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马不停蹄地忧伤 (结篇)

1

天终于一点点亮起来,天空拉起了夜的帷幕,远处刚刚升起的太阳带着夺目的光芒闯入眼球,一丝暖黄色的光束打下来,将郭晨的侧脸映得非常好看。灰色的露水披着旭日上升,将一种无限的醉意朝田野辽阔的天空酣畅地拨散开。

郭晨帮我拦出租车回校。当他为我打开车门的时候,我看着他的脸又一次想哭。

我竟然又一次和眼前的这个男孩在深夜穿越了整个小镇的街巷,诉说了彼此从未深入的曾经,然后在天色发白的时候离开。

而他是爱我的人。

却不是我爱的人。

上车后,我呆呆地看了他半天。

“小心点。”郭晨塞回我伸在车窗外的手,“你总像长不大的孩子,不会照顾自己。”

我傻笑,看来经过这一夜,他真的长大了,我是该高兴还是悲伤呢。

司机师傅或许是在镜子里看到了我流泪的笑脸,回过头看了我一眼。

车子迅速启动,在淡淡的晨光中飞驰而去,我听到耳边流年的风哗啦啦地往前涌去,以一种谦卑的姿态,在地上留下一道道深浅不一的印记。也许这就是成长的痕迹吧。

2

近几天唐雪的电话不断在晚上打来,而且每次一开口便没完没了。寝室里开玩笑的话渐渐在班上传得沸沸扬扬。唐雪喜欢我不再是什么新鲜事。郭晨来慰问我,头一句话便是:“没想到那唐雪这么喜欢你。”

我瞪了他一眼“我还不至于卖不出去。”

“唐雪可是我们系里出了名的大好人,你要不要考虑一下?”他看着我笑。

“你貌似忘记我说过的话了。”我也看向他,“除了夏兰萱,我谁也不会选。”

他看我神情不像开玩笑,好像是阅兵典礼上发出立正口令那样严肃,便小声嘀咕:“唐雪真可怜。”接着他又问我,“你总不能喜欢夏兰萱一辈子吧。”他的头发颜色漆黑,带有反光,像乌鸦的翅膀又黑又亮。

我想了想,突然笑了。我听见自己说,“没准儿呢。”

真的,我不会轻易停下来,停下来不去喜欢夏兰萱。怎么会呢?

她永远也不知道,我对第一次见她时的场景,有那样的执著。

燕尾服上一片白色的印记,是一颗在我心底持久燃烧的白色星球。有时候,我常常在想,要是这颗恒星能够燃烧殆尽,最后化作一颗白矮星彻底归于死寂,这样多好。可又有不舍,若不去喜欢夏兰萱,我这颗心,还要来做什么呢?

我看着在白天又恢复孩子般模样的郭晨,别过脸去。

而唐雪的电话还是一日一日打来。

我很明确地告诉她我心里已经容不下其他人,可她还是对我说她会一直等下去。

原来不止是我一个人这样傻。

我们总是花一分钟,一个小时,爱上一个人,然后用一辈子来忘记。突然想到韩寒的一句话:“人世间的事情莫过于此,用一个瞬间来喜欢一样东西,然后用多年的时间来慢慢拷问自己为什么会喜欢这样东西。”但是有时候我们发现,我们喜欢的不过是一种感觉,两个人在一起时那种令人内心很柔软的感觉。

后来我约了唐雪出来面谈。我对她说:“你不要这么固执了,唐雪,我根本不清楚你要等我多久,而且我想你也不清楚你能够等我多久吧。”

“我没有固执,只是执著于自己的内心。”她面色严肃。

在她脸上我再也看不到以前的那种玩世不恭,早已蜕变成了一个成熟稳重的人,我才明白,原来爱情能够这么巨大地改变一个人。我们所有人都一样,在这个充满爱与被爱、伤害与被伤害的世界里,生命对于我们是残酷而吝啬的,因为它总是用失望的砂纸一点一点把我们分明的棱角全部抹平。

“我知道你现在心里装满了另一个人,所以我才要等,等你放弃她选择我的那天。”

“不可能的,唐雪。”我笑了,“我和你一样固执,这一点我非常明白。”

