抑郁症

别把自己定义成病人,不然你会真的生病的。

这两天情绪低落,整体睡不醒的样子,无精打采,有一天早上突然醒了,很清醒的脑子里出现了这样一个想法:还不如死了好!

前一阵子最难的时候,我硬是憋着这口气挺过来了,鼓了一额头的包,就是那种从皮肤内层鼓出来的压力痘,那种感觉就像芦笋从厚厚的泥土中破土而出,而我的压力顺着毛孔,顶破毛囊组织,像一座座小山似的从额头冒了出来。吃药、失眠、强迫着自己去积极,然后都挺过来,可是就突然早上有了这样一个想法,我愣了。

找不到起床的理由,于是我就死尸一般的躺了半个小时,挨着上班的点,浑浑噩噩的走了。我不能再迟到了,因为不想看到部门经理那一副可恶的嘴脸。

2016年,是我疯狂做自媒体的一年,日日更天天写,我认识了好多自媒体上的小编,并且跟他们主动聊天,其中里面有一个,他写了一个抑郁症的朋友,每日用自虐的方式缓解自己内心的痛苦,我知道了那种自虐叫痛苦转移,将精神痛苦转移到肉身上,那么人的心里就不那么难受了。

比起用小刀划伤自己,经常用的还是牙咬,你突然伸出手,咬了自己的胳膊,然后又拿起手机打了一下自己膨胀的脑袋。这些会让你忘记精神的疼痛,将难受转移到身体上,然后伴着眼泪,痛哭一会,最后在被子里睡着。

有一段时间很想去心理健康中心,看看心理医生,但中国大多数的心理医生不会听你讲太多,他们最后就是会引导你去药物治疗,然后让你付钱买药。我不喜欢吃药,一来没钱,二来被医生坑着买药已经太多次了,那么多钱的药,还不如拿来去搓一顿来的划算。

准确的来说,我是轻度抑郁,算不上抑郁症,但有时候抑郁的原因是因为自己太闲了,闲的有时间去怀疑自己是不是病了。好在我和家人住在一起,还有好多的一日三餐和一个即将出生的小外甥和妈妈让我的责任心不断放大,以至于白天没有时间去思考生病的问题,思考的问题渐渐缩短,我开始把一切体力劳动安排的满满的,白天做饭,做蛋糕,做馒头,做豆沙包,有时候还会乱七八糟的打扫卫生。再难受的睡不着的时候就悄悄的喝一杯红酒,借着酒劲昏昏入睡。

都是时间是最好的药,可对于一个记忆力好又固执的人来说,它真的不能解决问题,反而会随着时间的增加不断加深痛苦。但转移注意力却是最好的让他们活下去的方式。

3年多,我用这些时间,照顾了一个外甥,学会做各种饭菜,反正已经能一个人吵一桌子菜的水平了。

这两天突然就产生了这样的念头,实在是不应该的行为。我没有多少朋友,很多的时间就是一个人在屋里子做点事,或洗洗衣服,或打扫打扫卫生,或洗洗头发,看着时间一点点过去,然后让自己乖乖睡觉。

…不知道以后会怎样,但我想我还是热爱生活的,只不过表面上变成了波澜不惊,祝愿那些曾经抑郁或着正在抑郁的你们也和我一样,死撑着活到明天,死撑着睁开眼睛…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