镜(一-下1)故人归

      路景凝看见刘兄有些发呆,轻声说:“既然刘兄有心事在身,在下刚好也要处理家中琐事,也就先告辞了。”这回,刘兄点了点头,没再多话。路景凝还有些奇怪,但也没多过问便匆匆离开。

        刘兄看着路景凝渐渐远去的身影,若有所思。他站起身,对着一个没人的地方说:“走吧。”一个黑暗的地方显现处一个人影来,声音冷冽:“是,大人。”这个人大概是个影卫,顿时又潜藏回黑暗中。

        刘兄回到寄存马的农家中,牵回自己的马。马停在了一所府邸前,大门紧锁着,看样子是个大户人家。刘兄牵起缰绳绕到后院,把马引到了马厩里。安置好他的马,他快步离开,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玄,洛阳城里有几户姓路的人家?”

      “回大人的话,七户。”

      “这七户之间可有亲属关系?”

        “未曾听闻。”

        玄的话,让刘兄陷入了沉思。既然互相没有亲属关系,那么这个路景凝很可能就是他的儿子。这事一定要弄清楚。“玄,这两天你就去调查一下那个叫路景凝的人。密切关注他的动向,实时向我报告。”我要弄清楚,这之间的联系。

      “是,大人!”玄在说话间就消失了

      “将军!皇上命你即刻进宫,说是有要事与你商谈。”大管家慌里慌张地来报告。真是,事儿真多。刘兄整理一下衣冠,跨出了门槛。大门外已有马车等候。

        “微臣刘璟骐参见圣上。”刘兄,不对是刘璟骐拱手向龙椅上的皇帝行礼。

      “刘大将军啊,朕可是多日未见你了啊。今日特地召你入宫,和你叙叙旧。你可不要推辞啊。”皇帝哈哈大笑反倒引起刘璟骐的一阵哆嗦。

      “既是圣上的美意,微臣自然不敢推却。”刘璟骐依然淡淡地站在原地,未露出任何喜悦与否的表情。这皇帝老儿闲的没事干是吗,叙什么旧啊。家里一堆事儿呢。刘璟骐一个人心里发着牢骚,颇为不满。他可不敢说不来,搞不好是要掉脑袋的。真不知道玄的事办的怎么样了。

      “刘大将军有心事?莫不是看上哪家的姑娘了吧。朕给你下个婚书。”皇帝开着刘璟骐的玩笑让他跟不自在了。不对,事出反常必有妖,皇帝今天不是没吃对药就是有事。不行,我要不还是先溜吧。“皇上......”“刘大将军想走了?这可不好。答应人的事怎么能出尔反尔呢?留下来啊,朕给你设宴。”什么?设宴?怎么我连溜的机会都没有啊。算了,既来之则安之。我就认命陪皇帝叙叙旧。也许夜深也就放我走了。

      “微臣谢皇上。”


        皇帝和刘璟骐一起走到皇家花园里,那里竟然摆了宴席。树枝上挂着色彩斑斓的丝带,点着小灯笼。橘黄色的火焰小小的一团在树枝间闪烁着。空地上摆放着几张案,案面上精致的菜肴令人食欲顿开。刘璟骐摸摸突然咕咕叫的肚子,才想起自己自从跟路景凝喝过酒后还没吃饭。喂喂侧头瞥一眼皇帝,发现他正用慈爱的眼光看着自己。是的,慈爱。皇帝今天绝对不正常!

      “父皇。您来了。”一道清脆不失温柔的声音从身后传来。转身一看竟是公主红玉。

        “参见公主。”

        “刘璟骐?你也来啦?”公主的声音中夹杂着欣喜与惊讶。刘大将军很无奈。我是该来呢还是不该来,见到我至于这么惊讶吗。

      “咳咳。今日召诸位前来是为公主选驸马的。你们都是当朝的重要官员。能力也有,才貌也有。朕特意摆宴就是为了看你们谁能讨得公主的欢心。接下来,就是你们自己的事了。朕年纪大了,就先休息了。”皇帝说完还不忘咳嗽两声,大概真的老了。

        “恭送皇上。”众人齐声说。

        刘璟骐这才发现,这里来了不少人啊。都是青年才俊,自己还认识不少人。

        “呦,这不刘大将军吗。怎么今个儿也来了。不是公务繁忙吗?”一听这声音,刘璟骐就知道这是自己的一个发小,肖剑。人如其名,有点儿贱。此刻正把手搭在刘璟骐的肩膀上与他嬉皮笑脸。

        “你给我去一边儿去,少贫。要不是皇上找我入宫,我都不知道有这么回事儿!”

        “是是是,刘大将军一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不屑于撒谎,是吧。”这话说对了。我爱听。刘璟骐心里挺高兴。

        可他没发现一旁的公主一直默默地听着他们的谈话。各个青年才俊端着酒杯向公主敬酒,公主淡然一笑,以水代之。青年们讨了个没趣,也就坐回到自己的座位上,与旁边的人聊天。皇帝一心想办的招亲大会成了座谈会,不知他心里怎么想。

        “刘璟骐,你不去喝酒吗?”红玉公主拿着酒杯递给刘璟骐。她虽贵为公主,倒是没有公主的架子。大大咧咧的性情倒也招人喜爱。刘璟骐摇摇头,微微一笑。公主也不再说话,静静地看着刘璟骐,把他看的心里毛毛的。他转过头,问道:“公主有事吗?”“没事呀。”真没事?管他呢,和自己没关系。

        公主发现刘璟骐不理自己,也离开了。偌大的宴会上只剩下一群男子天南海北地高谈阔论。

        刘璟骐待不下去了,拍拍屁股准备走人。半路的“程咬金”偏不让他走,就是那个肖剑。世界之大,无奇不有。肖剑的脸皮就是世界奇迹,可能比千层糕还厚。他笑眯眯地说:“大将军别走呀,来了还没喝酒呢。”还要喝酒?你也不看看自己醉成了什么样!真是够了。

        “我不喝,我要回家!”刘璟骐生硬地掰开肖剑揪住自己袖口的手,快步离开,才不管肖剑一个人在自己身后大喊大叫。

      匆匆忙忙赶回家后,玄已经在等候了。掩上门,刘璟骐迫不及待地问情况。

      “回大人,那个路景凝的家在城东边,那边只有他们一家姓路。家中除下人外的确只有三人,无外人出入。路景凝回到家后就开始算账,似乎有的账目不对,他算了很久。此外没有发现异常。”玄的观察让刘璟骐感觉不可思议。按理说自己的判断应该是没错的,可无外人出入实在不对劲儿。难道说,他们转移地方了?看来这要自己亲自出马了。

  (未完待续)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