她不语,垂下头去。

“而且,等待一个人真的是一件漫长而无限痛苦的事情,我深知,所以不想再让你陷入这样的痛苦中。”我轻轻说道,“你,还是放弃吧。”

她沉默良久,忽而抬起头来看我,说:“在无限漫长的痛苦中寻求希望,我一直都是这样想的。”

“浩宇,你值得我拼命去爱。”

当唐雪明亮如星辰的眼睛望向我企图看穿一切的时候,我突然感觉到自己并没有想象中的坚强。一句短短的“我们还可以做朋友”匆匆说出口,我再不敢抬头多看她一眼,转身走掉。

我想起徐志摩说的那句话:“一生至少该有一次,为了某个人而忘了自己,不求有结果,不求同行,不求曾经拥有,甚至不求你爱我,只求在我最美的年华里,遇见你。”

这片大地上不止有唐雪一个人在坚守着那份难能可贵的希望。

青春里,我们总是习惯了等待,等待一个人。我们从青春的草原上打马走过,历经多少风霜雨雪,内心却还是祈求能够得到上帝的眷顾。可是年少轻狂的我们又怎会知道,我们一直都站在了上帝的眼角,所以他总是看不到我们。

我们其实一直还在原地等待,一直在走画着一个无止境的圆,慢慢地我们不能自己,脚步不断地抽离,只为避开这一季风雨。突然某一天听到关于那个人的消息,原本还烈日阳阳的晴空瞬间变成十二月的深夜,寒意袭人,天空萧索,周身弥漫着伤感的气息,所到之处都是满目疮痍的繁华,于是我们看到了——青春不再完整。

表面的繁华总是过于美好,而青春却是一场有感情的狂欢,孤单的人在寂静的角落里兀自感伤,沉默诠释了所有的心酸和无助,热闹,终究归于平静。

青春太忙,我们太匆匆,总是马不停蹄地忧伤然后马不停蹄地向前,只剩下繁华堆砌的海市蜃楼一瞬间随着回忆土崩瓦解。终于,我们的青春满目疮痍,繁华不再。

很多年后,也许我们不再快乐,也许只因我们学会了悲伤,学会了如何啼哭伤悲。那些年的青春,那些年的才女佳人,都已不在;那些年仅存的一缕余温,一瞬间蒸发成了一地冰凉,昏昏沉沉地控诉着远去的旧时光和不解风情的追风少年,只是少了当年那些正值青春固执的念头,固执地等待一个人的念头。

我每次只要一想起郭晨,一想起唐雪和夏兰萱,内心总会搁得生疼。面对青春赐予的无穷尽的伤痛,胸口闷闷的,刀锋般凌厉的言语,也刹那间显得苍白无力,那些高傲的灵魂,顿时也会微微颤抖而又无动于衷,终有一天,那些年的青春年少也会消失得无影无踪。

3

至于后来的事,是我并没有料到的。

在大三暑假临近的时候,每个人都忙着联系实习单位的某个午后,郭晨打电话来,让我陪他走一走,像以前一样。他的声音浑浊不清,像哭过。我有种不好的预感,挂下电话就跑下楼去。

而我一出围合就看到了孑然立在白桦树阴影里的郭晨。像站了很久。

我走近,问他怎么站在这里。他不语,一直静静地看着我。

那时午后亮白色的日光打在他的脸上,我看着他模糊的眉眼,朦朦胧胧的,像是我高三早起时弥漫整个阳城的浓雾。一股绝望的情绪像狂潮一般涌上我的心头,使我感到浑身冰凉。

忽然觉得,他要离开我了。

我的心瞬间缩成一团,只觉得心烦意乱,痛苦难堪;向前走一步,心里也更紧张一步,仿佛全身的血液一下子都注入了心里似的,那些天个夜晚绚烂的烟花在脑海炸响,让人煎熬得忍受不住。

我抓住他的手臂,勉强笑着:“喂,晨,发生什么事了?”

“宇。”他轻轻地说。

“嗯?”我手抓得更紧了。

忽然他笑了,对我说:“你手劲好大啊。”

“切。”我整个人松了一口气,也松开手来,像是一个泄了气的皮球,塌塌的,“少说废话。”

“好,不废话。我要去新西兰了,宇。”

“什么?”

