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路了,家在哪里?

     十二年苦读,考取一所离家很远很远的大学。刚得到录取通知那些天是开心的,是兴奋的,因为觉得这是对于这十二年来苦读的肯定,同时也是肯定了我长大了,要远离父母,不再被他们管教。那些天全家人都是洋溢着笑容,父亲平时严肃的脸上也奇迹般地绽开花朵来。

        父母,奶奶见了人都会说我考到了哪里哪里,那么远那么远,那是个大城市,等等一系列。原来他们那么喜欢我离他们那么远,因为这使他们自豪。那时的我是这么想的,想着以后就留在那所大城市工作好了,这样他们便能自豪一辈子。

       直到有天,家门口那棵种了三年的石榴树开花了,树枝上挂着小石榴,再过不久便会成熟可以摘下吃。

      “爸,那石榴今年能吃吧?”我问道。

       “能,能吃的那会儿,你可能都到大学去了”父亲无奈道。

        我顿时无言以对,心里堵的慌。

        时间过得飞快,转眼开学了,父母送我去,因为东西很多,母亲在给我打包行李的过程中生怕缺了什么一个劲地往包里面塞,仿佛里面全是我这半个学期的干粮,生怕我饿了。就这样,一家人,坐了接近三十个小时的火车到了A地,一切对于我们来说都是陌生的,我们找了好久,好久。才找到一个落脚点,那是个旅馆,很小,很窄,却挤下我们活脱脱的三口人。虽然很小,但是有父母在,我很安心,就这样我睡了。

       家里的奶奶和弟弟也不时地打电话来,问这问那的,我们总以一切安好回道,A地气候相比家乡来说一个天一个地,挺热。这是我在大城市找到的第一个比家乡差的条件,在火车站找不知名的校车,找了将近两个小时,父母体力不支,汗流浃背。步伐渐渐慢了下来,我年轻脚力比他们好,不一会他们就落了我很远,我转头看去,他们有些步履瞒珊,那是我第一次觉得父母老了。我停下,和父母坐下休息。

      印象深刻的是那个离别,送父母回去,路上遇见拍照留恋,爸妈两人站在一块,拍了张照片。我去柜台拿,给母亲递了过去,母亲一下子抢过来,用力朝我怀里塞过来,我有些触不及防。再抬头时,母亲已是泪流满面,我们提前了很久到站,就在那儿等着。父母坐在椅子上,先是母亲哭了,抽泣着,接着父亲哭了,他们都是很有骨气的人,很少看见两人哭,及时吵架两人也是恶狠狠地,从不服输。可现在两人哭了,一个劲地抹眼泪,妈妈有些抽咽,父亲眼泪不停地往下掉。我强忍着,这时候我再哭的话,那场面肯定一发不可收拾,我一直都是强忍着。父母在进站检票那个站口初,看着我一个人提着心里箱走开,我不敢回头,我怕回头后整个人会控制不住,我强忍着,头也没回走上校车,一个人坐在角落默默抽泣。

      后来听说爸妈两人一直站在火车上,看着离开的方向,知道火车开到另外一个城市时,才坐下。而那时候,我早已在校车上泣不成声。

       如今已是一个大二的人,假期选择了不回去,留在了这个大城市没回家。选择了去实习,不时地会想家,因为这个城市我没家,寝室也仅仅只是个落脚点而已。我为了那个时候的一个心理暗示,而选择这般生活着,希望他们能以我为傲。我很想家,想着想着会步入梦乡,梦见他们梦见归乡的我。这种时候总是出现在我对一切赶到迷茫时,而当我睡了一觉,梦里出现父母时,醒来便也是全新地一天。

       我会在这个城市迷路,迷茫着不知道是前行还是后退着,但我只要想到父母,想到那个现实中离我很远很远的家却在梦里很近的家时,我似乎对一切又充满了干劲。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