孔子说,做好事一定要拿红包!

《奇葩说第六季》第七期辩题「奇葩星球新规定:给做好事的人发红包」,你支持吗?这是一个很有趣的辩题。在节目中薛教授的战队表现很好,最后却输了,很遗憾。但我有些观点不吐不快,凑个热闹说几句。

我的观点,支持给做好事的人发红包。因为孔子说,做好事一定要拿红包!

学习一下黄执中的破题风格,这个问题表面上是讨论的有人做了好事,要不要发红包,实际上讨论是的中国数千年文化中的核心问题,义与利的关系。

我相信,有的人立刻会想到论语中所说“君子喻于义,小人喻于利”,基于儒家思想对中国文化的巨大影响,这句话,几乎可以成为义、利之争的定论。君子与小人,义与利两组对立关系,会给人留下何其深刻的印象和影响。我们对于君子与义的推崇和对于小人与利的鄙视,是我们文化基因的一部分。因此这个辩题一出,支持不发的人理直气壮,好人好事与利益一但有关系,还是值得肯定的好人好事吗,君子怎么能谈利呢;而支持发的人,虽然表达了支持发,但总是有点忸怩,自己的心里就有一个声音对自己说,做了好事还要红包,总有点不那么君子,总有点那么小人,因为小人才关心利益啊

哀哉,义与利的二元对立,君子与小人的皆然分开,无疑是对真实的社会与真实的人的机械定义。

第一点:如果我问,你是君子还是小人呢,你会怎么回答我呢。说自己的君子吧,谁又没有谋取过私利,或者一点点坏心意,甚至可能还做了,我们不是纯粹的君子;说自己是小人,又于心不甘,我心里有大义也有善念,甚至有善行。对,这就是真实的人,没有人是纯黑纯白的,我们都是灰度的人,也就是既是君子也是小人。朱子说:“义者,天理之所宜;利者,人情之所欲。如果将义与利完全对立起来,不就是宋明理学所说“存天理、灭人欲”吗,在那个时代,以此为名义对人性的压抑与摧残的悲剧不胜枚举。

我们是君子,有恻隐之心,有扶危济困之念,在力所能及之时,我们多数人都愿意伸手助人一臂之力,它可能是为需要的人让的座,它可能是让需要的人搭个顺风车,它可能是为灾区捐的一百元钱,它可能是为希望小学送去的10本书,总之我们也会做一些好事;但是我们也是小人,助人一臂之力之后,我们可能也希望得到一个所谓的红包,它可以是一个真正的红包,10元、20元,但它也可以是一声谢谢,它也可以是一个感谢的笑容与眼神,它也可以是一幅锦旗,它也可以是朋友圈里的一个点赞,总之我们也希望得一个肯定与认同。

当然我们敬佩那些做了好事默默无闻的人,推崇那些舍身取义的人,宣传那些牺牲自己成就他人的人,对于他们,红包或者说肯定与认同不是他们的追求,如果给他们甚至会被拒绝,他们是相对纯粹的君子,他们令我们心往向之,是我们这个社会的道德标杆与高地。但这绝不意味着,因为我们希望得到肯定与认同,我们的好人好事就无意义无价值了,毕竟标杆之所以是标杆就是令人仰慕与追随的而不能成为对每个普通人的评价尺度。

第二点:我们在意的是什么?是在意所谓的道德上的优秀感,把自己或者做好事的人绑架到一个硬性的道德标杆上,一边吸风饮露,一边自命清高,一边炫耀道德上的优秀感,一边谴责他人的对于肯定甚至回报的需要;还是在意你所做过的好事,可以更多的出现,更多的人被帮助,受助人生活得到切实的改善,甚至这件好事不在成为好事,因为这个社会问题已经因为一项制度的建立,一个机构设立,一群专业人员的工作得到彻底的解决。

如果你在意的是第一项,那么你也有私欲,你的私欲就是你道德的优秀感,你甚至因此而获得了权力,指责他人的权力。更重要的是,不会有更多的人加入到助人的行列中,那么受助的人总是少数。你以牺牲更多人受助为代价,成就你的私欲与权力,你就从大德成为大恶。

孔子从来没有将义与利完全对立起来,而且不只一次强调支持做好事就要拿红包。

“子路拯溺者,其人拜之以牛,子路受之.孔子喜曰:‘鲁人必多拯溺者矣.’”,子路救了一个落水的人的,那人非常感谢子路,并把牛做为(救他命)的酬劳给子路,子路接受了这头牛,孔子知道后十分高兴的说道:"鲁国的人肯定会多多救助落水的人!"这是一个孔子正面肯定做好事要拿红包的例子。还有一个反例,子贡做了好事,不拿红包,并孔子严厉的批评。

“鲁国之法,鲁人为人臣妾於诸侯,有能赎之者,取金于府。子贡赎鲁人于诸侯而让其金。孔子曰:“赐失之矣!夫圣人之举事,可以移风易俗,而教导可施于百姓,非独适己之行也。今鲁国富者寡而贫者多,取其金则无损于行,不取其金,则不复赎人矣。”

这段话的意思是鲁国有一条法律,鲁国人在国外沦为奴隶,有人能把他们赎出来的,可以到国库中报销赎金。有一次,孔子的弟子子贡在诸侯国赎了一个鲁国人,回国后拒绝收下国家补偿金。孔子说:“赐(子贡的名)呀,你采取的不是好办法。圣人所做之事,可以改变风俗习惯,影响老百姓的行为,并非你个人的事情。现今,鲁国富人少而穷人多,你收回国家的补偿金,并不会损害你的行为的价值;而你不肯拿回你抵付的钱,从今以后,鲁国人就不肯再替沦为奴隶的本国同胞赎身了。”

我想通过这两个例子,孔子已经说的很清楚了,有人做了好事要给他发红包,做了好事的人也应该领红包。因为孔子的着眼点不在于标榜自己的德行,而于“鲁人必多拯溺者矣”,这才是真正的圣人之念之行。

所以,对于「奇葩星球新规定:给做好事的人发红包」,我支持!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