我尚未缓过神来。而听到郭晨说这句话的时候,我脑子里瞬间划过一道闪电,将我内心那些疼痛的伤疤照得雪白发亮。

我怔怔地看着他,忽然流下泪来。

“宇。”郭晨声音依然轻轻的,像在劝我。

“不回国了是吗?”我低着头问他。

“是。”他回答得很干脆。

我猜得没错,他果真要离开我了,这一切我竟会有预料。

他丢下了在这里建立的一切,奔向遥远的新天地。我却只感到周围的空气被一点一点抽离走,眼泪像是心底那条奔涌不息的黑水河,疯一般地往外涌,要把我心底唯一的那一朵火苗无情熄灭。

我知道从此我们必将天寒地冻,路遥马亡。

“你会送我吗?宇。”

“不。”我摇头。

“是最后一次了。”

我努力摇头说不。

“可是我想让你陪我再走一次。”

“我不想再哭了,晨。”

郭晨看着我,不再说话。他走上前来,用力地抱了抱我。

我趴在他肩膀上,整个人似乎掏空了心肺。我想起初次见他时那慵懒的表情,那些在情人坡的草坪上和杂志一起度过的周末,那些个走过无数个街巷的夜晚,空巷里呼呼而过的凉风……以及我将他的影子踏在脚底下,他忽而扭头对我说,小朋友,在干嘛。

记忆和眼泪混在一起席卷而来,像是下了一场暴风雨。

我听见郭晨的声音:“宇,你知道的,我是那么喜欢你,可我为什么还要离开你,你说我是不是很傻?”

他的肩膀在颤抖,我背上冰凉一片,像是一把把锋利的匕首刺疼着我的青春。

他哭了。最爱我的郭晨又一次哭了。

这一切都是因为我。

“宇,你说我为什么能够轻易地在你面前哭出来?”

刺眼的阳光怎么挡都挡不住,正如眼泪一样源源不可断绝。

关于一切友情和爱情的回忆,都融入潮湿的眼泪,顺着脖颈流进我的心里。在郭晨走后的所有日子里。

4

郭晨走的那天晴空万里,和每一个普通的夏日无异。我趴在教室角落里想象着飞机起飞时扬起的浩荡尘土以及那震耳欲聋的巨大轰鸣。

关于郭晨最后问我的那句风轻云淡的话——“宇,你说我为什么能够轻易地在你面前哭出来?”在飞机升入九千米高空的时候,记忆轰隆隆碾过。

我的回答像是黑暗中划过的一道闪电,点破了迷茫的青春。

“晨,因为你爱我啊。”我的声音像是秋日的蒲公英一样,飘着飘着就消散在了流年的风里。

耳边杰伦的那首《花海》一直不停地单曲循环着:“静止了/所有的花开/遥远了/清晰的爱/天弥漫/爱却更喜欢/那时候/我不懂这叫爱……不要你离开/距离隔不开/思念变成海/在窗外进不来/原谅说太快/爱成了阻碍……”

5

郭晨离开后的日子,每一天都过得像是翻书一样。

岁月白驹过隙般流逝,时光的脚步声擦着地面远去,留下一道道或深或浅的痕迹。当南方的侯鸟又一次飞来,河岸上的小草又一次穿上新衣。日升月落,斗转星移,春夏秋冬,又一年就这样飞走了。

毕业那天,我们都喝得烂醉,就想从此一醉不起。记得当时夏兰萱喝醉后说了这么一句话“没有谁永远是谁的谁,忘了的都是人生匆匆过客,只有不断地向前再向前,奔向不知名的终点。最后都是马不停蹄,却忘了乱了谁的江湖。”的确生命只是一把尺子,青春在这样一把尺子上占据的只是一段短暂的跨度,一成不变地被几个细密的标识所代表。而我们观瞻它的角度,已然像日晷般记录了我们与它的渐行渐远。

我们总是马不停蹄地走在青春的羊肠小道上,即使跌倒受伤,脚底被荆棘刺穿,我们也只是咬着牙继续马不停蹄地赶路,马不停蹄地忧伤,然后在我们那么多的马不停蹄中,将那些念念不忘的人与事,一一化作回忆里的一个个死寂的符号。

