革命禅定位论

                    革  命  禅  定  位  论

                作者:香海禅修院-释慧中

图片发自简书App

        大中华一乘圆教如来禅,当下最新版本是马列毛习革命禅。革命禅行者以了知、明白菩萨道大乘法修炼位次等级为无误和无过失。那就是,人人都是无位真人。因为无位,所以无不位。有此无位真人自信,当然可以演绎出无尽位,接引学人,令入佛智。

          如来家业解脱道,在一乘圆教如来禅当中,属于“声闻缘觉解脱禅”。主要修学内涵是:四圣谛,十二因缘,三十七道品。在这个声闻缘觉解脱禅基础上,就是大乘顿悟祖师禅,包括五家七宗,有文字禅,话头禅,公案禅,默照禅,等等。然后是禅法在人间的应用,又有三禅,即:一者“人生佛教生命禅”,即觉悟人生是也;二者“人间佛教生活禅”,即奉献人生是也;三者“马列毛习革命禅”,即圆满人生是也。以上五禅并举,就是全称:大中华一乘圆教如来禅。

        之所以叫作大中华,就是凸显中华文明的地位,彰显中华民族圣贤智慧大功德,以坚定全世界人民跟随炎黄子孙参禅悟道、明心见性、成佛作祖、合作共赢的信念和信心。

          人生佛教生命禅与声闻缘觉解脱禅关系密切。人间佛教生活禅,是大小乘兼顾的禅法。而“马列毛习革命禅”则是纯粹的大乘禅法。

        革命禅者,报身佛界。殊胜光明,无极行愿。

        禅智之果,报土华严。华藏世界,功德万圆。人间净土,实报庄严。具真善美,只管奉献。革命即因,即果即玄。无限能量,至善妙圆。

        如是如是,得果知因。革命禅定位论,次第等级,虽法无定法,亦有规律,叫作法归法位。其大略传承,共包括三玄三要,曹洞宗五位君臣,“十地”与“四土”,等等。其中包括了两大方面的定位学内涵,一个是宗乘方面的定位,另一个是传统教育教学开演的教观方面的定位。这些都是革命禅行者要了解并应用于生活实践和修炼实践上的。

        第一章  临济宗玄要定禅位

        临济宗,即临济革命禅是也。其宗旨:但能无心,便是究竟。禅位超胜,谁人能定 ? 临近义玄,施设究竟。觉性之位,正见决定。问答之间,宾主互证。

图片发自简书App

        第一节  三玄定其位

        临济革命禅,三玄觉性位;人人都具备,不悟反不会。哪三玄?  禅师曰:句中玄。体中玄。玄中玄。

        一、句中玄

        世人皆知句,很少能知义。所谓句中玄,就是好了义。《红楼梦》里那首《好了歌》,大家想必都还即得,或者都起码听过吧。那句句歌词,都是点击有缘人,从红尘大梦中梦醒,不要懵懵懂懂过一辈子,要明明白白活出生命的光和热。不解句中玄义,怎么去正修正行?每一句禅语,都有外义,表义,内义,密义,密中密义。不知内义,都是死在句下,停在外义或者表义上面,福薄命浅矣。真正革命禅行者,要深入句中玄,探得智慧海底,深深海底行,则反转能够高高山顶立。     

        说白了,就是能离句,参实相,才冥和此玄。顿悟之法,离言辞相,离文字相,离心缘相,当下即能证得。

        每一玄,具足三要。故此句中玄,也是如此。其第一要:未容拟议。全句是“三要印开朱点窄,未容拟议主宾分。”起心动念就是妄想。

其第二要:“妙解岂容无着问,沤和争负截流机。”起心动念也不怕,古德说过:“不怕念起,就怕觉迟”。只要我们会观照自己念头,发现目标后,不要继续往前去胡思乱想,而要当机立断,截断众流,就是:“念起念灭,前后无别。后念不生,前念自绝。”(法融禅师《心铭》)

其第三要,就是“但看棚头弄傀儡,抽牵全凭里头人。”这是在禅宗来说不能当下觉悟因而救不了的定位,但是在教育教学上来说,也是走出污泥浊水的开始。

        二、体中玄

        临济革命禅三玄觉性之位,是顿悟法门,从根本无位处,方便建立的一个阶梯,接引禅人,向上一路,成佛作祖。其第一玄就是:“体中玄”。大小一体,一多不异。

        体,即真如理体,无形无相,无边无际,不生不灭,不可把捉,只可会意,不可言传。

        玄与妙,紧密相连,合称“玄妙”。都是无上甚深微妙法,不可思议的意思。等我们想明白,黄瓜菜都凉了。凉菜都凉了,就是说错过时机了 来不及了,生命刹那之间,就会离开这个娑婆世界。禅宗要当机立断,失去机会,错过因缘,最为可惜了。直观真如者,进入与法界合一状态,始能契入真如理体。向内参究,专注中心,悟后方知,不用费劲,一切现成。还是个圆通、圆融、圆满。真乃体中玄,丝毫不虚言。

