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悲伤逆流成河》

【一】

跑去看《悲伤逆流成河》,主要是在小说的作用下,当然也已经做好了翻拍不出原著效果的准备,但去看过之后惊觉是不是自己已经忘了原著讲的是什么,而电影带给我的,也已经是另外一种感觉了。

宣传语上写的是“中国首部校园霸凌电影”,我感慨人们对新闻上的真实都已经视若无睹,还会去关注一部电影、一个导演想表达的东西吗?

但毕竟那些都是别人的事,我管不了别人,所以也只能看自己。

这部电影总体来说思路是很清晰的,所描述的东西也很明确,唯一不足的地方是拍摄的画面技术表现不出来导演想要表达的那种“压迫感”,那种带给当事人的情感,在镜头面前我也没有看到,似乎没有无力和压迫,有的只是诉说;或许是对这类片子的认同感不一样,我以为看过了《房思琪的初恋乐园》,那种小说带给我内心的震撼,也同样能在电影中捕捉,但显然这部并没有,所以我给三分。

1.png

【二】
片中唯一让我很有共鸣的地方在于“谣言”,如果你也被人当过青春期里的坏小孩,那么对于其他人的那种“她不是好人”的眼神一定非常熟悉,弄堂里所有人看易遥和她妈,都是那种眼神。

他们只会在背后说“你明明可以选择过另一种生活,而你偏偏选择了最破烂不堪的那种,你活该”,或者是“路是人走的,怪不了别人”;大人对别人生活的冷眼旁观,也折射在了孩子身上,齐铭再温暖,班里也只有一个齐铭,所以别人的话语对她来说,哪是一个齐铭的温暖就能被拯救的呢。

我记得上学的时候,隔壁班有个姑娘,长得特别漂亮,因此周边总有一群男孩子围着,不知不觉的就传出来了很多谣言,比如“她和谁在搞对象,又和谁跑出去玩”、“听说她被人睡了”、“听说还不止一个”等诸如此类,然后每天都会有不同的女生找她茬,你也说不上为什么,但就是她那个时候似乎做什么都不对,慢慢的,就连老师都似乎不喜欢她。

QQ浏览器截屏未命名.png

我有次去上厕所,因为教师厕所和学生厕所只有一墙之隔,所以说的什么都被听的一清二楚,她也在厕所里,然后从教师厕所那边传来的声音说:“听说XX已经跟好几个男生睡过了?”、“是吗?她就是个破鞋”;我俩特别尴尬的对视,她涨红了脸,眼泪在眼里打转,我有点手足无措,只好装作什么都没听到的样子离开。

那个时候的我,不知道不去了解一个人陌生人是对还是错,不知道不站出来替她解释算不算错,我以为大概只要装作看不见,就好了。

就像所有对易遥的痛苦熟视无睹的同学一样,我以为自己从不是那个凶手。

【三】

大学的时候,认识了一个在社团里玩的比较厉害的学姐,几乎哪个社团她都有认识的人,而且每次社团男生的聚会都会叫她。我承认如果你没接触过她这个人,会觉得她就是那种很随便的人,和谁都很熟,和谁都能喝几杯,但当你和她很近距离的接触,了解她的为人,你就会发现那只是她的交友方式而已。

大学的谣言传起来其实比高中时期猛多了,毕竟我们已经相当于半脚踏入社会。有次礼堂她演出完,下台收拾衣服的时候听到别人当着她的面再说她,我以为她会爆发,可是她连看都没看那些人一眼,我替她生气,想去争辩,被她拽走了。

[图片上传中...(image.png-368d10-1539260232732-0)]

那是我第一次近距离感受来自别人的非议,因为你明明知道那些事情你都没有做过,但是从他们嘴里说出来,就跟真的一样;而且根本没人听你解释,大多数人都只是为了看你的笑话。

我问学姐为什么不去辩解,她说“因为没空”,我那个时候根本理解不了这句话,只觉得她是不想惹事。

后来又有一次,是我们一起吃饭,她听到另一个包间有人议论和她一起的另一个姑娘,我们原本以为大家都会装作没听到一样过去,没想到她提着酒瓶子就过去了,什么话都没说,就给了那个说话的人一酒瓶。

事后我问她,为什么别人说你的时候你一点反应没有,一说你朋友,你就这么大动静。

她哈哈笑着说:“我想让谣言止于智者”。

image.png

【四】

我没有亲身经历过电影里这种剧情,但也感受过那种“谣言”带过来的一万点暴击,有时候就是你怎么解释都没用,你跟人动手,人家也会说“一看就被说中了。”

所以,你看谣言这种东西它不像禽流感之类的病毒,是可以通过技术手段、医学手段遏制的,它基本就是个无解的来源,然后从一个个坏了的人的口中被说出去,那些冷眼旁观的也不一定是什么智者,很可能只是软弱。

我不想诵读什么丧钟为谁而鸣,在这个时代,这种事情一定太多太多,网上漫天的流言蜚语谁没见过,有几个人忍着不在心里凑活一顿的,都已经是难得;毕竟谁也不是一面说着悲伤,一面又看它、纵容它逆流成河。

凶手,不只一个。

image.png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