一些事情渐渐变得淡灭,最后变得你只知道它存在过,但却已经忘记怎样的存在过。那些愉快,最终因为过于短暂而在回想起来的时候变得伤感;而那些伤感,却会因为叫人刻骨铭心而变成了回忆中的快活体验。就像七堇年说的“一切已经混合成深冬时节玻璃窗上的模糊氤氲的雾霜一样语焉不详的怀念,轻轻抹开一块来,才可以清晰看见所有曾经叫人动容得不堪重负的人事。”

经年之后忽然又想起那个夏天,那件白色的燕尾服,以及白色燕尾服里那个茉莉花般纯洁的女子。当时一直坚信这样一句话:“心里有个人放在那里,是件收藏,如此才填充了生命的空白。”可是后来这块被填充的空白渐渐地也被时间无情地刷淡,最后化作一副留白的中国画。

说的好听点,就是我学会了放下,包括曾经那样令人死去活来的情感。当然这也是在看了张小娴《那些为你无眠的夜晚》之后才做到的。因为“愈害怕失去的人,愈容易失去。愈想得到,就愈要放手。放手是很难的,但是别无选择。”

但是唯独一人我至今忘不了。那是我见过的最深情的面孔和最柔软的笑意,在炎凉的世态之中灯火一样给予我苟且的能力,边走边爱。

那是从来不曾改变地陪在我身边的他。那是倍伴着我一直走到天亮才说晚安的他。——可悲的是,在曲终人散之后,我才恍悟,原来再也不能有他坐在身边,才是真正的不快乐。

只是,他现在只身一人飘摇在远方的国度里。我曾经多么想变成泰戈尔笔下的那只飞鸟,越过辽阔的大海,飞往思念的那一头,去见见那个回忆里的人。

但是后来我发现始终不能如愿。我以为小鸟飞不过沧海,是因为小鸟没有飞过沧海的勇气,十年以后我才发现,不是小鸟飞不过去,而是沧海的那一头,早已没有了等待。

我最近一直在想七堇年的那句话“在我们曾经或过来的生命中,我们是否原原本本坚持了那些年少纯净的初衷,而在我们剩下的生命中,它又是否能够被继续地坚持下去,我们又是否还在为曾经的执念行走在路上?”想着想着又怕落泪,吵醒了心底沉睡已久的忍耐。

“有很多人,你原以为可以忘记。其实没有。他们一直在你心底的一个角落。直到你的生命尽头。在尽头你会怀念每一个角落里的黑暗之中的光,因为他们组成你的记忆与感情。但是你已经不能拥抱他们。只能在最后明白,路途是一个念念不忘的失去的过程。”

6

光线被阻隔在顶部弧度柔美的窗子外面,只在脱漆而粗糙的旧木地板上切下一溜狭长的暖色。

日升日暮,花谢花开,遇见的,离去的,记住的,忘却的转身就流逝在春寒料峭的季节里。

这一次,我不想再放开你的手。

(大结局)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你是天涯羁客,踏过繁华三千。一深一浅,你走在光阴的边缘,看遍江山如画柳如烟,闻遍千阁旖旎丝竹声,邂逅一段缱绻...
    琉璃_抖音号123152669阅读 2,331评论 27 98
  • 1、看似不起波澜的日复一日,会突然在某一天,让人看到坚持的意义。 2、我爱哭的时候便哭,想笑的时候便笑,只要这一切...
    柚子白了阅读 2,048评论 4 86
  • 总是在梦里,无声地忆起你,犹如秋日里的笙歌,散落在天的一涯。流年偷换,岁月难眠,追不过的沧海桑田,冰冷在夜色里。透...
    悠悠书气微阅读 458评论 1 34
  • 在初冬的时光里 捡一枚落叶 回味过往的秋冬 落黄满地 拂去灰色的尘埃 记忆漫过清浅的岁月 于冷涩的风中 注目远去的...
    丝雨青烟阅读 572评论 2 39
  • 一轮明月,挂在初冬夜空,清冷的光照彻了万物,天地一片宁静,你是否会摘抄这样的优美句子呢?本文是小编为大家收集整理的...
    腰尔阅读 720评论 5 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