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房子

01

这是一座老房子,没有人清楚它的来历。

这是一座空房子,空置许久,灰瓦屋顶为流浪的种子提供了休憩之地,院内青砖铺地,青苔杂草散落生长,年复一年,四季轮回,草长荣枯,不知道过了几个年头了。那些植物竟然并没有野蛮肆意扩张,而是在适度范围内维持了一种恰到好处的平衡。

这座房子外观与其他自古久流传下来的房子并没有太大差异。但他以一种特有的磁场伫立在那里,就像某件古董真宝,流落了市井,与其余赝品次货混在一起叫卖。

周围的人都对这座房子有所忌惮,避而远之,来自某个可怕的流言或某段毛骨悚然的经历。

这座房子,确实如此。

02

夜幕将临,晚风有节奏地敲打着门窗,仿佛一种信号。

屋里的“东西”收到信号,开始活动了。

墙上的画脱离墙体,以一种惬意的姿态在楼上楼下飘动;椅子们伸伸懒腰,活动着筋骨;留声机进行简单的开场白之后,播放着一首优美愉悦的曲子;书架上的书跳离书架,随着音乐舞蹈。

该动的都动起来了。

“我恋爱了。他一到我身边,我就能感觉到温热,他也是爱我的,从我第一次遇见他,他就那么一动不动深情得看着我,我的体温一直上升。我每天最大的期待,就是看见他,可是他忽冷忽热,忽远忽近,有时会迟到,有时根本不来,我真的搞不懂他,也搞不懂我自己。”窗帘小姐飘落倚靠在窗台上,盯着外面的月亮,“这个家伙长的可真像他,像又怎样呢,我不喜欢。”

卧在柜子底下的老照片也出来散心,他骄傲地走到大伙儿中间:“看我身上这温馨的一家三口。不要以为我一直都是这寒酸模样,女主人曾经花大价钱给我置办了一身行头,可那玻璃框太闷了,有一天,我趁主人不注意自己溜下桌子,终于摆脱了那框框。舒服。”“哦,我记得那天,那天主人刚把我带回家。”一本故事书停下舞蹈,应和道。

然后故事书跳到沙发上,惬意地坐下:“想当初,每天晚上我都会伏在男主人的手掌上,他的声音厚重温和,是我的舞蹈最好的伴奏。唉,还有小主人,每天晚上看着她渐渐入睡的可爱模样,没了我,真不知道她怎么睡觉。”

“喂,老弟,每天晚上陪她睡觉的明明是我。”老虎布偶从衣柜里走出来,大摇大摆走到故事书面前。

“他们走的那天有急事,所以才没有带走我。”

“是啊,都没来得及把我们放回柜子大哥里面。”咖啡杯姐妹说道。

“他们还会回来吗?”

“会——。”

接着是一段长久的沉默,他们好像都陷入了各自的沉思里。

03

“滴答滴答,我只负责报时,不管人在不在,时间永远向前,滴答滴答。”时钟突然的报时打破了沉默。

“哈哈,还记得被我们赶走的那几户人家吗?”

“当然记得,哈哈!”

“那胖女人每次坐在我的身上,我这老骨头都感觉要散架了,她再待下去,我就命不久矣咯。”藤椅说。

“那个做官的男人还是我赶走的呢,我不喜欢他的做派。”

木马:“我讨厌那个小男孩,他老是摔打我。”

“不过,之后再也没有人住进来了,上次来那人,说什么——鬼屋?没人来,没意思了。”

外面的天微微泛白,晚风歇了班,屋里的他们一个接一个开始打起哈欠。窗帘小姐的爱人快来了。

04

这天,一对年轻的夫妇手挽着手在街道上散步,正好经过老房子。

“我好像在哪里见过这所房子。”女士被这座房子吸引,停了下来,眼神望了进去,“很奇怪,看到它便觉得很熟悉,好像我曾经在这里生活过。”

“我想起了爸妈,想起了童年,许多零星的记忆片段好像正在从我脑子里冒出来,可我又不确定是否是真实的。”

她的先生微笑着看着她:“或许你真的在这里生活过,记忆是一种愚弄人的东西,感觉往往更真实,它会绕过记忆的陷阱。”

05

两个月后,一个阳光明媚的午后,那对年轻的夫妇搬进了这所房子。

从此以后,他们再也没有离开过。毫无疑问,他们接受了他们。至于原因,或许是物归其主,或许更加久远。

“滴答滴答,时间永远向前。”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今天是2019年12月7日。外公过世后的第二天。大舅家的大堂中央挂着黑色条幅,上面印着“沉痛哀悼”四个白...
    璟翰逸文阅读 135评论 4 9
  • 一座老房子,突然跃入我的视线。 它,像古墓走出的老者,摇摇晃晃。长年积雨下落叶的味道,不时坠落的尘土,诉说它的心事...
    素心suxin阅读 5,106评论 124 220
  • 鬼神之说,自古都有,尤其一些偏远山区,小时候经常会听一些老人家说起过,那个时候太小,小得根本不知道什么叫做害怕,只...
    卷福mama阅读 265评论 3 6
  • 他们都不知道这座老房子的具体年代,总之是很有些年头了。据说本来是当地的一个大地主的众多宅邸中的一间。可后来其他的都...
    遣词君阅读 176评论 2 6
  • 久违的晴天,家长会。 家长大会开好到教室时,离放学已经没多少时间了。班主任说已经安排了三个家长分享经验。 放学铃声...
    飘雪儿5阅读 3,520评论 13 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