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愁

当你走进这欢乐场

背上所有的梦与想

各色的脸上各色的妆

没人记得你的模样

三巡酒过你在角落

固执地唱着苦涩的歌

听他在喧嚣里被淹没

你拿起酒杯对自己说

一杯敬明天

一杯敬死亡

穿透我的身体

聚散的迷茫

如果天亮之后匆忙离场

清醒的人最荒唐

害怕天亮之后

总是离场

清醒的人最荒唐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