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你像鸟飞向你的山

鲁迅先生在《娜拉走后怎样》一文中说:人生最痛苦的是梦醒了无路可以走。梦是好的,否则,钱是要紧的。一时的震撼牺牲,不如深沉韧性的战斗。

娜拉一直在,各种各样的娜拉。当下这个时代,梦醒的娜拉比比皆是,但出走的娜拉少之又少。因为血涌上头,一时的勇气谁都会有,但深沉韧性的战斗却唯有真正的勇士才可以做到。就像张洁在《无字》中所说:有的人不怕死,但是怕苦。因为不闪不躲,硬挺着把苦一点点吃下去,需要具备一种非凡的品格。

好友哭着说:二十多年了,为什么会走到这一步。为什么懂事的人永远不被珍惜,为什么只有失去,那些人才会痛哭流涕,追悔莫及。大概,太懂事的人注定是要被失去的吧。人们总是会慢慢辜负太懂事的人,因为辜负他(她)们的成本极小。但凡这种人,会在漫长的生活中隐忍地承担,自觉的把一切抗在肩上,一点一点吃苦,不退缩,不后退,直到把自己活成百炼成钢的样子。

两个人之中,有一个人是这样的坚强可靠,另一个多半就有对应的脆弱和依赖。曾给女儿讲过,生活中感情会令人失望,唯有学习和工作不会,只要有足够的付出必有丰富的回报。而当那个坚强可靠的人梦醒的那一天,所有的付出就是铺垫她走出的现实之路。因为,现实之路无比琐碎,琐碎到可以瞬间打碎你的热血和勇气。

娜拉出走的时候,提一只行李箱,门在背后“呯”的一响,现实被关在门内,理想在门外闪光召唤。但当晚她住在何处,可够支付旅馆的费用?之后何以果腹?身上的钱用完,何去何从?没有现实的支撑理想之光能闪耀多久?所以鲁迅先生说,娜拉出走之后,不是堕落就是回来。

现在,堕落并不至于,但回去却有极大的概率。当独自面对需要亲手处理的一件件事情,需要和从前接触不到的人打不愿意的交道,当累到心力憔悴时,过去就会展现强有力的诱惑。一切是现成的,熟悉的家,亲手布置的家居。甚至那些精心挑选的窗帘,配套的布艺品,厨房那些实用而精致的厨具。落地窗边的阳光,风吹起的白色纱帘。一切是舒适的,安逸的,并且有人在期盼你回去。形只影单还是回归稳定,娜拉们的选择是注定的。

可是总有一种鸟,是关不住的,决定飞起离开的那刻,就会飞向她的山。不再留恋曾经温暖的鸟巢,重新飞进风雨中,重新锻炼自己的翅膀,重新在她的山建起她的巢穴。生而为鸟,必然有飞起的本性。就像另一种娜拉,从未丢掉飞翔的技能。梦醒的时候,会先看看自己的翅膀,那翅膀依旧存在,依旧坚韧,依旧可以支撑起飞翔更漫长更未知的旅程。飞出的那一刻,鸟的心在柔软的表象下坚硬似铁。义无反顾,绝不回头。向着她的山,飞去。

一时的勇气,永远不如深沉韧性的战斗。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