刚才让你一起嫁了你不愿意,这会是恼了连婚典都不去主持了么?”

我饮一口杯中酒,说:“等着!”

话音方落,半空中落下一阵桂花雨,馨香扑鼻,着祭司长老袍的桂香出现在祭坛上,以祭司族姻缘长老的身份为椿与苍龙主持婚典。我听着桂香举着长老权杖郑重对二人说:“祭司一族族长继承人椿,魔龙一族少君苍龙,本座以祭司一族姻缘长老的名义为你二人证婚,祝福你们永结同心,永不分离!”

桂香生前确实是祭司一族的姻缘长老,同时也是风魔一族的王后,于万年前的那场牵连整个魔界的战事中战死,此时以侍神的形态重生,当是出乎在场所有人的意料之外了。风魔一族的人此时见了她,立时怨恨全消,恭敬向她行礼,礼成后,桂香只是笑着与他们一一交谈坐在了风魔一族的首席。

待沁言宣布礼成,祭司一族的少女们跳起了祭司祝婚的百花舞,由沁言领舞,我在台下坐着。奇又对我说:“这百花舞缺了你这朵桃花不合适吧?我记得当年我与沁言在相思海成婚的时候,你可是带着那帮小姑娘跳了三天三夜,这会不会是想偷懒吧?”

我提醒他看看他下手坐着的那位小祖宗的面色,我只在这坐着那位的眼神都恨不得把我给生切了:青龙正因为他的心上人不能参与此次盛会而恼恨,那位原本准备的献舞也被取消了,我若下场去跳舞,真不晓得这位祖宗会不会忍得住不在他大哥的婚礼上生事。

待祭司一族的祝祷仪式完毕,便是按魔龙一族的规矩,由魔龙一族的族长和新郎的父亲同时为他们的婚事祝祷。奇是苍龙与青龙名义上的父亲,也是魔龙一族的现任族长,这个仪式自然是由他来主持。

当年他们的生父金战死的时候,苍龙还未成年,青鸾则只不过是一枚封印在魔龙禁地红海的龙蛋,金战死,若非苍龙日日以自身精血与修为来养护他,他能不能被孵出来还是个问题。苍龙对于青龙也可以说得上是名副其实的长兄如父了。

青龙按规矩代他大哥将新娘子迎到魔龙一族的席上,新郎苍龙执着新娘子椿的手等着魔尊奇离座前往魔龙一族的席位进行祝祷,我对起身的奇说:“你镇定一点。”

奇不解的看了我一眼,迈步向前。就在他起身迈步向前的同时,一个身影出现在了奇的身侧,婚典突然寂静了,原本正在热闹交谈的人们停下了一切的动作,目光紧盯着现任魔尊奇和身边的前任魔尊,苍龙与青龙的生父——金!

沁言撞了我的肩头一下,附耳说:“难道你把力量借给我后会弱到只能以八岁幼童的形态存在,原来你把他做成侍神了!你也不怕他会反噬。”

我将金做成侍神时,身上还有着与青龙同生共死的契约,金若反噬我,青龙必死!至少到目前为止,我还没有见过不爱自己孩子的父亲,更何况是这极为看重血亲的魔龙一族,我还真没担心过。至于现在,我去年刚救过青龙一命,按规矩,这父子仨人都已经失去了向我寻仇的资格,魔龙一族最是守诺,我放心的很。

两位尊者的婚礼祝祷完毕,花海飘香,椿与苍龙终于成为魔龙一族认可的夫妻,椿也成为魔龙一族认可的未来王后,从早上到现在一直都不曾看过我一眼的苍龙终于将目光投向我,以唇语说:“谢谢!”

我微笑着冲他举杯,将杯中酒一饮而尽。酒香沁脾,味道却生涩,一直渗入心底。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