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花在野(二) 紫云英

紫云英。我们这里叫红花籽。别的地方叫草子,但是草子在我们这里又是另外的一种。

二月,桃花还没来的时候,我就牵挂着紫云英。

其实它早开了,零星的,这儿一根,那儿一把。不过,我仍时常站在大门口望田里。我在等它开一满田。诶,可真贪心!不是的。看花好比吃菜。某种菜吃得多了,更晓得它怎么是最有味道。有的花适合单看,有的就是要一大片去品。

望到惊蛰,视线以内的两块田里竟然了无。我赶紧跑去渠堤南面,幸而有两块田,虽未开满,总算不少。我放了心,今年的花田是有了着落。

紫云英并不是块块田里都有。得人工撒籽。如今田荒了。秧都不撒了,谁还来撒花?所以,这些开放的,是往年的花籽。紫云英也成了野花。找了一大圈,只剩这两块。我意识到了珍贵。

「图/辛里」

近春分,紫云英开满田了!

我在田边,真不知该怎么办才好。站着看不是,蹲着看不是,坐着看也不是。实在没法子,小心翼翼,踩着稻草桩走进去,没入绿叶子紫云朵里。我发现白蝴蝶们总爱落在叶子上。估计是蜜吃饱了,又舍不得走,等歇一歇再吃。小蜘蛛太多,它们只顾在草根间穿来穿去。蜜蜂太忙,提着两桶蜜,差点撞上我的眼镜儿。油菜花蜜金黄,紫云英的蜜是橘红色。看蜜蜂后腿儿那两只花粉篮就知道。紫云英蜜是春天的好蜜,上大学的时候我吃完了三瓶。

「图/辛里」

一朵碗豆花已经够美了,紫云英呢?是几朵小豌豆花的组合。如蝶在风中。都说薰衣草花田浪漫。我觉得,紫云英花田的浪漫更属于中国老百姓,一种过日子的浪漫。由浅红及深紫,慢慢过。

「图/辛里」

女孩子喜欢它。喜欢怎么办呢?不停地编花环,把它戴身上。紫云英编花环,不知是哪一辈发明的。在一朵的花梗上掐出一个小孔,把另一朵的花梗穿进去,如此循环,一朵接一朵,打扣儿似的。我试过其他各种花草,梗子要么细了要么粗了,要么串不成,要么串出来不好看。只有紫云英,仿佛天生就为了编花环。

「图/辛里」

荷儿编花,我拍花,我妈坐在田坎上练歌,心思不在花上。不过偶尔一抬头,花就在眼前。这花生的蛮巧哇,你看里面还有一根根紫色的纹路呢。我妈说。从小看到老的花,没有几个人细看过几眼。紫云英,经看。

紫云英好吃,有营养。若去问一头牛或猪,它保管这么说。不过不能吃多。过去就常有没注意看牛,牛吃多了红花籽被撑死的事。这种情况下,你得赶紧牵着牛散步或跑步。促进消化。

花开得差不多了,就一整田犁倒。化为春泥。沤着,肥田。我好多年不见这样的场景。

我们这里的田,块块相连相邻,沾亲带故。一块田,一家人。我好像都能想起一些事情。这些老事情是一年一年翻倒的紫云英。而我,是这片地方看客一样的人。我的文字,还太单薄,抵不上一朵红花籽。

从田里看花回来,正好遇到组长挨家挨户传达生产通知。听见他对我妈说,上面要求把荒的田都种起来啦。不过谁都知道,也就这么一说。

荷儿采的几朵紫云英放桌上,不一会儿就枯萎了。


相关阅读:有花在野(一)婆婆纳

公众号:辛里有味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紫云英是我在一个微信群里文友们讨论才记起来的,在我的家乡,应该叫红花草或者草籽,每年9-10月撒在第二年准备种早稻...
    三言两拍_127b阅读 485评论 0 1
  • 赵卫群/文 2018.8.2 妈妈清炒的一碗紫云英,吃得我满口生香。紫云英那略带青草味的...
    西溪赵阅读 874评论 12 20
  • 每天都有新的想法,该怎样去做事,自己的以后该如何处置,始终没有一个决断。 我好像真的无路可去了,像一把将自己推进了...
    立青日辰阅读 48评论 0 0
  • “各人眼光不同,这说明缘分没有到。”他劝慰。 “唉,”老刘深深的叹了口气,“来,干了这小杯。”端起,一口而尽。 “...
    午后晓成阅读 193评论 2 12
  • 开篇词”的本义是古代(宋元时期)说书人在说正篇前所吟唱的几句诗词,有的与正篇相关,有的无关。 古代的白话小说,原本...
    WSVffsfsfb阅读 105评论 0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