        体中玄,亦有三要,如同上面所说的,那样,形同禅门三关,就不再细讲了。   

        三、玄中玄

        不要句中玄,也不执着体中玄,这两个玄都超越,才是深入第三玄,即玄中玄。比如空性学教导我们要做到:人空,法空,空空。简称:空。空。空。这里简称一下,就是:玄,玄,玄。把空本身也空掉,在这里就是把玄也要玄乎掉,不要了,不想了,才能突破末后牢关。于是可知,句中玄好比禅宗“初关”;体中玄,好比禅宗“重关”;而此玄中玄即好比禅宗所谓的“末后牢关”了。

        玄中玄,就是不要任何玄,大智如愚。才是玄得究竟,才是玄得圆满。教育教学上要做到随见随扫,不留痕迹,才证玄中玄。但是,不建不扫,或者,建了不扫,也都是究竟圆满,才有妙处可玄。玄中玄就是要认可当下一切都是玄妙的,不能对立和排斥的。只是不明所以,所以要默然感恩啊!宇宙人生总程序,就是来圆满生命之禅道修炼的,自己不感恩都不行了。但是,别人是演员,不感恩也行,才是玄中玄本义,谁人能了之,密中密义玄?

        玄中玄,密中密;谁人会,真端的 !

图片发自简书App

        第二节  三要接引定其位

        三玄离不开三要。万法归一是根本。妙用无穷是德能。三玄三要都是妙用,同时不失根本。 

        所谓句中玄,就是第一要之句:“但看棚头弄傀儡,抽牵全凭里头人。”遇到禅友,是下等根器的,就用这一句,乃为参禅悟道接引学人之第一要。万相都是傀儡,抽牵者是谁?明白的就是:“了本识心,识心见佛。是佛是心,是心是佛。念念佛心,佛心念佛。”(傅大士《心王铭》)不被表面现象骗死,才是活人一个。世上活人多少啊,死人也很多。你能明白此意大要,乃句中玄得悟矣,恭喜恭喜,随喜随喜了。

        第二要,是配合体中玄说的,即:“妙解岂容无着问,沤和争赴截流机。”力量大,正能量足,这一句好比霸王硬上弓,当机立断,截断众流,也能契入禅机。佛门对联之一说到:“佛性不须心外觅,禅机但向静中参。”知其不可思议,而归于寂静,就是法融禅师《心铭》所说的:“寂静不生,放旷纵横。所作无滞,去住皆平。”《金刚经》说:能离诸相,即名诸佛。

      第三要,是配合玄中玄来说的,即:“ 三要门开朱点窄,未容拟议主宾分。 ”禅宗顿悟法,讲究的是:“拟议即乖。”电光石火之间,迷悟立判,或者当下完成转迷为悟。会这个玄中玄,那就主人,即无位真人了。不会者,还是宇宙人生的客人,做不了主啊,那就要“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需努力”啊。

图片发自简书App

        第二章  曹洞宗功勋五位

        第一节  立志位

        立志位,有个一字禅:向。所以功勋五位第一位,又叫作:向。

        圣主由来法帝尧,御人以礼曲龙腰。

        有时闹市头边过,到处文明贺圣朝。

        革命禅行者,学习运用此点,就是树立志向,高瞻远瞩,目标远大,导航明确,意志坚定,义无反顾,直奔彼岸。

        第二节  出家位

        奉:

        净洗浓妆为阿谁?子规声里劝人归。

        百花落尽啼无尽,更入乱峰深处啼。

        革命禅行者,带领人民,走出物欲横流,回归自性清净。

        第三节  清净位

        功:

        枯木花开劫外春,倒骑玉象趁麒麟。

        而今高隐千峰外,月皎风清好日辰。

        革命禅行者内功修养超胜,外在都是展示的慈悲。否则,《道德经》说的“智慧出,有大伪。”那就不是道了。心中不失真如,外在是:“修到大拙方为巧。”大智若愚,就是一个圆满的相,叫作:性相不二。

        第四节  摄心位

        共功:

