岁月回首再从头(24)(《择天记》白落衡重生)

[蓝光]择天记 第20集_00.17.38.jpg

上一章:写作打卡29:岁月回首再从头(23)(《择天记》白落衡重生)

“圣女!”看到徐有容倒地,苟寒食等人纷纷上前。

听到众人的纷扰,陈长生这才注意到徐有容,看到荒地上一大摊血,心中一紧,亦上前探问,“有容,你没事吧?”

徐有容握住陈长生前来把脉的手,气息虚弱地说道:“长生,你拿到旗了,真的太好了。”随即便体力不支,昏了过去。

“有容,有容……”陈长生慌张地抱起徐有容,离开了煮时林。

“师傅……”落落跟在长生身后呼唤道,可此时陈长生刚抱着徐有容踏入光门,并未听到这声呼唤。

“国教学院陈长生、离山剑宗苟寒食,进入决赛。”侍官宣布了第二轮的比试结果,站在一旁的天海牙儿被气得咬牙切齿却是无可奈何。

“圣女这是怎么了?”教宗看到徐有容竟是被陈长生抱着出来的,询问道。

“回禀教宗大人,圣女一时怒气攻心,并未有大碍。”陈长生已为她诊过脉,发现她并未有事,一颗悬着的心终于放下了。

决赛在教宗的青叶世界中进行,不多时,苟寒食与陈长生便出来了,苟寒食输了,陈长生获胜。让众人没有想到的是陈长生竟能在瞬间参透,刚入坐照境的他顷刻间竟又入了通幽境。

陈长生获得大朝试榜首,且被圣后封为国教学院院长,唐三十六、轩辕破等人纷纷道贺,但这一切陈长生并不在意,凌虚阁参悟才是他的目的,这是他能逆天改命的唯一机会。


“师傅,你要小心啊!我会在外面一直等着你出来的。”师傅马上就要去参悟了,这让落落非常担心。

徐有容作为人族圣女可进入凌虚阁把守护卫,可白落衡是妖族公主,凌虚阁却是禁地,无法进入。不过落落只是做了做样子,在陈长生进入之后,便弄了个隐身决,偷偷进去了。

“哼!你们这些小小侍卫,拦得住我?”的确,以白落衡如今的功力,这些侍卫也就是个摆设。

但是,真龙之身的秋山君却可以,“站住!落落殿下,凌虚阁不是你该来的地方!”

“哼!神州大地,就没有我不该去的地方!秋山君,你以为你拦得住我么?”自以为身负天龙之血就了不起了么?以你这道貌岸然的姿态,根本入不了我白落衡的眼。

“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秋山君出手了,白落衡早有防备,但并不想伤了他,引起人妖两族的嫌隙,收服他稍费了一小段时间。

而此时的另一边,陈长生由于白昼引星气血攻心而伤重,徐有容听到动静便闯了进去,给长生疗伤。

不多时,陈长生便悠悠醒转,“有容,幸亏有你!”

“长生,怎么会这样?是周独夫的笔记吗?”

陈长生把关于改变命星轨迹的来龙去脉向徐有容讲述了一番。

“或许,星空中真的有一种力量,在冥冥之中影响着整个大陆的气运。但作为一个人,很难借用到这种力量。”徐有容叹气道。

“如果命运真的是不可以改变的存在,那我们的修炼又有何意义?也许师傅说的对,我注定活不过二十岁。”对于逆天改命一事,陈长生一直无十足的把握,如今竟连这最后的希望也将落空。

“我不会让你死,我不会让你死的!我去求圣后,我去求教宗,一定会有办法的!”当年是陈长生救了自己的性命,如今看他危在旦夕,徐有容心里异常难受,何况,她还爱着他。徐有容心里其实早就明白了自己的心意,一开始碍于圣女的责任和身份,不便告知,而后想要袒露心意,却因误伤白落衡,而被陈长生产生误会。

“有容,你不必这样!”陈长生又如何能不知晓,不过他的心里已经有了落落。

“长生,之前我真的是误伤落落的,我并不是故意的。以落落殿下的功力,我唯有拼尽全力抵挡,但没想到落落殿下会突然间毫无气力,我一时收不住剑才会伤了她,真的不是故意的!长生,你要相信我!”徐有容以为陈长生还在误会着自己,才会这般疏远,着急地解释着。

“有容!”长生阻断了她的解释,有些话是该说清楚了,“有容,我那时看到落落伤重,的确被气昏了,才会说出那样的话。其实冷静之后,我就明白了,以你的心性,又怎么可能做出那样的事情呢?是我伤了你的心,你能原谅我么?”

徐有容心中一喜,道:“长生,我就知道,你是最明白我的心意的。所以,你说要退婚的话,也只是一时生气,不是真的,对么?”

陈长生一直把徐有容当成最好的朋友,他并不想伤害她,哪怕当时看到落落伤重被怒气包围,也从未想过要杀了她报仇,可是,“有容,要退婚是真的!其实,我的心里已经有喜欢的人了,对不起!”

徐有容颓然地放下了搂着陈长生的手,“是落落,对么?”

“嗯。”陈长生轻轻点了点头,如今他神识受损,无法聚气凝神,只有说话的力气,“我曾经想,如果我改命不成功,那就和她轰轰烈烈地爱一场,哪怕我去死,起码我曾经爱过。这个世上,我只希望她能记得我!”

当白落衡赶到凌虚阁参悟之地时,正看到陈长生躺在徐有容怀中,徐有容眼眶微红,而陈长生满眼深情,两人互相依偎静默了许久,突然,徐有容低下头,在陈长生的嘴唇上轻轻地落下一吻。果然,师傅,你的心里最终还是爱着徐有容的么?这命定的姻缘,果真……

“噗!”徐有容,你果然是我的克星啊!白落衡只是这样想了想,徐有容都未曾出手,她便又莫名其妙受了内伤,猛然吐出一口血来。

“谁?”徐有容觉察到门外有动静,立马警惕起来。

陈长生此时躺着的方向正朝着大门,一眼便看到了扶着门框的落落,脸色苍白,嘴角鲜红色的血迹变得分外明显,“落落……”

初稿:2017年8月13日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