        众生诸佛不相侵,山自高兮水自深。

        万别千差明底事,鹧鸪啼处百花新。

        以心印心,诸佛菩萨本分。革命禅行者,把心交给人民,就是奉献人生,圆满人生。

        第五节  见道位

        功功:

        头角才生已不堪,拟心求佛好羞惭。

        迢迢空劫无人识,肯向南询五十三。

        功德不用求,只要尽本分。南询五十三,如如尽法真。但向心中觅,即佛即是心。心外无别佛,清净自成真。

        第三章  曹洞宗君臣五位

     僧问曹山五位君臣诀,山云:“正位即属空界,本来无物。偏位即色界,有万象形。偏中正者,舍事入理,正中偏者,背理就事。兼带者,冥应众缘,不堕诸有,非染非净,非正非偏,故曰虚玄大道、无著真宗。”

        革命禅行者,左右逢源人。哄人民高兴,即是禅义新……

        先忧后乐者,同共一法身。活出谦逊本,福慧双圆润  !

图片发自简书App

          第四章  曹洞宗正偏五位

        此章内容是拿来现成的讲义,转自吴老师文集。请君细阅如下:

        《五灯》卷十三所载洞山的诗偈,形象地说明了正偏五位的修行阶位: 

        正中偏,三更初夜月明前。

        莫怪相逢不相识,隐隐犹怀旧日嫌。

        “三更初夜”黑而不明,表正位,“月明”为偏位,由混沌未分的原初状态,产生出森罗万象,由一元走向二元,由绝对走向相对。不变的本体随顺众缘而生起种种现象。《正法眼藏》卷三:“白处说黑底,又不得犯着‘黑’字,犯着‘黑’字即触讳矣,……谓能回互,只言‘三更’。‘三更’是黑,‘初夜’是黑,‘月明前’是黑,不言黑而言‘三更初夜月明前’,是能回互、不触讳。”《洞上古辙》卷上:“以月明前显其黑,是黑显时中便有明。”在此阶位,参禅者虽然承认有精神本体,但还不懂得万物由本体派生,“孤理而缺事”(《五家宗旨纂要》),体用关系上忽视用的一面,称“正中偏”。洞山认为,参禅者在此阶位,对本来无物到生万象形不必惊怪,因为由空而生的色,色的当体也就是空。

        曹洞宗以“初夜”、“五更”,象征浑沌未分的原初状态,以“玉兔明”、“金鸡唱”、“龙吟”、“虎啸”表示由体起用:“玉兔既明初夜后,金鸡须唱五更前”,“龙吟初夜后,虎啸五更前”。曹洞宗“借黑权正,假白示偏”,用“黑面老婆披白练”象征由空生色,由体起用。“石女”、“木人”,象征不落意识的绝对空境。然而,“弄机”、“作舞”、“敲户”、“惊梦”之后,原本的混沌不复存在,开始产生分别,犹如从浑然不觉的睡眠状态中醒来,开始产生分别认识一样:“石女机梭声轧轧,木人舞袖出庭前”,“夜半木童敲月户,暗中惊破玉人眠”, “正中偏,混沌初分半夜前。转侧木人惊梦破,雪芦满眼不成眠”。“雪芦”即是雪覆芦花,虽然芦花(色界事相)为白雪(空界本体)所覆,浑然一色,但在混沌梦破之后,就有了区别,它们不再是原初的同一了。 

        偏中正,失晓老婆逢古镜。

        分明觌面别无真,休向迷头犹认影。 

        参禅者臻此阶位,不再强烈地呈现分别见解,现象界的一切逐渐隐退。这是真如向上还灭门,舍弃具体事相,直显根本理体。但参禅者此时虽承认现象是假,却往往不懂得透过现象进一步探求本体,“孤事而缺理”,体用关系上缺少体的一面,称“偏中正”。诗意谓一觉醒来,天已放亮,日出光灿,如同古镜(人之本心),这是自千差万别的事象直指真如平等的法界。参禅者应在此基础上再进一步,“分明觌面别无真”,自己的真心、真性当体即是,“一切色是佛色,觌面相呈讳不得”。没有必要像《楞严经》卷四所说的那样迷头认影,迷失真性,执着妄相。须知,镜子所反映出来的只是影子(幻相),并非绝对真实的“头”(自性)。

        曹洞宗认为,事相归于理体,犹如孤灯在太阳底下闪烁,微弱的灯光被强烈的阳光所销熔:“隐隐犹如日下灯,明暗混融谁辨影。”曹洞宗以“轻烟”、“薄雾”、“白云”,象征缥缈迁变的事相,以“皓月”、“寒岩”、“岳顶”,象征恒常绝对的本体,以“笼”、“锁”等字,表示空的事相遮蔽实的本体:“轻烟笼皓月,薄雾锁寒岩”,“白云笼岳顶,终不露崔嵬”。以弃白就黑,喻事相向理体的回归:“白头翁子着皂衫”。《参同契》说:“灵源明皎洁,枝派暗流注。”树梢千万枝,江湖兆亿滴,虽然事相、毫末、滴水只是个别、殊相,但同样是全体、理体,是大树、江湖,因此,只要透过事相直显理体,参禅者就会撒手回途,到无影堂前(喻烦恼悉皆殒灭)提持无上禅法:“临歧撒手便回途,无影堂前提正令。”此时虚浮的事相就会全部殒灭:“人人尽向影中圆,影灭潭枯谁解省?”参禅者如同鬓发垂丝的老妇人,认识到色相之虚妄,从而不再执着事相,超越事相:“妇人鬓发白垂丝,羞对秦台寒照影。”

        正中来,无中有路隔尘埃。

        但能不触当今讳,也胜前朝断舌才。

        “正中来”是从“正中”而“来”,指恰好处于正和偏的中间,即“恰好来自处于对立统一体中的正和偏的正中”(铃木大拙语)。学人悟明自心,初证圣境。但虽证入圣境,却不居圣境,而是披毛戴角,向异类中行。参禅者在此阶位的正受是:不再感觉身心之存在,二者皆泯灭无余,本体已达无念之境,应万象之差别,变现出没自在之妙用,行走在“无中有路”。“无中”为正位,“有路”为偏位。“无中有路”,是没有踪迹的无路之路,在这里,无论心行、事行,都无影无踪。对于禅,说有说无皆不中,不能直接说破,就像不能触犯当朝皇帝的名讳一样,开口即错;饶你有截断他人舌头的辩才,也无用武之地。只有不触不犯,才能直指无始以来的本觉佛性。

        这是不容拟议、玄而又玄、迥远峻拔的境界:“玄路倚空通脉上,披云鸟道出尘埃。”在此境界里,松树凋枯却没有衰老,花开满枝却没有萌生,干涸的大地上莲花怒放,无生命的木马生儿满地,完全泯灭了精神与物质两方面的差异:“松瘁何曾老,花开满未萌”,“旱地莲花朵朵开”,“木马生儿遍九垓”,完全泯绝了意识的尘埃:“遍界绝纤埃”,“一片神光横世界,晶辉朗耀绝纤埃”,“虽然照彻人间世,不犯锋芒绝点埃”,“杲日初升沙界静,灵然曾不带纤埃”。 

   

        兼中至,两刃交锋不须避。

        好手犹如火里莲,宛然自有冲天志。

   

        “兼中至”与“兼中到”,在正偏五位中同居“他受用三昧”的高层,属菩萨应化度人的境界。兼即兼带,兼前正偏两位,卷舒自在。至,指向兼带的境界而至,如人归家,虽未“到”家而至别业。在此阶位的正受是:从现象界差别妙用,体悟现象与本体冥合,而达于无念无想之境。诗中“两刃”即菩提烦恼、凡人圣人、生死涅槃、言谈沉默等一切相对立的观念。功夫未到之时,不敢直面它们的交锋,如今火候已到,一切法皆是佛法,对它们遂不须回避。纵使是置身红尘的欲火,莲花仍然本色天然,圣洁如故。“偏中至”的境界,自有一番冲天的志向和气概。

        在此境界里,一切对立的观念都“莫辨”、“难明”、“无迹”、“无痕”,烟消云散:“猿啼音莫辨,鹤唳响难明”;“应无迹,用无痕。”

        兼中到,不落有无谁敢和?

        人人尽欲出常流,折合还归炭里坐。

        在此阶位,参禅者既承认万事万物由本体派生,又承认万事万物空无自性,而获得最终觉悟。修行到了“兼中到”阶位,不论行住坐卧,不论说与不说,都超离对待,不与万法为侣。但悲智双运的禅者,自度之后,尚须度人,不可高高居留在了悟的妙高峰顶。如果只是想一味地超出“常流”,恰恰是对佛法的误解。真正见道之人,仍然会回到灼如炭火的红尘之中,灰头土面化导众生,将清凉世界与热恼人间打成一片,将万仞峰头与十字街头化为一体……如果只是贪图“出常流”,则会流于枯寂,因此曹洞宗禅人力矫此弊,大力提倡淑世精神。

图片发自简书App

        【普皆回向】

        愿以造论之功德,普及十方诸佛子。

        见闻获利起净信,毕竟成就无上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